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白先勇〈遊園驚夢〉:走進竇公館的錢夫人,究竟在觀看什麼?

讀白先勇〈遊園驚夢〉:走進竇公館的錢夫人,究竟在觀看什麼?
Photo Credit: 國圖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遊園驚夢〉是一篇早期的小說,當中的場景時空與現在差異甚大,然而,小說中所要傳達的核心價值,每一個世代的人讀,都能讀出「人」的複雜情懷與幽微思緒,這也必定是文學作品的價值與意義所在。

文:黃健綸

最近在上白先勇〈遊園驚夢〉,這是補充教材的選文,教材節選內容有些地方不大流暢,因此還是按照自己的習慣,把全文印給學生。但囿於時間限制,篇幅極大的一篇小說,到底要如何切入,才能引導學生掌握重點?再者,一樣的問題,如何讓學生對這篇小說有一些更切合自己生命角度的思考?

白先勇孽子精裝版分享會(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讀〈遊園驚夢〉時,我想起了約翰伯格(John Berger)曾說過的一句話:「我們注視的從來不只是事物本身;我們注視的永遠是事物與我們之間的關係。」

「遊園」的重點就是「看」,錢夫人到底在看什麼?而我們又能從錢夫人身上看見什麼?

走進竇公館的錢夫人,究竟在觀看什麼?

故事從錢夫人到竇公館參加宴會寫起,從他抵達目的地開始,他就開始「觀看」每個地方、每個人、每件事,因此,在竇公館的所有一切都可能成為勾連他心中思緒回憶重要引子。

錢夫人甫至竇公館,就看見門口花園的華美樣態,她尤其看見那一排開得正盛的桂花。雖然在看花,其實也是在看竇夫人,錢夫人此刻心裡也明白,竇夫人桂枝香地位正盛,自然而然就散發出難以掩擋的氣勢。

相較之下,錢夫人看自己,卻發現自己的穿著早已不合時宜,不只覺得自己穿的旗袍顏色不大對勁,還發現款式也已跟不上流行。

當她走進竇公館偌大的正廳時,看到當中擺了各式的高級傢俱,又看見「廳堂裡燈光輝煌,兩旁的座燈從地面斜射上來,照得一面大銅鑼金光閃爍。」的畫面,對她來說,過去這些景象是自己如常的生活空間,然而,這個場景在當下看來,似乎顯得有些陌生。

因此,錢夫人從「看自己」和「看竇夫人」的過程中,以及看著這個過去習以為常,現在卻顯得特別的竇公館,她心裡似乎也有個譜,知道現在的自己,在各方面都跟以前不一樣了。

此外,錢夫人眼中的錢鵬志,就像父親一般,把她高捧在手掌中,但他們或許都明白,兩個人之間,似乎就是缺乏「愛」,也因為這樣,錢夫人在鄭參謀眼中看見愛火與欲望,卻也因看著他與月月紅的臉龐靠攏而感受到陣陣心痛。

錢夫人在竇公館看《遊園驚夢》時,她想起了這齣戲是他能依憑著錢鵬志升空高飛的關鍵,對他雖然少了男女之愛,似乎也有些恩情,但這齣戲的露骨橋段又勾連起她出軌與鄭參謀熱烈的愛欲。此時,內心有真實的欲望,也有背叛的罪惡,那種種複雜的情緒都在她再度看到《遊園驚夢》時而被勾連出來。

最後,錢夫人看著急速轉變的台北,似乎也看著不同階層、不同時代更替轉換的事實。或許,透過「觀看」,錢夫人在尋找當下自己跟他人的關係的同時,也在思索自己跟時代的關係。

遊園:在花園中「觀看」

從分析錢夫人「觀看」的角度,扣回題目「遊園」來思索,會發現「遊園」表面上意思指的是「遊一座花團錦簇的花園」。對杜麗娘來說,她透過遊園賞花、懷春傷春,藉此抒發青春即將逝去的憂愁。

對錢夫人來說,她到竇公館參加宴會,就像是走進一座花園,裡面每一位年輕正盛的夫人都是一朵朵奼紫嫣紅的花,既然是花,就必然注定會凋謝,而錢夫人只是花園中快要凋謝的那一朵,這些繁花盛開的模樣看在他眼裡,或許有不捨、悲傷、無奈,但也多了些務實,因為經歷盛開與凋謝的她,才知道平凡生活,一樣也是在過日子。但也因此,當她回頭一望,才發現這一切,都像一場夢。

讀到這裡,就發現「驚夢」似乎有兩層含意,其一是「從夢中驚醒」,再者即是「醒來之後,發現一切都是一場夢」。

後來,蔣碧月請錢夫人上台唱曲時,將他從夢中帶回現實。

不過當她從陷溺的回憶中醒來後才驚覺,原來過去的一切都像是一場夢:錢鵬志把她捧在手掌心,百般呵護,賦與他崇高地位的那些日子,隨著錢鵬志的過世而夢醒;與鄭參謀的那場愛戀,隨著他與月月紅在一起而夢碎;以前那個穿著打扮走在時尚尖端,在夫人上流社會叱吒風雲的自己,如今也已經成為一朵逐漸凋零的落花,回歸平凡塵土,踏實生活;最後,甚至會發現,自己連到台北參加一場宴會,都像是一場夢,在曲終人散的那一刻,夢醒。

其實我們都明白,每個人都像長在花園裡一朵花,有一天一定會盛開,也有一天必定會凋零。曾記得有人評論《臺北人》說道,這本小說中的每則故事,都是在向時代告別。然而,對我們而言,讀這些文章重要的,或許不是一同告別《臺北人》所寫的那些時代,而是要藉由這些故事,讓我們學會告別自己的時代。

當我們明白這個道理之後,會不會人生的每一個選擇,將變得異常重要?

選擇什麼方式告別?

從錢夫人身上,我們會發現她所有的選擇,其實都是「被人家選擇」。

錢鵬志因為喜歡她唱〈遊園驚夢〉而娶了她,盡全力給他榮華富貴、上流生活,卻因為年紀的差距無法給她愛與性,或許,對錢夫人來說,選擇嫁給錢鵬志,她的人生就注定沒有辦法有太多額外的選擇。

因此,當她有一天發現自己仍然渴望「愛」時,就情不自禁與鄭參謀發生了關係,而這個因為難以壓抑情欲而做出的選擇,卻讓他內心充滿對錢鵬志的罪惡感。後來,卻又因為看著自己愛的鄭參謀與妹妹月月紅在一起,這種「被選擇」切斷情愛連結的情況,使她內心的情緒又更深層的交織,完全剪不斷,理還亂。

白先勇談復興崑曲美學(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隨著錢鵬志的過世,錢夫人夢醒,當她從夢中走回現實後才發現,原來一路以來的選擇,讓她現在只能依著命運而「被選擇」。自己的時代過去,已經是一件悲哀的事,連自己的時代會因為什麼原因而過去都無法決定,這樣的悲哀想必更加深沉及無奈。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