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從問路看台灣與德國陌生人互動的文化差異

「不好意思」:從問路看台灣與德國陌生人互動的文化差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上述兩種互動模式的不同,我們也可以嘗試進行文化差異的研究,對於德國人的問路眼神完全不看著他,或是問台灣人路時,眼神持續搜尋對方的視線,並且努力使眼神交會;回應台灣人的再次提問,以更詳盡的訊息內容作為回應,或是對於德國人的問路,只重複相同的內容。

文:陳登翔(德國法蘭克福大學社會學博士)

說走就走的浪漫與冒險

「走!我們出國玩。」離開原本熟悉的國度,進入另外一個文化,這樣的浪漫開啟了我們的冒險,這當中享受的不只是空間上的陌生,還包含了人際互動方式的危機。為什麼說是危機呢?因為處在陌生的文化國度裡,所謂的禮貌與習慣的相處方式,可能都與自己所熟悉的方式不同,甚至不知道如何面對對方的動作,也不知道如何才是恰當的回應,糟糕的是互動的進行往往比思考快,所以在思考這個問題之前,互動就已經發生,迫於當下情境的強制力只好按照自己習慣的模式進行,而這就是在互動中感受文化衝擊的開始。

文化差異最深刻感受到的時刻,就在於不同文化背景的人進行互動與溝通的當下,因為同樣的動作與使用的語言,可能會產生完全不同的詮釋與反應,而導致溝通的開展形成不是原本自己所想要的那個樣子。但在那之前,我們先看看在各自原本的文化中,人們如何進行互動,就讓我們以「歡迎光臨」這句話開始吧。

在日常生活中當我們聽到這句話時的反應是如何呢?我們也許會看對方一下、微笑、點頭,然後迅速轉頭讓自己的眼神離開對方的視線。如果場景是便利超商,那麼可以觀察到聽到這句話的人們的反應是沒有針對這句話進行回應,隨後直接尋找自己所需要的商品,取得自己需要的商品之後結帳離開;而將鏡頭拉到德國的商店,特別是小鎮上的小商店,顧客進入商店時,通常店員會先打個招呼說聲「Hallo」,而顧客也會回聲「Hallo」,之後才開始尋找自己的所需商品。同樣面對店員的打招呼,不同文化有不同的方式,但是如果我們將這兩組的「打招呼–回應」對調,那麼這就是文化差異的開始,但在本篇文章,就讓我們繼續原本的話題:不同文化的陌生人互動方式。

「不好意思」或「早安您好」?

我們以問路作為探討陌生人互動主題的對象,它具有互動時間很短、目的明確的特性,但卻對於雙方來說都有著高度的不確定感,問路的人不確定是不是找到對的人,獲得了對的資訊;而被問的對象,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打擾,心中產生的疑惑就是:你想幹嘛?隨後給予的訊息也要考慮對方到底懂不懂,幾秒鐘的互動過程,雙方已經遭遇到了許多危機。[1]

而這一切是怎麼開始的呢?[2]在台灣的問路的起始句是「不好意思,請問一下」、在英國是「Excuse me」、在德國是「Entschuldigung」,雖然使用不同的語言但內容都是「先道歉」,那為什麼開啟這個互動要先道歉呢?如果以「您好」、「早安」為開頭可以嗎?可以,但是這樣的開頭會賦予互動完全不一樣的意涵,試想甚麼時候我們會聽到「早安」、「您好」或是「早安您好」呢?與鄰居的遇見、一進公司和同事們打招呼、晨間新聞主播的問候……等。可以發現以這樣的問候詞所展開的互動長度,如果不是短暫的一瞬間(和鄰居打完招呼之後,馬上進入家裡),就是說話者即將展開長時間的談話,而「不好意思」則代表了即將展開的互動不會一瞬間結束,但是也不會持續太久,問路者透過這句話宣告自己只需要短暫的打擾,並且為這樣的打擾感到抱歉。

這裡也許會產生一個疑惑是:如果要表達自己的歉意,是不是說「對不起」會更好呢?但是「對不起」等同於英文的「sorry」是指在做了某些干擾對方的動作之後,表達自己深深的歉意,適用於像是走在路上不小心撞到別人的情境。不論是「不好意思」或是「對不起」德文都只有一個字「Entschuldigung」,所以這個字的意涵被情境所定義,或者也可以說是被互動的序列所決定,端看在互動的開頭被陳述或是互動結束之前被說出。

問路互動的展開,是個人的選擇,但這種選擇同時也體現了該文化下的互動模式,「不好意思,請問一下」是最常使用的開頭語,但偶爾也會聽到加上「大哥」、「大姊」或是「少年仔,借問一下」[3],這些稱謂最主要展現的是年齡的差異,用意在於:在我問路之前,我需要先界定好我們之間的年齡位階。不論是:「你年紀比較大、經驗比較豐富,能不能幫我一下」,或是「我年紀比你大,你是不是應該要幫我一下」,年紀差異在互動的第一步驟就被突顯,期待的是對方會因為年齡的差異,而能夠更願意幫助自己,這是問路者構思出的互動策略,也證明在該情境下強調年齡,比強調個人經驗如「不好意思,我不太熟這裡」更重要。

那麼這一切又是怎麼結束的呢?「謝謝」與「不客氣」、「Thank you」搭配「You are welcome」、「Danke schön」和「Bitte schön」,問路者表達自己的感謝,回答者展現自己樂意幫忙的意願。關鍵是在這對話之後,雙方的視線離開對方,轉向自己需要前進的方向,代表的是互動完整的結束,並且也宣告彼此之間所保持的是陌生人的關係,問路過程中專注於互動本身,無涉及個人情感與彼此的關係,結束之後任務不論有沒有達成,彼此仍是陌生人。這勾勒出問路互動在關係上的特性,也就是,一般而言,問路不是通往朋友或敵人關係範疇的通道。

台灣的眼球覺得累

在當代社會中的問路互動過程大致相同,從自我的道歉開始,用來吸引對方的注意,並以感謝對方的協助作為互動的結束,即使對方無法描述路線、指出方向,仍然得為自己的打擾感到抱歉。互動結束之後,雙方保持陌生人的關係,依然我不認識你、你不認識我。至此,我們已經勾勒出問路互動的一般模式,現在來談談觀察到問路過程中的細微差異,本文以台灣與德國的陌生人間的問路互動過程為比較的對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