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宇宙還遠的地方》: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比宇宙還遠的地方》的故事裡,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勸勉著少女們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因為就算經歷過挫折,也總有機會能夠重新站起,就算曾經迷失,也總能在眼淚中尋回自己。如此的青春,肯定是溫柔的。

敗者

在《比宇宙還遠的地方》的故事裡,主要角色們無一例外,都是一群loser,一班失敗者。

在別人眼中,玉木真理或許只是個平凡的女高中生,但在真理自己眼中,她就是個不敢去追逐自己的夢想的失敗者。在那個逃課失敗的夜裡,她對自己的好朋友這樣說道:

一但想去嘗試沒有做過的事情時,我就會想如果不順利的話怎麼辦、會害怕失敗,擔心自己會不會後悔…我最討厭自己這一點了。

就算是身為當紅偶像的白石結月也一樣,在人際關係上,她就自視為失敗者。面對特地跑來東京,只為了勸說自己參加南極觀測隊的三人,結月娓娓道來自己一路走來的孤獨人生,以及那種想要普通地交個朋友也做不到的無力感:

我沒有朋友。不單是現在沒有,是從來都沒有過。

至於三宅日向這個沒有上高中的女孩子,在社會眼中,她是個異類,也是群體中的失敗者。在第二集裡,日向以略帶感慨的語調,道出自己無法到高中上學的原因:「我不喜歡團體裡那種亂糟糟的氛圍,所以高中並不適合我」。隨後我們都知道,日向在學校這一群體內,曾遭受過排擠與背叛。

而小淵澤報瀨,則老早就習慣自己被別人當作失敗者這回事了。從一開始,她的南極夢就一直被別人嘲笑,被人看不起。在學校裡,報瀨的綽號是「南極」,同學們將她當作怪人,嘲笑她的不自量力。「外婆、朋友、老師、學長還有鄰居,他們都是這樣說的,『你以為小孩子能去那種地方嗎?』」報瀨對真理這樣說。

1_Chrz-Ki4NVprT0dWwzj-C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不只是這四位女高中生,連民間南極觀測隊的大人們也一樣,她們也是別人眼中的失敗者。三年前,民間南極觀測隊正式成立,眾人懷著興奮的心情前往南極,最後卻遇上了貴子在風雪中失蹤的意外。回到日本之後,隊員們需要面對的是一連串殘酷的現實:

贊助商因害怕形象受損而撤資、觀測隊的下一次派遣被無限延期、預算也被大幅削減…如同前川在啟航儀式上的自嘲:「我想各位也經歷過不少事情了,頭變禿了的人、離了婚的人、丟了飯碗的人…」。隊員們一路走來,挺過了來自四方八面的質疑與不屑後,才能在三年後重聚,再次一同前往南極。

就連日本本身,在前往南極的路途上也是個失敗者。作為二戰戰敗國,在國際間沒有地位的日本,就算想派遣觀測隊到南極進行探索,也只被分配到一條被人認為不可能靠岸的登陸路線,彷彿被人嘲弄與欺負一樣。但正因為處境是如此艱鉅,當時的日本反倒燃起了「不能輸」的鬥志,最後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輾碎了擋在路上的困難以及阻礙前進的冰層,成功登陸南極。

由當天的日本到今天的民間觀測隊,想要前往南極的人們,無一例外地都遭受過來自周遭的輕蔑,聽過無數次的「不可能」,以及被人標籤為失敗者。她們必須跨越重重的困難,經歷年復年、一次又一次的嘗試,最終才能實現「登陸南極」的夢想。到最後,推動她們一直前進的,其實說到底,也不過是那不服輸的一口氣而已。

1__aYmekj2yc-mqm_09ZrZKQ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因此,對這班失敗者而言,當她們真的實現了自己的夢想,成功踏上南極的大地之後,想要說的並不是甚麼冠冕堂皇的感言;而是率直地,吐出那一直埋藏於心底裡的一口氣,大喊一句「活該」。

「怎麼樣,我來到南極了!」前後連喊了四次「活該」,報瀨在登陸南極之後,第一時間想做的,就是盡情地放聲呼喊,向那些一直看不起自己的人還以顏色。而這幾句「活該」,也實現了第四集中報瀨曾對真理許下的諾言:在到達南極之後,一定要對那些不相信自己能夠成功的人,回敬一句「活該」。

如此不莊重的感言,或許與「前往南極」這種遠大的夢想不太搭調,但對這群一直被看扁的失敗者而言,那已經不是什麼值得在意的事情了。「有什麼關係,這才是報瀨嘛!」,聽罷對方放聲大喊的「活該」之後,真理笑著這樣說,然後女子高中生們也學著報瀨,開始高呼著「活該」。就連觀測隊的大人們也不例外,倒數之後,也一同大喊:「活該!」

如此的失敗者,或許小心眼、或許性格很糟,一點「夢想家」的風範也沒有。但偏偏正是這樣的一班人,才能夠拚盡那一口氣,去實現那些沒有人認為她們能夠實現的夢想。而更重要的事情是,亦唯有這樣的失敗者,才能夠為那些在人生路途上遭遇挫折,同樣是失敗者的人們,帶來拯救。

1_aglQIXALXpDVLBet1Hf63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成熟與不成熟

故事裡的四位女高中生,她們各自在不同的範疇上遭遇過挫折。而這些挫折,亦一直如影隨形,跟在她們身後,化成一道無法癒合的傷口。可幸的是,她們踏上了這趟南極之旅-在旅途上,眾人坦誠相見,重新面對那纏繞著自己的不安與苦惱。最後透過互相的安慰與幫助,揮別過去的傷痛,在南極的大地上重新出發。

在《比宇宙還遠的地方》的故事後段,編劇花田十輝把四位女高中生分成兩組,並各自為其中一組花上一集的時間,聚焦當中一人所要面對的煩惱,並講述有同樣經驗的另一人,如何為對方帶來拯救。

以第十集為例,劇情就講述真理透過自身的經歷,幫助結月明白「友情」的真義:朋友這回事,並不是讓對方一直待在自己的身邊,才能夠得以維繫和確立。與其要對方簽署「朋友誓約書」,還不如明白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是必然存在,然後以更輕鬆的態度去看待「友情」這回事,並這樣去對待自己的朋友。真正的友誼,並不會因距離而消散-真理也是經歷過惠想要和自己絕交的經歷,才能教曉結月這個道理。

第十一集的劇情也是這樣去鋪排,而這次則輪到報瀨為日向帶來拯救。故事提到南極觀察隊在除夕的時候要做一場電視直播,而其中一個環節就是讓日本的親友與隊員們對話。就在這時,日向的高中田徑部隊友突然現身,以「朋友」的身份出席這個電視節目。而這班人說穿了,其實就是讓日向從高中退學的元兇。

看著這一班「朋友」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日向心裡抱持著複雜的情感。一方面,她隨即燃起了一股強烈的憤怒-劇中日向一面生氣地踐踏著積雪,一面大吼「別開玩笑了」的一幕,是整部動畫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情節。

整段劇情只有短短三十秒,但透過精湛的作畫與聲優充滿感情的演出,就令我徹底地感受到日向這個角色,在那一刻是有多麼的憤怒-但另一方面,日向心裡也隱約覺得,既然對方都已經對自己道歉了,若果還執著於這件舊事,不原諒對方的話,那就顯得太小氣,太不成熟了。

1_KoQSuBU4djKxXg3aGpEjNw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日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在待人接物的事情上,她在四人組裡一直都是表現得最成熟的一個-就算這會讓她無法把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宣之於口,她也仍舊堅持,保持著這一份「成熟」。

在故事初期,日向的這份成熟,一直都為衝動的報瀨帶來了不少幫助。例如當報瀨得知結月正在東京工作時,她就不顧一切,想要立即到東京勸說對方加入南極觀察隊。那時候就是日向讓報瀨冷靜下來,點明她現在要做的,應是先弄明白為何結月這麼不情願去南極,而不是一味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請求。

又例如當惠說有人一直在背後攻擊著正要出發前往南極的真理與報瀨,令報瀨氣得想要立即把這樣做的人找出來教訓一頓的時候,也是日向制止了報瀨去這樣做。「每個人都有充滿惡意的一面。不要以惡報惡,挺起胸膛去做人吧」,那時侯日向這樣說。

確實是正確得無懈可擊的道理。雖然這只是日向編出來的「名言」,但相信她也是真心這樣想,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然而,道理本身是如此理所當然,但當真的要把它實行出來的時候,卻遠不於說出口般容易。

在節目開始錄影之前,報瀨問身旁的日向,是否打算原諒這班害自己退學的「朋友」時,她是這樣回答的:「但想像當她們道完歉,然後鬆一口氣的那副樣子後,我就開始生氣了」到最後,日向對好友吐露了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我真是小氣呢」她這樣自嘲。

聽罷朋友的真實想法後,報瀨在這時候挺身而出,趕走這班有好處才回來跟日向和好的「朋友」。「你們就懷著這份不安的心情活下去吧!背負著自己曾傷害別人的這份過錯活下去吧!」報瀨對著那班高中田徑隊的隊員們這樣說。豆大的淚珠在日向的臉頰上流下,眼前的好朋友,把自己一直都不敢說的話語,全都說出口了。

1_isCwfcjqgKQj7ZSLlqscg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報瀨在新加坡的時候也已經是這樣,代替了日向,把對方心底裡的說話宣之於口。那時候日向以為自己弄丟了護照,為了不讓大家的行程延誤,就勸其餘的三人不要理會自己,先出發就好。

「我不想別人關心自己」在夜裡,日向對報瀨這樣說。在這時候,我們才知道日向那份「成熟」的真面目-圓滑的待人處事背後,實際上卻是滿滿的,那種不想為別人添麻煩,甚至害怕與別人有所牽扯,這些自我壓抑的想法。

但這樣的日向,卻被「不成熟」的報瀨看穿,而最後報瀨也用屬於自己風格的方法,向對方伸手援手。她拿出辛苦儲下來的一百萬,買下了四人份的商務艙位,好讓日向在兩日後能和大家一同出發。

「我依然意氣用事,因為我沒有做錯什麼!」在日向想要阻止報瀨這樣做的時候,她以快哭出來的聲音,跟日向這樣說。事實上,她確實也沒有做錯什麼-在旁人眼中,報瀨的做法或許顯得衝動、幼稚;但的而且確,那是日向在那時候,最想對方為自己去做的事情。

然後這樣的事情,又再在南極上重演一遍。「我跟日向不一樣,個性很差」報瀨這樣說,然後斥責那班自以為是的田徑隊隊員。小心眼、性格很糟、意氣用事,或許在別人眼中,報瀨仍舊是個一點都不成熟的人。但唯獨是如此「不成熟」的報瀨,才能在最後,回頭為「成熟」的日向帶來拯救。

1_oc6UfQj3Dh4l3mScw0Tjq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尋找與被尋見

在第五集的最後,伴隨著真理在鏡頭外說著的這句獨白,女子高中生們踏上了前往南極的旅途:「我喜歡看著當水窪裡積滿了水之後,一口氣流出來的樣子。水因決堤而解放,奔流而出,積蓄的力量也隨之而爆發出來,一切都動起來了…」。而真理沒有說完的是,當這股力量爆發而出後,就再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引導水的流動方向。接下來水會流向何方,沒有人能夠控制,亦沒有人知曉。

結果,有些奔流而出的水,隨之就撞上了雜物,激起了層層浪花。結月和日向,就是其中的幾朵浪花。也有些決堤而出的水,原本水勢猛烈,有著要把眼前的一切全都捲走的氣勢,但結果卻是緩緩地流入大海,變得無比平靜,但最後也得到了無拘無束的自由。報瀨這個女孩,就經歷了這樣的故事。

那位最有行動力,一直以來都以前往南極為目標,並勇往直前的報瀨,當真的踏足了南極以後,卻沒有如自己想像般興奮。以為看著會很感動的南極景色,實際出現在自己眼前以後,就只有平淡的感想。踏上南極大地後喊著的那一句「活該」,已是她情感最為澎湃的時刻,但在南極生活了好一陣子以後,就連曾經這樣激動過也忘記了。最想去南極的那一個人,為什麼到了南極以後,卻變得如此平靜,甚至顯得失落呢?

1_7Z_RJSCZdq2y3_qpjjWaBQ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答案是,因為她在害怕。一直以來,當別人問到她為何想要去南極的時候,她都會回答,因為她想找尋那位在南極下落不明的母親。當然,這並非答案的全部-她既然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因為那一場風雪,而在南極與觀測隊失去聯絡,她當然亦清楚明白,其實自己母親是不可能還活著。所謂的「找尋」,與其說是找尋母親,還不如說,是想為自己找一個答案-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活著,這一問題的答案。

在第九集,報瀨在藤堂面前,說出那埋藏於自己內心的巨大不安:就算得知母親已經在南極失蹤,已經不會再回到自己身邊,她的生活依舊沒有改變,如同自己仍等待著母親的歸來一樣。「想要改變這種生活的話,我不得不出發,去那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她哭著對藤堂這樣說。

既然如此,我們就能夠明白,為何當報瀨有機會去南極內陸,前往三年前母親在那裡失蹤的地方的時候,她反倒顯得猶豫不決,不如以往般勇敢地邁步向前了。因為她清楚明白,那個地方就是這趟旅途的盡頭,如果在那裡也找不到答案的話,那就代表她無法為自己活著的意義找到任何的解答。因此,報瀨就害怕,害怕在南極的內陸上,發現自己其實一無所有。

可幸的是,其實報瀨並不需要害怕。因為她想要找尋的答案,其實一直都在自己身邊,只是她並不察覺而已。經歷了南極之旅的報瀨,已經和過去不再一樣,而其中一個重要的分別,就是現在的她已經不再是孤身一人。

在前往南極內陸的路途上,真理對報瀨說「謝謝你帶我來南極」,令報瀨備受觸動。其後劇情亦接上報瀨的獨白,她以母親為對象,說著自己已經不再孤單「因為和大家一起,我才能走到這裡」。現在的報瀨,已經不再需要害怕去面對,那個母親已經不會再回到自己的身邊的事實了。因為除了母親以外,這世上仍有理解著自己,樂意對自己伸出援手的好朋友。

而這趟南極之旅,也早已為報瀨帶來了改變。在出發前往南極內陸的前一晚,報瀨拿出自己儲下的一百萬,逐張鈔票去數算,回顧自己一路走來的路途。搬運、收銀、清潔…數算著的除了是自己付出過多少汗水,才能賺取手上的一百萬外,亦是提醒了自己,她是憑著多麼堅定的決心,才能在今天走到南極。人

生沒有如果,我們不知道若然報瀨的母親沒有在南極失蹤的話,現在的她會是個怎樣的人;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就是她當天許下的諾言,讓她成為了一個堅強的女孩。即使受盡旁人的冷眼,經歷無數次的自我質疑,她還是做到了-「無論如何我都要去,因為媽媽在那裡等著我」。

在南極的內陸裡,眾人為報瀨找回了母親的手提電腦。在密碼欄上輸入自己的生日日期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千多封自己寄給母親的信。看著這一封又一封,承載著自己對母親的思念的信,如同在終點上,用倒帶的方式,回頭再看自己在這三年來一路走過的人生。報瀨終於忍不住眼淚,在螢幕前喊著「媽媽」,當作最後的道別。

1_op5U4aowCufdS3bRSk50k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這裡所說的「最後的道別」,不是說報瀨從此以後,就不再掛念自己的母親,而是她終於能夠告別,那個除了追逐母親的身影外,就再找不到其他生存意義的自己。從內陸回到南極的基地後,報瀨下定決心,剪下頭上的長髮,與過去的自己道別。

掛著短髮的臉蛋在藤堂面前回頭一笑,貴子的身影在報瀨的臉上重疊了。既然無法在南極找到自己的母親,那就不如讓自己「成為母親」-不是說要成為與母親一模一樣的人,而是帶著母親留下的意志,以全新的自我繼續活下去。

在夏季隊的回國典禮上,報瀨以更成熟穩重的姿態,作最後的致辭。而不變的是,她說出口的,仍是最率直的心底話。「我也愛上這裡了」-不是因為母親喜歡南極才喜歡南極,而是因為她在南極,遇上了無可替代的伙伴,有過獨一無二的經歷,所以才會打從心底裡,說自己也喜歡南極。對報瀨而言,這樣的改變,比什麼都還要珍貴。

1_tccPM5c2Yh-REg8M7iHYVw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青春

青春究竟是什麼?如果我們把人生看作一趟旅途的話,那麼「青春」就是旅行的中途站。如果能在這個中途站裡,學懂一些重要的事情,留下一些美好的回憶,讓自己能以更有自信的步伐,繼續在人生的路途上邁步的話,就好了。

在夏季隊的回國典禮上,報瀨說了以下這一番感言:

在這裡,一切都毫無保留。無論是時間、生物還是內心,這裡沒有什麼能保護我們,沒有地方能躲藏。我們一切的羞澀,與想要掩藏的心事,都在這裡表露無遺,並終於能夠帶著眼淚,與真實的自己坦誠相見。

在《比宇宙還遠的地方》的故事裡,青春就是這樣的一回事。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勸勉著少女們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因為就算經歷過挫折,也總有機會能夠重新站起,就算曾經迷失,也總能在眼淚中尋回自己。如此的青春,肯定是溫柔的。但也正正是因著這份溫柔,才能成就如此動人的故事。

女孩們在旅途上,尋到了青春,亦得到了成長,而故事亦不是就此完結-那個曾經畏首畏尾,裹足不前,只懂依附在好友身上的真理,到最後卻成為了啟發別人的那一位。曾以不安的目光注視著真理,害怕身旁的好友有朝一日會超越自己的高橋惠,到最後也走出了自己的舒適圈,踏足了北極的大地。

我們也能像惠一樣,被這個故事啟發,昂然為自己的人生旅程,踏出勇敢的一步嗎?彷彿向觀眾如此提問,在最後的標題卡上,製作組留下了這一句祝福-Best wishes for your life’s journey!願你的人生旅途一路順風。若繼續前進的話,終有一天,我們會在路途上再次相遇。

謝謝你,《比宇宙還遠的地方》。

本文經新‧鏡花水月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