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宇宙還遠的地方》: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比宇宙還遠的地方》的故事裡,青春是容許犯錯的,勸勉著少女們就算經歷痛苦,也要去尋找真正的自我。因為就算經歷過挫折,也總有機會能夠重新站起,就算曾經迷失,也總能在眼淚中尋回自己。如此的青春,肯定是溫柔的。

看著這一班「朋友」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日向心裡抱持著複雜的情感。一方面,她隨即燃起了一股強烈的憤怒-劇中日向一面生氣地踐踏著積雪,一面大吼「別開玩笑了」的一幕,是整部動畫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情節。

整段劇情只有短短三十秒,但透過精湛的作畫與聲優充滿感情的演出,就令我徹底地感受到日向這個角色,在那一刻是有多麼的憤怒-但另一方面,日向心裡也隱約覺得,既然對方都已經對自己道歉了,若果還執著於這件舊事,不原諒對方的話,那就顯得太小氣,太不成熟了。

1_KoQSuBU4djKxXg3aGpEjNw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日向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在待人接物的事情上,她在四人組裡一直都是表現得最成熟的一個-就算這會讓她無法把自己內心的真實想法宣之於口,她也仍舊堅持,保持著這一份「成熟」。

在故事初期,日向的這份成熟,一直都為衝動的報瀨帶來了不少幫助。例如當報瀨得知結月正在東京工作時,她就不顧一切,想要立即到東京勸說對方加入南極觀察隊。那時候就是日向讓報瀨冷靜下來,點明她現在要做的,應是先弄明白為何結月這麼不情願去南極,而不是一味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請求。

又例如當惠說有人一直在背後攻擊著正要出發前往南極的真理與報瀨,令報瀨氣得想要立即把這樣做的人找出來教訓一頓的時候,也是日向制止了報瀨去這樣做。「每個人都有充滿惡意的一面。不要以惡報惡,挺起胸膛去做人吧」,那時侯日向這樣說。

確實是正確得無懈可擊的道理。雖然這只是日向編出來的「名言」,但相信她也是真心這樣想,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然而,道理本身是如此理所當然,但當真的要把它實行出來的時候,卻遠不於說出口般容易。

在節目開始錄影之前,報瀨問身旁的日向,是否打算原諒這班害自己退學的「朋友」時,她是這樣回答的:「但想像當她們道完歉,然後鬆一口氣的那副樣子後,我就開始生氣了」到最後,日向對好友吐露了自己最真實的想法。「我真是小氣呢」她這樣自嘲。

聽罷朋友的真實想法後,報瀨在這時候挺身而出,趕走這班有好處才回來跟日向和好的「朋友」。「你們就懷著這份不安的心情活下去吧!背負著自己曾傷害別人的這份過錯活下去吧!」報瀨對著那班高中田徑隊的隊員們這樣說。豆大的淚珠在日向的臉頰上流下,眼前的好朋友,把自己一直都不敢說的話語,全都說出口了。

1_isCwfcjqgKQj7ZSLlqscg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報瀨在新加坡的時候也已經是這樣,代替了日向,把對方心底裡的說話宣之於口。那時候日向以為自己弄丟了護照,為了不讓大家的行程延誤,就勸其餘的三人不要理會自己,先出發就好。

「我不想別人關心自己」在夜裡,日向對報瀨這樣說。在這時候,我們才知道日向那份「成熟」的真面目-圓滑的待人處事背後,實際上卻是滿滿的,那種不想為別人添麻煩,甚至害怕與別人有所牽扯,這些自我壓抑的想法。

但這樣的日向,卻被「不成熟」的報瀨看穿,而最後報瀨也用屬於自己風格的方法,向對方伸手援手。她拿出辛苦儲下來的一百萬,買下了四人份的商務艙位,好讓日向在兩日後能和大家一同出發。

「我依然意氣用事,因為我沒有做錯什麼!」在日向想要阻止報瀨這樣做的時候,她以快哭出來的聲音,跟日向這樣說。事實上,她確實也沒有做錯什麼-在旁人眼中,報瀨的做法或許顯得衝動、幼稚;但的而且確,那是日向在那時候,最想對方為自己去做的事情。

然後這樣的事情,又再在南極上重演一遍。「我跟日向不一樣,個性很差」報瀨這樣說,然後斥責那班自以為是的田徑隊隊員。小心眼、性格很糟、意氣用事,或許在別人眼中,報瀨仍舊是個一點都不成熟的人。但唯獨是如此「不成熟」的報瀨,才能在最後,回頭為「成熟」的日向帶來拯救。

1_oc6UfQj3Dh4l3mScw0Tjqg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尋找與被尋見

在第五集的最後,伴隨著真理在鏡頭外說著的這句獨白,女子高中生們踏上了前往南極的旅途:「我喜歡看著當水窪裡積滿了水之後,一口氣流出來的樣子。水因決堤而解放,奔流而出,積蓄的力量也隨之而爆發出來,一切都動起來了…」。而真理沒有說完的是,當這股力量爆發而出後,就再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引導水的流動方向。接下來水會流向何方,沒有人能夠控制,亦沒有人知曉。

結果,有些奔流而出的水,隨之就撞上了雜物,激起了層層浪花。結月和日向,就是其中的幾朵浪花。也有些決堤而出的水,原本水勢猛烈,有著要把眼前的一切全都捲走的氣勢,但結果卻是緩緩地流入大海,變得無比平靜,但最後也得到了無拘無束的自由。報瀨這個女孩,就經歷了這樣的故事。

那位最有行動力,一直以來都以前往南極為目標,並勇往直前的報瀨,當真的踏足了南極以後,卻沒有如自己想像般興奮。以為看著會很感動的南極景色,實際出現在自己眼前以後,就只有平淡的感想。踏上南極大地後喊著的那一句「活該」,已是她情感最為澎湃的時刻,但在南極生活了好一陣子以後,就連曾經這樣激動過也忘記了。最想去南極的那一個人,為什麼到了南極以後,卻變得如此平靜,甚至顯得失落呢?

1_7Z_RJSCZdq2y3_qpjjWaBQ
《比宇宙還遠的地方》劇照,羚邦國際發行

答案是,因為她在害怕。一直以來,當別人問到她為何想要去南極的時候,她都會回答,因為她想找尋那位在南極下落不明的母親。當然,這並非答案的全部-她既然知道自己的母親是因為那一場風雪,而在南極與觀測隊失去聯絡,她當然亦清楚明白,其實自己母親是不可能還活著。所謂的「找尋」,與其說是找尋母親,還不如說,是想為自己找一個答案-自己是為了什麼而活著,這一問題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