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裡透紅的訴求,被國民黨失焦的反綠「秋鬥」

藍裡透紅的訴求,被國民黨失焦的反綠「秋鬥」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豬議題本當是「台美經貿議題」與「進口檢驗標準」之間的政策討論,中天新聞撤照是「新聞製播」在「專業」與「自由」之間的平衡,然而藍營一再簡化成「食品安全」與「言論自由」,完全不提對策建議與替代方案,反而一再暗喻「蘇揆任期」與「蔡蘇矛盾」。

國民黨在今(2020)年總統大選敗選後,不但連選連敗,更在許多議題上失去在野的戰場優勢,甚至連政黨路線之爭都不避諱的大開殺戒,連已經毫無市場價值的「九二共識」還在爭取敗部復活,一個急需改革的百年政黨,卻一再秀下限與主流民意相逆,甚至出言民進黨是一黨獨大,卻不愧對過去以黨領政的威權統治,實讓人感到不勝唏噓。

不忠誠的在野黨,裡應外合聯手打綠

政黨競爭本來就是民主國家的常態,執政黨雖握有行政資源的優勢,但在推動政策過程中必須面對社會不同群體的反對,這樣的「執政包袱」往往會是在野黨攻擊的標的,尤以一些非政治的瑕疵都會被放大鏡檢視,這在民主政治中當然屬於「監督」的一環,在野黨角色的重要性更是不言而喻。

只是,這樣的理想畫面放在當前的台灣政局,不禁讓人感到疑惑,國民黨作為最大的在野黨,表面上看似國會監督的反對意見,但實質來看,無論是丁怡銘的失言風波,或是中天新聞台撤照、美豬進口等事件,卻是失格、不忠誠的在野表現,不但和中國有著同聲迎合的步調,前後呼應配搭,甚至流露出藍紅聯手異曲同工之妙的默契

極為諷刺!過去四年以來,國際社會對中國滲透感到擔憂,台灣民眾也在今年對中國滲透有了深刻的印象,中共透過在台代理人進行輿論的統戰操作,甚至操弄台灣選舉政治對立來製造社會階層、世代之間的矛盾,許多國家的調查報告一再呼籲必須嚴防中國對民主政治的破壞,相關研究也顯示中國的滲透手法是無孔不入。

回顧中共對台統戰的調性,「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一直是不變的思維與作法,尤以搭配「三戰」(心理戰、輿論戰及法律戰)的手段,只要台灣內部第五縱隊的配合演出,裡應外合的目的就是要抹黑台灣政府的正當性,民進黨當然是國共合作的主要打擊對象,從近期密集的輿論風向便可一目了然,尤以行政院長蘇貞昌早已被列為主要的政治標靶,名列「台獨頑固份子」只是起手式。

蘇貞昌第11度赴立院施政報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離間:中共調性與國民黨歷史經驗的結合

國共有著共同的基準點,樂意看到「一個分裂的民進黨」,這符合了現實的政治考量,也貼近國民黨所累積的歷史經驗,1940年代末,「北平模式」正好裂解了當時節節敗退對國民黨,更導致後來黨政軍撤退佔台,以及中共的建政;1990年代開始,台灣的民主化,國民黨屢次分裂讓選舉結果得不償失,可以說,國民黨的心理作用便成了中共對台工作的利器。

持平而論,台灣面對「美豬進口」議題本當是在「台美經貿議題」與「進口檢驗標準」之間來政策討論;「中天新聞台撤照」是「新聞製播」在「專業」與「自由」之間的平衡,然而藍營一再簡化成「食品安全」與「言論自由」,完全不提對策建議與替代方案,一再暗喻「蘇揆任期」與「蔡蘇矛盾」,根本是「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政治操弄。

藍營自導自演的「人民內部矛盾」,足讓中共暗中竊喜,傾全力在官媒中大肆批評蘇貞昌的台獨色彩,同時提出將「依法嚴懲」與「終身究責」的歷史審判,企圖用法律和宣傳來製造台灣內部的恐懼心理。中共利用台灣內部親中勢力來塑造內部紛爭與對立,不但削弱我政府的執政威信,更散發出2005年當時國共聯手「以台制台」的味道。

容易讓中共借力使力的訴求,有如「紅劇本,藍擔綱」

國民黨可悲的地方並不是選舉的失敗,而是「內外雙標」的價值扭曲,力挺中國勢力滲透的中天新聞台,大言不慚站在「言論自由」的假道學,對中共一再管制言論空間與侵害人權之事實卻噤言不語,當中國一再侮辱我國元首及行政首長,仍不見最大在野黨有任何忠誠的言行,唯只有幸災樂禍為樂,見獵心喜。

秋鬥反毒豬(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猶記2016年蔡英文當選首任總統時,中國縮減中客來台人數,為的就是要「以經逼政」,當時便有藍營地方縣市首長籌組「九二共識踩線團」配搭;2018年藍營在地方選舉大有斬獲,當時初上任不久的高雄市長韓國瑜出訪香港、廈門,顯然國共之間的互動關係相當堅固,而近日馬英九疾呼「首戰即為終戰」、「回到原汁原味的九二共識」,足讓中共借力使力。

國民黨如何累積在野聲勢來「打綠撐藍」,除了要在國內「見綠就打」,還要「尋求外援」來文攻武嚇,而現此時號召「秋鬥」正好是展現實力的機會,「反萊豬,護食安」、「反關台,挺中天」是編撰劇情的素材;不過,這樣同溫層的相互取暖,呈現「反綠」的政治光譜,「投共所好」克盡藉位批蔡、批蘇、離間的職守。只是市場反應一向不佳,「紅劇本,藍擔綱」的客製化戲碼,恐難以獲得多數觀眾的認同。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