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倉鼠累了嗎?》:壓力連續運轉,會讓身體長期處在「戰或逃」模式中

《倉鼠累了嗎?》:壓力連續運轉,會讓身體長期處在「戰或逃」模式中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com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置身在一種壓力連續運轉的警報之中,身體會持續不斷地產生壓力荷爾蒙,讓我們似乎身處在長期的戰鬥模式或逃亡模式中。如果缺少了必要的恢復階段,身體便無法再回到正常狀態,因為沒有時間恢復。

文:阿克瑟.貝格、托爾斯登.泰伏斯

正如我們所發現的,造成過勞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那無法再被克服的壓力。這裡的重點在於「無法再被克服」,因為我們人類基本上有辦法處理大量壓力,我們天生就是如此。請想像一下,石器時代的人類穿過一片黑暗的森林,聽到一些聲音,樹枝發出斷裂聲時,我們會思考:是朋友還是敵人?是獨角獸還是熊?是我吃掉牠還是牠吃掉我?這就是恐懼!全身像一張緊繃的弓,滿是壓力。

該戰鬥還是逃跑?有這兩種可能的選擇(這裡舉出的選擇並不是全部,其實還有「靜止不動」的選項──這是一種戰術,可以讓那些對動作有所行動的攻擊者察覺不到)。無論石器時代的人類做出了哪種選擇,他也只是做出了行動,因為他的身體在這種壓力之下動用了所有必要的力量。

經由這個例子我們能清楚看出,恐懼原本就是一個很好的建議給予者,以及指示給予者,而我們之所以需要壓力,就是為了讓自己迅速脫離危險。

只有在狀況很短暫,而且事後我們能夠休息時,身體才撐得住,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克服壓力,而不會造成傷害。除此之外,就身體的層面來說,「休息」意味著在克服壓力時,將用掉的力量再次恢復,而那些在壓力階段下所需的荷爾蒙(例如腎上腺素、去甲腎上腺素、血清素、皮質醇等)則會再度製造出來,同時那些「燃燒後的產物」(壓力)也可以被卸下來,這些都需要一段時間,希望每隻小倉鼠都能瞭解這點。

不過我們現在已經不再是石器時代的倉鼠,而是文明社會的個體,我們可以自由決定自己要背負哪些負擔與要求。不對!目前為止都只是理論,日常生活卻往往是另一回事:壓力無法減輕,它無所不在,而且我們無法克服它,因為沒有時間去克服,我們害怕的不再是劍齒虎,而是下個會議或下個Deadline(最後期限)。

此外,我們生活在這個科技發達的時代,任何時候都會有數不清的刺激湧向我們(如E-mail、簡訊、通訊軟體、電話等),這些必須趕緊處理,至少我們必須決定自己是否想對之有所反應或者不理會。於是在我們行動(或不行動)的當下,我們就必須先在心中設想接下來可能產生的連鎖行動,此時此刻並不在考慮之內,而結果則是:新的石器時代。

在一個短時間之內必須去完成許多事情的時代,我們很快地就會置身在一種壓力連續運轉的警報之中,身體會持續不斷地產生壓力荷爾蒙,讓我們似乎身處在長期的戰鬥模式或逃亡模式中。如果缺少了必要的恢復階段,身體便無法再回到正常狀態,因為沒有時間恢復。

起初這會造成身體開始持續不斷地大量產生壓力荷爾蒙,隨後可能導致失眠、內心恐慌與血壓升高。身體內的倉鼠輪開始轉動起來,在持續不斷的過重負擔之下,我們的身體系統已經來不及製造與儲存荷爾蒙,以致於神經細胞缺少了能夠加工處理壓力的荷爾蒙,最後就連小因子都會造成身體系統的虛脫。

附帶一提,科學界尚未鑑別出特殊的壓力基因,而且估計在不久的將來也不見得會發生,這意味著,基本上各種無法克服的壓力形式,都會造成慢性過勞。

過勞涉及到全人類,我相信觀察一個人永遠要看整體,沒有任何人是全然只有工作或只有私人面向的。舉例來說,如果有人跟我說,他有個在工作上認識的生意夥伴,他非常瞭解對方的私人面向,這對我來說幾乎是不可思議的。

同樣的,如果一個人在工作上是個憤世嫉俗的獨裁者,但私下卻是個非常溫和的人,這種角色我稱之為不自然,因此這種受到多方讚揚的「生活工作平衡方案」,我認為也要很小心的享受才行,人如果不是以真實的自我活著,就是在生活中當個差強人意的演員。

因此下面的觀察應該是就整隻倉鼠而言。

常常有人覺得自己猶如置身在一條死巷子裡並來向我求診,但並非所有人都有著過勞或筋疲力竭的問題,而是覺得自己幾年來或幾十年以來為了成功、幸福或愛情所做的努力並未達到想要的結果,甚至常常越是努力,目標卻離得更遠,而原因很少是來自個別的錯誤判斷或意外事件,反而是一種遍及所有層面的複雜衝突狀況,導致我們浮現出一種根本的問題:「我該怎麼繼續?我們該怎麼繼續?我的工作該怎麼繼續?」

在這種狀況之下,我喜歡和我的患者在全面的分析當中,一起制訂一個剛好可以回答這些問題的未來計畫,你可以期待:在本書的最後你可以製作一份自己的未來計畫,我們希望能稱之為倉鼠計畫。

讓我們回到問題點上:如果我們將上面提到的那些所有人都通用的問題放到我、我們以及工作上,那麼常常會因為太複雜度而使得這些問題無法回答,因此我們必須將這些問題分開討論,這樣才容易辨識:

  • 個人部分:包含你自己的性格、才能以及心理狀態。
  • 私領域:包含你的周遭環境、朋友、家庭以及圍繞在你身邊的人。
  • 工作部分:包含你的工作、你的升遷、你的財產與退休保障。

上述各部分如下圖:

34
Photo Credit: 和平國際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這樣的描述會讓人聯想到一個輪型並非偶然,而且這完全可與倉鼠輪連結在一起。

如果這三個領域是平衡的,如果我們整個人都感到舒適愉悅、私領域被安置得很好、有一個很滿意的工作,這樣非常有可能會出現一種均衡的感覺,在這種狀態之下人是不會想有所改變的。

不過所有領域都是環環相扣的,某個領域出現的改變必定會對另外兩個領域造成影響,如果你自己決定要在私領域或工作領域內改變些什麼,那麼你也非常有可能準備好去接受與製造其他領域的改變。

但是如果改變並非出於自願呢?或者三者平衡的感覺仍沒有出現呢?

那麼某個領域的煙火燃料就會被點燃,因為這些領域是分不開的,所以其他領域也會開始跟著轉動起來,由除夕夜或其他節慶很喜歡施放的火箭型煙火轉盤上,或許你曾看過這種情況:起初有一個輪子開始慢慢轉動,然後其他煙火燃料一個接一個被點燃,轉盤噴著火開始快速射出。

舉例來說:你的老闆要求你從現在開始也負擔週末的工作,你聽從了這個指令,因為你害怕如果自己拒絕這個「請求」的話會讓老闆不開心。結果你的另一半對你缺席週末的約會非常不滿,而你自己也不好過,因為你無法在週末好好的休息。就三領域的平衡來看完全沒有影響,而倉鼠輪則首次轉了一下,

但這就只是第一次的轉動而已,還談不上是過勞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你發現只有你被分派了週末的工作,你的同事並沒有,你很挫敗,在家裡也很挫折,於是倉鼠輪又轉動了一次。有個朋友跟你說,他希望週末能再約你去喝個下午茶,因為工作的關係你回絕了他,倉鼠輪又轉了一次。你的另一半說,他和朋友有個聚會,沒算上你,輪子又轉了。星期一早上,你神經緊繃地去工作,沒有和老闆打招呼,輪子又轉了十圈。

你可以看到:倉鼠輪會因為不同的理由而轉動起來,不同領域當中的幾個原因請詳見下圖:

36
Photo Credit: 和平國際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如果我們繼續觀察這幅圖,就會清楚瞭解:

  • 倉鼠輪可以轉動非常多次。
  • 轉動太多次的輪圈可能因此而過熱。
  • 壓力來源可能出自於我們本身,也可能由外界引起。
  • 轉動次數較少的時候,可以非常容易的將輪子停下來(也許只是經由一個關鍵的決定)。
  • 轉動次數持續增加,就越難保持宏觀。
  • 如果轉動次數非常多,離心力可能變得相當大,並導致輪子碎裂,此時的輪子無論如何是無法停止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倉鼠累了嗎? 高效行動、自覺排壓,現在開始充實生活,目標明確的為自己而活!》,和平國際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 TAAZE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阿克瑟.貝格、托爾斯登.泰伏斯
譯者:林硯芬

作者阿克瑟.貝格身兼多職,有一天突發性耳聾找上門,使他變得無法站立,察覺事態嚴重的他,尋求醫師的協助,開始調整自己的生活模式,現雖仍持續工作著,但已懂得讓自己適時的放鬆。

作者托爾斯登.泰伏斯曾擔任十五年的工程師,總是在家忙於工作,追求理想的他,變得越來越煩躁,幸好妻子察覺到他內心的異樣,讓他開始專注在自己身上,成為心理諮商師後,才確定這是自己的天職。諮詢過多位「迷途倉鼠」,他將勞碌的倉鼠劃分為五種階段。

9789863712657
Photo Credit: 和平國際文化有限公司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