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公股金控獲利相加不敵一家富邦金,是誰把公股銀行玩壞?

四大公股金控獲利相加不敵一家富邦金,是誰把公股銀行玩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蘇貞昌上任跳過財政部一口氣換了八名公股董總,更直接將公股董總找來「開會」宣達命令,此種強硬作風等同於把公股當作政府機關,無視公司治理,在蘇院長主政之下,公股的政治性風險已到必須改革的地步。

文:肥貓事件簿

公股銀行今年是一個極度不好的一年,雖疫情造成本國銀行或多或少的業績影響,在今年前7月平均獲利衰退約13%的本國銀行中,公股表現明顯比民股糟糕。台企銀、彰銀與華南銀衰退幅度較去年同期逾三成,台銀、兆豐銀也有2成以上,僅有合庫與土銀的衰退幅度低於本國銀行平均,整體公股表現與民營金融機構相去甚遠。

四大公股金控(兆豐、合庫、華南與第一)前8月獲利相加,不敵一家富邦金。

圖片1
Photo Credit: 肥貓事件簿

不同於民營企業在疫情造成的衰退中業務相對謹慎保守,公股反倒陷於政策泥淖當中。大環境低利導致利差減少,風電及太陽等能源政策的聯貸資金需要公股,行政院長蘇貞昌更習慣直接找八大公股董總到政院開會,要求公股行庫要紓困便民,這些政策指導都增加公股未來不少潛在壞帳。

政策更迭,成為銀行的系統性風險來源

彰銀經營權案迄今仍未落幕,但是攤開經營績效看來,台新主導彰銀期間,稅後淨利率從2005年搖搖欲墜的-137%,遭到張盛和財長奪回經營權的2014年為止,一路上升至41%,然後體質轉好的彰銀卻在公股經營下,又逐漸下滑至27%(儘管不計2020疫情年,2019年也僅有36%)。公股經營以來,彰銀歷年績效下降已是不爭的事實。

公股除了配合政策以外,不少弊案損失帶來的攤提,亦使得獲利下修,而最令民間股東無奈的,公股連政府搶奪經營權都必須配合買進。

不僅是彰銀本身的經營績效不佳,奉命買進彰銀的公股也連帶受到股價下跌而必須認列損失。去年退出彰銀改選之爭的第二大民股龍巖,其股票在11月開始陸續透過盤後交易,平均以22至23.75元左右的價格由公股承接。然而彰銀現今股價只剩17.8元(11/27收盤價),約2成以上的跌幅,光是兆豐在買彰銀就認列10億的評價損失。其他在去年銜命買進的公股及國安基金、台酒與中華郵政也都有相當比例的損失。

Chang_Hwa_Bank_Headquarters
Photo Credit: Bigmorr @ CC BY-SA 3.0

公股買公股的問題不僅與當年接櫫的民營化政策背道而馳,更推高了公股間交叉持股的系統性風險。

政治任命的弊案叢生,卻無相應政治責任

2014年慶富造船公司以350億得標國防部獵雷艦標案,2017年爆出慶富因財務因素違約,經追查更發現慶富公司陳慶男父子詐貸50億元,負責聯貸的銀行團則蒙受130億元損失。其中黃國昌指出,公股居中替慶富喬聯貸的前一銀董座蔡慶年、指示台銀參貸的前台銀總經理蕭長瑞都未負損失連帶責任,僅離開現有職位。

無獨有偶,接下來的公股弊案都有公股高層不當介入的問題,包含遠航詐貸案、潤寅詐貸案都與第一金(前合庫金)董座廖燦昌的指示有關,光是蘇貞昌拔擢的八位公股高層,就有三位在遠航詐貸案遭到起訴,卻只有廖燦昌請辭下台,其餘兩位仍然安穩坐在公股董座位置上。

這些不斷發生在公股的弊案,都以董事長辭職下台作結,而自認用人唯才的蘇貞昌院長,卻未對這動輒數十億、百億的虧損負起任何政治責任,也導致這不符合市場機制的政治任命有權而無責的奇怪現象。

改革公股銀行的政治性風險,已刻不容緩

公股交叉持股帶來的系統性風險不容小覷,配合政府政策的聯貸案在可見的未來更是隱憂,在風電政策上,截至目前已成功辦理2千多億的聯貸案,未來亦預計有上兆元的資金需求,而目前皆是以無擔保的信用貸款為主,一旦政策失利,八家公股行庫就會同時蒙受極大的損失。

蘇貞昌第13度赴立法院施政報告(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公股銀行作為政府政策的協作者,不見得要對政府政策照單全收,應基於符合銀行風險評估底下、投資人權益與金融環境的健全,評估融資的可行性。然而蘇貞昌上任跳過財政部一口氣換了八名公股董總,更直接將公股董總找來「開會」宣達命令,此種強硬作風等同於把公股當作政府機關,無視公司治理,一旦開先例,就難保後繼執政者不會效仿。

本文提到的政策聯貸風險升高、銀行高層無需負責與政治力介入,這些都是公股面臨的重大危機,在蘇院長主政之下,公股的政治性風險已到必須改革的地步。

然而,蘇本身卻是此系統性因素的始作俑者之一,在其任內是否能有改進,實令人感到悲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