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在那裡(三):因為窮困,全世界首間大學在柏林誕生

柏林,在那裡(三):因為窮困,全世界首間大學在柏林誕生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魯士國王腓德烈.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認為,普魯士之積弱,並非純粹兵不利,戰不善,關鍵是教育的不足。因為窮困,所以才要辦教育,沒有一個國家因為辦教育而窮困,沒有一個國家因為教育而亡國。

柏林,在那裡(一):「Berlin」這個名不太像德語,為甚麼?
柏林,在那裡(二):令柏林變成大都會的開明國君,為何熱愛法國文化?

美國史丹福大學(Stanford Univerisity)的校訓是「自由之風飄揚」(Die Luft der Freiheit weht.)。不過,引人注目的是,這句校訓用的竟然是德語,而非英語。史丹福大學是美國甚至世界知名的研究型大學,自由學風吸引莘莘學子慕名而來。可是為甚麼校徽上用的竟然是德語?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與德國屬於敵對的狀態,這個德語的校訓都引起爭議。追本溯源,要回到二百多年前的德國柏林,世界上第一所現代大學的發源地,史丹福大學正是受了它的影響。

SU_Seal_Red_darkbgrd_R_Large
Photo Credit: Stanford University

1806年,法國拿破崙(Napoleon)的軍隊逐漸向著普魯士(Preußen)推進。法軍來到耶拿(Jena)的城外。無獨有偶,黑格爾(Hegel)正在耶拿埋頭苦幹完成哲學史其中一本最重要的著作——《精神現象學》(Phänomenologie des Geistes) 。普法戰爭令黑格爾的手稿散亂得像堆彩券。普魯士軍隊對抗當時橫掃歐洲的法國軍隊,僅是維持了一個下午,便一敗塗地,落荒而逃。黑格爾看到拿破崙進入耶拿城的英姿,驚嘆他是「世界靈魂」(Weltseele)的展現。拿破崙的進城,對黑格爾而言,法國大革命的精神,必須靠德國哲學來完成。這個比喻也似乎預視了德國精神文明的發展。

因為戰敗,整個普魯士喪失了三分之二的國土,還要償還巨大的戰爭賠款。受戰爭摧殘,拿破崙勒令關閉不少德意志境的大學,防止大學成為反法的基地,令本身已經沒甚活力的大學教育雪上加霜。當時,柏林雖然是普魯士首府,可是卻沒有一所大學。離柏林最近的大學在奧德爾河畔的法蘭克福(Frankfurt an der Oder)。普魯士國王意識到,國家已積弱到需要改革。可是,改革不僅是富強兵,而是要從根本上出發。國君得知,普魯士富強只有一條出路:教育(Bildung)。

David_napoleon
Photo Credit: https://upload.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9/91/David_napoleon.jpg @ public domain
拿破崙

普魯士國王腓德烈.威廉三世(Friedrich Wilhelm III)認為,普魯士之積弱,並非純粹兵不利,戰不善,關鍵是教育的不足。因為窮困,所以才要辦教育,沒有一個國家因為辦教育而窮困,沒有一個國家因為教育而亡國。威廉三世甚至說過:「國家必然通過精神力量,來彌補其軀體上的損失。」(Der Staat muß durch geistige Kraft ersetzen, was er an physischer verloren hat)

正當向法國償還戰爭賠本時,世界上第一所現代大學就在柏林誕生。創立柏林大學的是哲學家與語言學家威廉.洪堡(Wilhelm von Humboldt)。在華文世界,他的名字聽來相對陌生,即使在德文語境,名氣也不及他的弟弟亞歷山大.洪堡(Alexander von Humboldt)。然而,現在世界上任何一所現代大學,幾乎與他的教育理念緊扣:教學與研究並重。的確,大學的研究活動並非洪堡首創。不過,洪堡的貢獻在於,他將大學的研究與教育變成體制,由國家的支持。現代大學的發源地不在英國或美國,而是現在德國首都柏林洪堡大學(Humboldt Universität zu Berlin)。甚至現代的博士制度,都是發源於此。在大學的主樓的走廊,牆上掛著不少學術成就卓越的學者,其中有29位擁有共同的身份:諾貝爾獎得主,包括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薛丁格(Erwin Schrödinger)、普朗克(Max Planck)。

AP_2031023503349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國王捐出自己的豪華宮室,最後的家當作大學校舍。洪堡臨危受命,籌建柏林大學,同時他也要求,國家有義務支持教學與研究,但是國家卻無權干涉大學教學與研究自由,無權對學術作審查;大學也不是職業的訓練所,大學只是為了學術本身,個人的道德修養與心靈轉化。國家需要提供免費教育,國民接受教育則是義務。正是因為教育,國家才會富強,正是因為教育,發達的不只是物質文明,精神層面也是。

時至今日,柏林洪堡大學經過了一二次大戰,共產政權的佔領,依然屹立在市中心的菩提樹下大道(Unter den Linden)。決定城市的命運,往往都不只是物質條件,而是內在的精神力量。二百多年後,很多人或許都忘記了洪堡,忘了世界上第一所現代大學在那裡。洪堡提倡大學的學術自由,不為政治服務,對很多人而言,是曲高和寡。不過,大學沒有學術自由,即等於是大學的死亡。一所沒有靈魂的大學,敗壞的軀體存在又有何意義?

RTX8AQE0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香港中文大學早前舉行畢業禮,有畢業生等人在現場遊行、叫口號,校方報警,隔日警方國安處人員進校調查。

三言兩言當然無法將整個柏林的歷史文化呈現。城市變遷並非一朝一夕,城市是歷史遺下來的產物。要摧毀一個城市很容易;要建立一個城市可能要幾個世紀,甚至更長的時間,柏林也不例外。

(系列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