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宣示」要抓私家車違停公車站,表示「過去都沒在執法」

台南「宣示」要抓私家車違停公車站,表示「過去都沒在執法」
為示意圖,非文中提及事件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城市的交通亂象不就正因為警察不執法,城市規劃未盡職責,市府交通局希望警察局多多「方便民眾一下」,來規避交通工程、停車管理的責任,也規避應該要肩負的格位劃設、格位管理等效率作為,把所有責任交給紅線來承擔。

看到一篇新聞標題是「台南要抓了」,還以為是什麼酷東西橫空出世。

其實一切源自於10月在台南市的公車專用道,一台私家車違停在公車停等區的事件,公車司機與汽車駕駛起衝突,該名違規者更「大罵三字經並揚言拿槍輸贏」後躍上新聞版面,11月的台南市交通局發佈的新聞稿,內容是說即將要開始執法,如此霸氣的宣示,台南市民覺得有大家長真是棒。

但是台南市長,您是「忘記了,還是害怕想起來?」,因為早在兩年前,我國交通部就已經提高公車站十公尺之內的違規罰則,更何況就算沒有提高,本來公車站就是不可以違規停車的。在2018年就已經修法在公共汽車招呼站10公尺內停車,機車罰鍰900元起跳(原本600元起跳),最重罰1200元,汽車無論大車或小車,一律開罰1200元(原本小車900元)。

台南市看似霸氣的宣示,其實是揭露了過去都沒有在執法的窘境。

還記得日前女大生命案,市長黃偉哲在市議會的質詢台上表態:「已定讞的38位死刑犯要盡快執行,而馬國女大生命案的凶嫌也應該判死刑。」我想請教黃市長,既然您認為一個國家殺人事件是因為死刑不執行,那麼一個城市的交通亂象不就正因為警察不執法,而縱容導致公車停等區成為自家停車格,不正是不執法而養成的嗎?

再進一步探討城市的規劃。

當一個城市的紅線可以停車、公車格位可以停車的時候,城市對於停車格位的「真實需求」就沒有辦法被彰顯出來,城市有道路或是停車格位的管理缺失時,也會因此而被掩蓋。城市規劃未盡職責,市府交通局當然希望警察局多多「方便民眾一下」,來規避交通工程、停車管理的責任,也規避應該要肩負的格位劃設、格位管理等效率作為。公運、停管、警察、交工,局處之間,有默契地把責任交給紅線來承擔。

台南市交通局享受不管理的餘裕,卻在10月違停與公車司機的衝突發生之後,交通局甩鍋給警察局,新聞稿原文直接不演了:「會將相關的違規熱點轉交警察局」。

格局放到全國,違規停車在這幾年在台灣已經不知道帶走多少機車騎士的性命。

今年11月9日,一位曾在台北市大安分局服役過,現任職於雲林斗六派出所的31歲女警,因為違規停車而被兩台車輛碾過身亡;今年4月17日新竹一對恩愛夫妻也是因此一死一傷,還有4月3日台南一位女駐唱歌手也因為違停而死。案例層出不窮,而今年11月的案件中的死者身份是下班後的警察,對於民間長年呼籲警方必須要嚴格執法的訴求而言,真是莫大的諷刺。

但眼淚流乾之後,結構性的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台灣的交通現況就這樣一直不斷的惡化,卻沒有政治人物出手改善。

圖片1
截圖自Google Earth

要究其原因,不只是市政府局處之間的「默契」而已,更是因為該類案件往往被當作個案,或是一時意外。但是實際上全台灣因為違規停車間接死亡的案件非常多,筆者整理有見報的案例跟地點,利用Google Earth 匯集成篇,讓實際的路段呈現在螢幕之前,供各位要改善交通治安的朋友一起研究。

因為不取締,讓民眾早已習慣的違停日常,一旦要被剝奪了就會有強大的反抗,整個社會面對檢舉達人的喊打喊殺,行文至今從來沒有停過。

因為不取締,讓城市規劃的缺失,被紅線承擔、被紅線給掩蓋,局處之間都沒責任,違停猖狂之後受害的就是行人以及騎士,以及合法的汽車駕駛。

所以不取締,真的比較好嗎?

人民不好,長官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