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智雅姊姊》小說選摘:這幾年的人生都是演戲,只有被強暴那一晚的自己才是真的

《李智雅姊姊》小說選摘:這幾年的人生都是演戲,只有被強暴那一晚的自己才是真的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次和男人見面,每次和男人聊天,和男人在一起的所有時刻,還有自己獨處的時候,智雅都在想堂叔,不是想被性侵的事,而是想堂叔這個人。

文:崔眞英

智雅和男人上床,上床前,上床後,她想這到底有什麼意義。

每次和男人見面,每次和男人聊天,和男人在一起的所有時刻,還有自己獨處的時候,智雅都在想堂叔,不是想被性侵的事,而是想堂叔這個人。智雅喜歡男人,因為男人不知道她的遭遇,也能接受她的憂鬱和敏感,以為這是她本來的性格,還因為如此而讓男人喜歡她。

智雅沒有把男人的事告訴智妮或昇昊,因為她害怕他們會覺得自己遭遇了那種事還敢談戀愛,想必是眞的很想要男人。但這其實是智雅對自己說的話。遭遇了那種事還敢談戀愛。

這是智雅腦海中堂叔說的話。妳這孩子眞的很想要男人啊。

智雅甩不掉堂叔,總覺得對男人好,得到他的肯定就可以忘掉堂叔。智雅會觀察男人的心情和需求,把自己的感情全都和男人的愛連結在一起,但明明自己很淸楚,不管男人在不在身邊,自己總是不安、寂寞。男人在自己心裡的地位漸漸變大,讓智雅想把一切都刪除,刪除自己的記憶和妄想,刪除智雅本身。

二年級上學期開始沒多久,有一天智雅和男人在學生餐廳吃飯的時候遇到認識的人,感覺很面熟,智雅不想失禮,於是先向對方打了招呼,對方也向自己回禮,只是看起來有些驚訝,這時候智雅才想起來對方是誰。是國中的學妹,高中有短暫重疊。不過不是熟人,甚至連眼神都沒有接觸過,連名字也不知道。

沒關係,學校這麼大、人又多,只要不要再見到面就好,就算她知道曾經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也沒關係,她又何必到處宣揚呢?智雅邊咀嚼著飯粒邊想。男人坐在對面,邊吃飯邊看手機。

男人說有一場迎新酒會,要智雅和他一起去。如果妳沒有我,在學校要怎麼存活啊。總得交些朋友,和大家變熟悉吧。男人不斷要求智雅,在她打工的時候,也不斷傳簡訊。下班後一定要來一趟,我已經跟大家說妳會來了,要是妳沒來,搞不好大家會想歪,造成誤會。

於是智雅如男人所願,出席了酒會,在那裡又見到了在學生餐廳遇見的同鄉學妹。學妹喝醉了,看到智雅非常開心,吵吵鬧鬧地過來打招呼。之前我太驚訝了,所以沒能好好跟學姊打招呼,眞不好意思,可是我眞的很高興耶,姊姊……學妹邊說,邊把智雅拉過來擁抱。

學妹醉了,不斷說出多餘的話。看到姊姊過的很好,眞的太好了,我眞的很高興妳是我的學姊,我太太太開心了,以後我們要常見面喔,姊。

智雅的腦袋砰砰砰地作響,打開腦袋一看,堂叔從裡頭蹦了出來,得意洋洋地在酒吧、巷弄和學校到處跑。

第一攤酒會結束後,大家移動到另外一間酒吧。

我要回家了。智雅對男人說。

妳發生過什麼事了?為什麼妳高中要退學?男人問。

男人希望智雅和自己之間不要有祕密,他想知道智雅的一切。智雅很害怕,總覺得堂叔會從什麼地方跑出來,就好像存在任何一個角落,以任何模樣存在。男人不願意放智雅走。智雅想像自己的事情在學校裡傳開,想像男人如果聽到那個消息。我們分手吧。智雅說。男人很生氣,不願意放智雅走。我愛妳,我必須知道妳發生過什麼事。

2008年7月14日晚上智雅跟媽媽說了,也向婦產科醫生、警察陳述這一切。此外,智雅再也沒有跟任何人說過。從未發出聲音來說。

但智雅向男人全盤托出。

智雅心中一方面還留有一小片希望,覺得或許男人能理解,但另一方面除了這小小的希望,只剩下放棄和逞強。不是將這件事到處宣揚後殺死所有人,就是自殺。總覺得如果大家都知道,自己眞的會這麼做,而智雅是眞的想這麼做。

聽完智雅的話,男人問了一個沒意義的問題後,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深呼吸,用手空洗著臉。即使智雅說要回家,男人什麼話也沒回。智雅走著,搭上公車,下公車,回到家。走進家裡,確定門鎖上後哭了。

深夜裡,智雅收到男人的簡訊。不管我怎麼想,我還是想不通為什麼妳要乖乖地承受。如果妳眞的愛我,就應該堅持到底,不該跟我說實話,就算說謊也好。

智雅將手機甩了出去。智妮把智雅拉過來抱著。姊姊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智雅推開智妮。為什麼她這麼問?為什麼她假裝不知道?難道智妮也忘了嗎?她是故意的嗎?想把這一切當作沒發生過嗎?所以她也想消滅我嗎?智雅想起身跑出去,想回到江陵,但是自己很害怕,害怕阿姨也會這樣問自己。發生什麼事了?妳怎麼了?

一切都像在演戲。

好像只有2008年7月14日的自己是眞的。

在那之前、之後的一切生活都像在演戲。智雅覺得抱著微小希望的自己,因為對方喜歡自己而喜歡對方的自己,因為人家叫自己說而說的自己很噁心。感覺自己不斷重蹈覆徹,就像堂叔叫自己不要想太多,自己還眞的沒有想太多的那天晚上所犯下的蠢事。

智雅想,就算7月14日沒有發生那件事,日後的某一天自己還是會經歷同樣的事,因為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蛋,又蠢又沒用的女人。別的女人不一定會遇到這種事,所以最終都歸咎於我不夠聰明,問題出在我身上。

男人、祕密、傳聞、懷疑、回憶、性侵算什麼。智雅承受不了自己的存在,一切既沉重又討厭。她想拋棄自己,想把一切給嘔吐出來。

過了兩天男人打電話來,生氣且執著地追問。如果妳掛電話我就去妳家。智雅一直聽男人講話講到凌晨。隔天他又打來了,為自己說過的話道歉,說會幫助智雅,守護智雅。

於是智雅把手機號碼換了,不去學校,延長打工的時間,從早上八點工作到午夜,一整天都在工作。下了班就在街頭遊蕩、喝酒,和第一次見面的人開房間。把每一天都毀掉。開始口無遮攔,因為害怕於是往恐懼裡衝,那感覺會出事,所以自己先惹事,用眼前的不幸來覆蓋未來的不幸。

智雅接受不了自己,於是打從心底瞧不起自己,想讓別人先說出瞧不起自己的話。別人越是不把她當一回事,她便覺得自己可以隨便對待自己。智雅覺得自己什麼事都做得出來,也到處向別人這麼說。把一切都變得「沒什麼」。

相關書摘 ▶《李智雅姊姊》小說選摘:我被堂叔強姦,母親卻要我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李智雅姊姊,現在終於能說了》,自由之丘出版

作者:崔眞英
譯者:曾晏詩

我想把
可怕的今天撕碎。
2008年7月14日,
這天以後,智雅的世界全毀了……

★獲孔枝泳(《熔爐》作者)、朴範信(《銀嬌》作者)等評審一致認同,
第十五屆韓民族文學獎當選作家——崔眞英全新小說作品。
★獲2020年韓國文壇最高榮譽【萬海文學獎】(만해문학상)
★韓國Cine21電影雜誌推薦小說。
★讀者好評不斷,如看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般心碎。

本書以日記的方式呈現,有時是以女孩李智雅的角度,有時以第三者的角度敘述故事,描述著年紀輕輕的李智雅遭受性侵後心境上的轉折,以及事發前、事發後主角生活上和家人、和他人、和自己相處時的變化。

讀來揪心刺痛,也忍不住心想身邊有多少「李智雅」,那些新聞事件是「臺女不意外」呢,還是「自己活該」與親人、朋友的「漠視」與社會的墨守成規,而造成一次又一次的傷害?

(自由之丘)0INR0044李智雅姊姊,現在終於能說了_立體72dpi
Photo Credit: 自由之丘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