澳洲特種部隊在阿富汗屠殺39人,軍法官調查揭露「扭曲的戰士文化」

澳洲特種部隊在阿富汗屠殺39人,軍法官調查揭露「扭曲的戰士文化」
澳洲空降特勤隊訓練照,示意圖,非本文特定涉案人。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澳洲軍方公布調查報告,證實澳洲特種部隊在2005年至2016年間非法殺害39名俘虜和平民。報告指出,問題不僅在於指揮不當,而是整個軍紀文化都已被扭曲,形成下級士兵盲目掩護長官錯誤。

※封面圖為澳洲空降特勤隊訓練照,示意圖,非本文特定涉案人。

澳洲軍方昨(19)日公布調查報告,揭露澳洲駐阿富汗特種部隊在10多年間曾非法殺害至少39名俘虜和平民,涉案者多達25人,引發澳洲國內譁然,國防軍總司令向國人與阿富汗人民致歉。報導指出,造成這種屠殺行為、以及能夠隱瞞多時的原因,源於軍中扭曲的盲目英雄崇拜和「戰士文化」。

綜合《澳洲廣播公司》(ABC)與《衛報》報導,澳洲軍方昨公布軍法官布雷勒頓少將(Maj Gen Justice Paul Brereton)的調查報告,確認澳洲空降特勤隊(SAS)在2005年至2016年間,曾於阿富汗殺害39名俘虜和平民,並企圖偽造證據、假托這些屠殺行為是出於自衛。直接涉案和協助掩護的共犯多達25人,包含已退役及現任澳洲國防軍人員。

報告指出,赴阿富汗的澳洲新兵經常被指揮官要求進行人生第一次殺戮,透過射殺俘虜,進行「血之洗禮」(blooding);被選中的俘虜通常處於被縛狀況,沒有反擊能力,因此這所謂的「洗禮」完全就是謀殺。

澳洲駐阿富汗部隊的某些人也曾殘忍殺害平民,手段包含割喉。為掩人耳目,這些士兵事後會將尋獲的敵軍武器或無線電放到屍體旁邊,並拍照存證,暗示這些死去的阿富汗人曾意圖攻擊澳軍。另一方面,這些照片也成為屠殺者拿來誇耀的證據。

部分證據已經被媒體公開,《ABC》曾揭露1名空降特勤隊士兵站在1名手無寸鐵的平民身旁,向長官確認「你要我殺了他嗎」,最終服從命令而動手。1名和澳軍合作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曾表示,有1名平民被槍殺,原因只是直升機載不下他。還有證人指出,曾有1名阿富汗男子舉起雙手投降後,被當成打靶訓練的目標,最終遭槍殺。

總結布雷勒頓少將的調查:殺戮事件共23起,受害者是39名阿富汗人,大多是俘虜;所有被殺害的對象死前都已不具有戰鬥能力、或根本不是戰士。涉案者共25人,有些仍在澳軍中服役;所有的殺戮事件都不是在戰鬥中發生,且刻意掩蓋事實,構成戰爭罪,建議全數移交澳洲聯邦警察進行刑事偵辦。

扭曲的戰士文化:將偏差行為合理化、視長官如神人

這項調查歷時4年半、採訪423位證人、調閱圖文資料近5萬筆。報告公布後,澳軍在國民心中形象大損,涉案的空降特勤隊第2中隊已被解散;國防軍總司令坎貝爾(Angus Campbell)昨在記者會上表示,「謹代表澳洲國防軍向阿富汗人民誠摯且毫無保留地道歉」,同時也對澳洲國民致歉,強調多數特種部隊軍人仍然謹守軍紀,沒有選擇犯罪。

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外交部長佩恩(Marise Payne)亦向阿富汗保證將確保司法公正。澳洲國防軍監察長(IGADF)更認為應該向受害者家屬賠款。

布雷勒頓少將的調查報告、以及澳洲國防軍監察長的審查報告指出,將此事歸咎於上層指揮和領導不力問題,能把事情簡化許多,但這會使問題主因失真。實際上整個軍紀文化都有問題:

涉案的空降特勤中隊培養了某種「戰士文化」,經驗豐富、有魅力、有影響力的軍官,企圖將軍事上的優良表現與自我意識(ego)、菁英主義和天賦特權牽扯在一起,用某種集體獻祭式的意識將偏差行為合理化;而長官被視為半人半神般的英雄,導致下級士兵不會揭發指揮官的行為。

布雷勒頓少將表示,調查過程中最令人沮喪的是,有些人明明知道真相,卻徹底欺瞞、甚至誤導調查以掩護長官,因為在封閉、與世隔絕、需與隊員緊密生活的特種部隊群體中,忠於部隊和長官極為重要,洩密者則受人厭惡;然而,「特種部隊隊員應該以成為模範軍人、而非戰士界的英雄而自豪」:

「如果我們在戰場上期望敵軍有道德原則,自己卻連同樣的標準也做不到,那我們不僅是道德權威淪喪,也是破壞了武力的原則」。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