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間接傷害:日本10月死於自殺者,竟比目前全年累計死於武漢肺炎者更多

疫情間接傷害:日本10月死於自殺者,竟比目前全年累計死於武漢肺炎者更多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武漢肺炎對世界造成傷害的原因不僅病毒,還有壓力。數據顯示日本10月單月自殺人數,比全年死於武漢肺炎者還多。和當年泡沫經濟裁員以男性為主不同,這次受到衝擊的飯店、餐飲等行業,以兼職人員為主,在日本多為女性,加上家庭和育兒壓力,女性這波自殺率上升最明顯。

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在全球引發大災難,造成逾百萬人死亡,抗疫所需的封城、禁足使人們壓力倍增,多地離婚率、家暴率上升。在日本,10月死於自殺的人數,比全年死於武漢肺炎者更多;日本女性受到衝擊更大,原因和日本社會的就業性別結構有關。

《CNN》今(29)日報導,據日本警察廳數據,日本10月份的自殺死亡人數為2153人,是4年多來的新高;而據日本厚生省統計,截至11月27日,日本今年累計2087人死於武漢肺炎。上月單月的自殺往生者,比目前累計的武漢肺炎病歿者還多。

各國因為封城、禁足、宵禁等措施,限制了活動自由,經濟產業大受打擊,失業率上升。然而日本僅短暫處於全國緊急狀態,且沒有強制要求禁足,僅強調「自肅」要求人們自律。

早稻田大學副教授上田路子指出,和其他國家相比,未採取封鎖措施的日本受到武漢肺炎衝擊小很多,但是自殺人數仍呈現大幅增加;而日本是少數幾個定期即時揭露自殺數據的重要經濟體,她認為日後其他國家公布自殺數據時,可能會出現類似的成長幅度,甚至更大。

疫情影響兼職市場,女性自殺率明顯上升

世衛組織(WHO)數據,日本向來是自殺率最高的幾個國家之一。2016年,日本每10萬人之中有18.5人死於自殺,在西太平洋地區僅次於韓國(每10萬人有26.9人自殺身亡)。日本厚生省表示,自2009年至2019年,日本的年度自殺率其實一直在下降,2019年自殺身亡者共1萬9959人,是1978年後最低。

但疫情似乎使這個趨勢逆轉了。報導指出,雖然目前日本自殺人口還是以男性佔多數,但今年日本女性自殺率上升比男性更顯著;在10月份,日本女性自殺率比去年同期增加約83%,男性增加約22%。

RTX8CA52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日本東京一間公司的上班狀況。攝於2020年11月27日。

其中一個因素,或許在於日本就業市場的性別結構。疫情嚴重衝擊飯店、餐飲、零售業,這些產業僱用的兼職人員較多,裁撤機率高。在日本,兼職人員的女性佔比更高。日本生活漫畫《繪梨子的失敗日記》(エリコの失敗日記)作者小林繪梨子(小林エリコ,音譯)表示,日本社會原本就常忽視婦女,有壞事發生的時候,自然從最弱的族群開始切割。

另一個原因是照顧孩子的壓力。非營利組織CARE一份針對全球萬人的研究指出,27%女性覺得在疫情期間的心理壓力有增加,而有同感的男性僅10%;由於許多學校停課,孩子在家時通常由母親來承擔責任。

日本一名21歲大學生大空幸星今年3月獲得非營利組織贊助,開辦24小時諮詢熱線,平均每天接獲200多通來電,大多在晚上10點至凌晨4點打來,絕大多數是女性,不少人的煩惱都是失業、需要錢養小孩;大空表示,在4月,來電者普遍都是為人母親的媽媽,除了經濟問題,還有很多遭受家暴,想要自殺、甚至殺死小孩的想法都有。

網路影響力大,年輕人自殺趨勢升

日本20歲以下年輕人的自殺率也在增加,而日本今年春天曾經停課,導致學生脫離校園環境,被迫待在家中面對家庭問題,而復課後學校開始趕課,作業負荷大。大空幸星表示,甚至有些5歲小孩打來諮詢專線求助。日本兒童健康與發展中心日前對8700名父母和兒童進行調查,發現75%日本學童因為疫情而表現出壓力症候群跡象。

日本今年有不少名人辭世,包含三浦春馬、竹內結子等知名演員,還有參加實境秀節目的摔角選手木村花。《CNN》報導指出,日本媒體報導這類名人自殺新聞時,很少會詳細說明方法或動機等細節,但是光是這些案件的新聞,就可能產生模仿效應。

AP_8720750273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竹內結子2020年9月27日被發現死於家中。圖為2016年柏林影展資料照。

木村花參加實境秀節目《雙層公寓》後,因網路惡評飽受心理壓力。木村花的母親木村響子表示,疫情導致女兒無法繼續參加摔角比賽,讓木村花因此將時間花在上網,看到更多負面留言;她也意識到這些報導可能推了其他有自殺意圖的人一把,請求警方不要透露具體狀況,但仍然有那些只有警察才握有的調查情報出現在媒體上。

日本社會對於心理壓力的「恥」

早稻田大學副教授上田路子指出,日本社會對於談論憂鬱症有一種「恥」感,導致心理壓力、孤獨感經常被汙名化,「我們社會的潛在文化因素,可能導致人們延誤求助」,人們不敢在公開場合或者向友人吐露心聲。創辦諮詢熱線的大空幸星也說,人們打電話來時,第一句話總是說:「我知道求助不太好,但我能聊聊嗎?」

日本1990年代遭遇經濟泡沫化後,自殺率在2003年達到歷史新高,當年約有3萬4000人自殺身亡;專家表示,當時自殺者以男性為主,多因為被裁員的恥辱和焦慮而導致憂鬱症。日本在2000年代初期開始加強自殺預防,但大空幸星和小林繪梨子皆認為,只靠政策是不夠的,要降低自殺率,需要日本社會的觀念有所改變。

小林繪梨子說,現在的日本社會讓人覺得暴露弱點是可恥的,所以人們將所有事情都藏在心裡,獨自忍受,「我們需要創造一種文化,讓人感覺到即使示弱或者表達出痛苦,也沒有關係。」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生命線專線:1995
  • 張老師服務專線:1980
  • 衛福部安心專線:1925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黃筱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