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利戰略》:比起智慧財產權訴訟,日本更偏好私下進行的「仲裁」

《專利戰略》:比起智慧財產權訴訟,日本更偏好私下進行的「仲裁」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仲裁的好處有很多。訴訟結束後,判決結果多半無法在國外強制執行,但許多國家都加入了仲裁協議,所以仲裁是可以強制執行的。也就是說,日本的訴訟判決無法在中國強制執行,但是仲裁判決卻可以在中國強制執行。

文:久慈直登

從跨國判決到國際仲裁

訴訟在本國進行最好

當技術變得複雜,來自不同國家的企業大範圍攜手合作後,也容易在企業之間掀起紛爭。因此,美國、歐洲、中國等,都希望在自己的國家進行智財訴訟。

智財訴訟在全球各國都有,我認為這些國家是希望自己國家的判決能夠成為全球通用的判例;如此一來,會有更多人在他們的國家申請專利,而他們國家的判決也能成為全球的標準。

由美國主導的世界法官論壇每年都會舉辦。這個論壇總給人一種要把美國法院判決程序與判決合理化的印象,也發出了「要打智財官司,請來美國」的訊息。

另一方面,被視為智財制度起源地的歐洲,則設立了歐洲單一專利法院(Unified Patent Court, UPC),此舉似乎是要向全球宣告:歐洲的判決將主導全球。

企圖後發先至的中國,則因為其文化是什麼都可以主張自我權利,因此訴訟的數目異常地多,而一旦訴訟的數量夠多,相關的經驗也會增加。因此,總有一天,中國可以宣稱:中國的智財訴訟是全球最完善的制度。

總歸來說,美國、歐洲與中國,都希望簡化原告提起訴訟的程序,只要能讓原告來自己的國家提起訴訟,全球的顧客都會湧入自己國家的智財市場。而該國的司法只有該國的司法人員能夠處理。

對企業來說,只要能得到公平判決,在哪個國家提出訴訟都沒關係。但作為原告,提出訴訟的首選肯定是勝算較高的國家。

在智財訴訟中,由於產品在全球流通,智財的權利內容也幾乎相同,所以企業不太希望各國的智財訴訟出現不同的判決結果。但是,世界的潮流正往國家保護主義而去,智財訴訟也很可能因為政治因素而出現只對自己國家產業有利的判決。例如,若自己國家的產業是以原材料或零件為主,就有可能做出有利於原材料或零件的判決。

中國最高人民法院曾在距今約十年前提出「在當前中國經濟情勢下,不應責令中國企業停止侵權」這種司法解釋。儘管無法得知這個司法解釋至今是否還有效,但法官一定記得這個司法解釋。這也意味著,因為中國企業在智財方面已經落後全球,所以最高法院要求下級法院不對中國企業發出禁令,讓他們進行調整。

可見,全球的法院不可能都很公平。

日本需要更多訴訟?

日本企業的競爭,必須有美國、歐洲、中國以外的地點可以選擇。對日本企業來說,在日本打官司雖然有主場優勢,但外國企業在日本的市占率非常低,所以,日本企業將外國企業告上日本法院的機會也非常低。

打智財官司時,通常要演練對方會提出哪些反訴。假設賣了一百萬台產品的日本企業,與賣了一萬台產品的外國企業在侵權案件中互相對抗,雙方被判支付相同百分比的授權金,則日本企業支付的損害賠償金額會是訴訟對手的一百倍。考慮到這樣的計算方式,日本企業當然就不會在日本控告外國企業,而是選擇在外國提出控告。

日本國內的智財訴訟不多,原因在於日本的產業構造。每家公司都如同亂鳥入林般爭相開發類似的產品,彼此都有許多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案件。一旦因為一個案件掀起訴訟,就可能讓整個產業陷入難以收拾的混戰。所以,日本企業通常不會對彼此提出訴訟。

從日本的產業結構來看,日本企業應該在外國利用智財提出訴訟。如此一來,不管日本國內的訴訟程序如何修正,只要產業結構不變,智財訴訟的件數就不會增加。但還是有人強烈主張,應該把日本的訴訟修改成有利於原告。這個主張主要是認為中國、韓國、台灣都跟進美國採取懲罰性賠償制度,所以日本也應該採用。中國、韓國、台灣的仿冒企業不少,政府為了有效嚇阻這些不良企業,所以才會採取這樣的措施。

但目前日本企業已過了最初階的時期,也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而美國是因為有各式各樣來自全球的企業匯集,其中不乏惡質的企業;考慮到其可能的作為,採行懲罰性賠償制度有其必要。所以,法律的修改要參考現實世界發生的事,否則最終會弄巧成拙。

專利與土地不同,它是一種不確定的權利,只要能找到專利無效的事由就能引發論戰。考慮到這一點,有些企業在實務上會使用其他公司的專利。就算是經特許廳審查官認可領證的專利,也有許多專利因為這類爭執而被判無效。有些同行在知道專利被判無效的機率很高時,會交互允許使用各自的專利。

如果會牽扯到任何故意侵權或懲罰性賠償的可能性,全球最謹守規範的日本經營者,一定會排除所有侵害其他公司專利的因素,也不會企圖研發有可能侵權的專利。因為他們一點都不想上演向被侵權的企業磕頭認錯的戲碼。如此一來,日本的研發就很可能因為智財而明顯萎縮。

習慣調停的日本企業

未來,仲裁或調停這類解決紛爭的方法會越來越重要。仲裁這種解決紛爭的方法在過去不太受到重視,近年來卻越來越受矚目。

仲裁的好處有很多。訴訟結束後,判決結果多半無法在國外強制執行,但許多國家都加入了仲裁協議,所以仲裁是可以強制執行的。也就是說,日本的訴訟判決無法在中國強制執行,但是仲裁判決卻可以在中國強制執行。

訴訟是公開進行,所以希望要能贏,但有些微妙的案件卻不希望它公之於眾,尤其是因為人與人之間因細故相爭的案件,或是己方陣營也可能有錯的情況,更是不希望公開審理。在這一點上,這類仲裁是私下進行的。

訴訟的屬地色彩通常非常濃厚,為了未來著想,日本企業應該積極利用強調國際色彩的國際仲裁。WIPO仲裁與調解中心是智財國際仲裁的領頭羊,日本企業應該先了解,發生問題時該如何請該中心協助。

就仲裁事宜而言,亞洲就屬新加坡、香港與韓國最積極利用國際仲裁,仲裁人則從全球聘請,也會公開仲裁人的姓名。

日本的仲裁是由歷史悠久的日本商事仲裁協會負責,但是仲裁者是哪些人?平均審理期間有多長?都未曾公開。而且在設施上,他們沒有視訊會議的設備,沒有播放證據文件的螢幕,甚至沒有網路連線。

經營法友會的調查顯示,曾尋求國際仲裁協助的日本企業,有半數選擇在新加坡進行國際仲裁,而非在日本。所以要活化日本的國際仲裁,首先要積極開發日本企業這類客戶,延請優秀的仲裁者並充實相關設備。

如果說仲裁有什麼缺點,那就是輸贏全在仲裁者的一念之間。換言之,仲裁沒有控告、上訴這類步驟,全由仲裁者一人決定,當事人只能選擇是否進行調停。

調停人會在當事人之間試圖統整雙方意見。例如,會在兩位當事人的旅館房間之間來回奔波,直到雙方達成共識為止。調停人通常由業界有名望的人士擔任,但也有令人刮目相看的熱心人士擔任。如果當事人不滿意調停內容,隨時都可以中斷。

日本企業的智財部門人員長期從事同一份工作,在該領域具備深厚的經驗,比起對該項技術只有初步了解的法官或仲裁者,遇到需調停的狀況,更偏好請調停人居中協調,再自行判斷是否要接受調停的結果。

相關書摘 ▶《專利戰略》:日本企業最大的弱點,就是在自己領域總能占有一片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專利戰略》,光現出版

作者:久慈直登
譯者:鄭舜瓏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前本田(HONDA)智財部部長現身說法
台灣第一本「專利戰爭」專書!

前本田技研工業智慧財產權部部長現身說法!
本書由本田技研工業第一代智慧財產權部部長(任職十一年,從事專利相關工作四十年)久慈直登所撰寫。除了分享日本的專利發展的變化外,作者並透過經驗說明大型企業之間的「專利戰爭」。如何搶奪對方的專利?如何透過專利讓對方必須放棄市場?如何透過專利布局,確保新產品能夠搶下市佔率?為什麼有時一個專利就能夠壓制對手,但有時數十個專利仍讓對手有可趁之機?透過本書,我們便能夠一窺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面貌。

專利很重要!但為什麼重要,你知道嗎?
專利很重要!這大家都知道,不過你真的了解專利為什麼重要嗎?
因為可以保護自己的產品?其實──專利的效益並不止於此。本書中,作者將透過分析企業之間的專利戰爭,告訴讀者專利在現代商戰中的重要性與作用。

(光現)專利戰略_立體封72DPI
Photo Credit: 光現出版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