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境—臺馬文化人的在地創想》:金馬新導演張吉安與社運人陳亞才,對談馬來西亞文化保存

《兩境—臺馬文化人的在地創想》:金馬新導演張吉安與社運人陳亞才,對談馬來西亞文化保存
跨族群推手陳亞才(右),鄉音採集人張吉安(左)。Photo Credit:Penang City Eye 城視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馬來西亞做文化保存工作面對諸多挑戰,國家欠缺健全制度保障。陳亞才和張吉安總是站在文化保存的最前線,陳亞才選擇跨文化活動推廣,而張吉安用生命去記錄數百位華人長輩留下的籍貫鄉音。

跨出去 走出來 Move forward, go beyond

對談人:陳亞才(以下簡稱「陳」) vs. 張吉安(以下簡稱「張」)

引言:

(中)在馬來西亞做文化保存工作面對諸多挑戰,國家欠缺健全制度保障;多元族群看似優勢卻也常常不小心觸碰敏感的神經;不願面對歷史的過失;不可抵擋的發展洪流;無形文化遺產的意識還未提升;保守思維和媚外心態等都是文化保存的障礙。

陳亞才和張吉安總是站在文化保存的最前線當旗手,陳亞才選擇跨文化/種族活動推廣,帶華人認識印度教、印度文化,帶馬來人接觸華人廟宇,透過瞭解彼此,學會互相尊重;張吉安用生命去記錄數百個生命在國土上留下的音軌,透過鄉音採集為這片土地保存聲音的文化遺產;在這場跟時間賽跑、明顯處於下風的比賽裡,他們從來不言放棄。

(英)In Malaysia, cultural preservation entails many challenges – the lack of institutional support, ethnic sensitivities despite our belief in diversity, a reluctance to learn from past mistakes, the effects of development, lack of appreciation for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or a conservative or xenophilia mentality. But these challenges do not deter Tan Ah Chai and Chong Keat Aun from stepping up to the frontlines of cultural preservation. Through cross-cultural activities, Tan has introduced Hinduism and Indian culture to the Chinese, while organising Chinese temple visits for the Malays. He’s a strong believer in building mutual respect and understanding through learning about one another’s culture. Chong is a Malaysian folk music archaeologist who has devoted his life to preserving the voices and songs from various dialect groups. Through his Classic Accents Studio, he has made hundreds of recordings throughout Malaysia that capture a vanishing heritage of the land. It is commendable that Tan and Chong have persevered in their endeavours despite what seems like a relentless race against time and great odds.

【跨文化·跨族群】

問:請簡單說明你們的背景跟你們現在從事的文化保存工作的關係。

陳:1985年我從台灣畢業回來,基本上都在民間團體工作和活動,參與的層面主要有幾個,第一個是社區文化遺產與古跡保存,包括吉隆玻舊機場路地段的8座百年義山(注1)、雪蘭莪雙溪毛糯麻瘋病院一塊「513事件」(注2)被無故殺害者的墓園,還有茨廠街(注3),我都參與其中作抗爭保存的工作。

第二個就是跨文化的推廣,近十幾年我也關注印度教和印度文化的導覽。因為我來自estate (注4),從小跟印度朋友、馬來朋友一起長大,我對跨族群沒有什麼心理包袱,即使身處在95%都是印度人的場合也不會覺得不自在。

至於後來為什麼會變成我研究的重心,包括做導覽、演講和書寫,因為有人說印度廟滿天神佛,都看不懂,我就去看書、收集資料,到印度廟跟宗教司請教,把一些基本的概念弄通之後就開始做導覽;導覽之前我會先做專題演講,讓大家認識印度的文化、宗教,種族、語文等等。

後來大家對這些課題也感興趣,我就全國走透透去參觀、導覽印度廟,後來也因此有機會去新加坡、台灣大學、高雄中山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去介紹印度廟、印度教。

19810210-中学毕业赴台深造之前-在油棕园工作-和各族群相处
Photo Credit:Penang City Eye 城視報

張:我生長在吉打(注5),靠近泰國,有馬來人、暹羅人(注6)、華人,印度人比較少,算是在多元文化的環境中長大。從小除了家族語言,我最先學會的應該是馬來語和暹羅話,在家基本上是說潮州話,外婆會講福建話、暹羅話和馬來話,進入小學一二年級才學會華語。我家是一間廟,爸爸是乩童,他念的經文都是暹羅話和梵語,還加一些馬來語,主要是跟當地信仰有關。因為住在廟,所以我常常看大戲,加上外婆也是潮州戲的演員,奶奶又是廣東粵劇的愛好者,我就在一個語言大雜燴的環境中長大,所以後來會去做鄉音採集。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