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性博士」吳敏倫教授(下):改善性健康,由性教育做起

專訪「性博士」吳敏倫教授(下):改善性健康,由性教育做起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綜合這個訪問,吳教授先後十多次提及「由性教育做起」,才可令社會擺脫對「性」的忌諱,改善社會對「性」的風氣,但過程絕對不容易。

在上一篇,吳教授提到香港人性健康欠佳,難以令個人感到幸福,很大機會是源於缺乏足夠的性教育有關。

在教育局的課程發展中,「性教育」是屬於「德育、公民及國民教育」範疇裡的「價值觀教育」之一。基於「性教育」屬於校本課程,即是由學校根據其校風及價值取向,決定教授內容及時間[1],而近年亦欠缺一些關於學校推行性教育情況的調查,難以掌握性教育成效。

平機會於2018年提出「性教育」應是全面,包括兩性關係等元素,因而建議正名為「sexuality education」,取代「sex education」[2]。吳教授指出,「兩性關係」的重要性不可忽視,現時香港離婚率高企,「每兩對夫妻就有一對離婚,即係唔幸福啦,就算冇離婚,都唔代表一定幸福」。或許有人認為夫婦和睦幸福與否,只屬兩人及其家之事,與社會毫無關係,但吳教授表示若離婚或出現不幸福狀態,會令個人生產力下降,花費時間去尋求輔導幫助,亦有機會影響子女的成長。「呢啲都會增加社會成本,所以唔好話唔關社會事。」

至於如何改善,吳教授指出從學校角度,只著重學生中英數的主科成績,踏入中學階段,又要為公開試拼搏,在緊湊的課程中,「難以令老師投放時間教一啲本身唔屬於學術範疇的知識(性教育)」,吳續指教師可以教導「標準嘅嘢」(性教育)給學生,不過教授這些課程既沒有回報又花時間,因此普遍學校會較為忽略這部分。至於如何將性教育打入教育界,他認為要視乎整體社會風氣,「如果社會依然保守,支持力度就自然唔夠」。

吳教授另提到父母在「性教育」擔當的角色亦很重,「父母嘅優勢就係可以趁小朋友0歲時就教性教育,最簡單教導如何對待男/女,照顧性器官等等」,而父母有持續性,可以一直灌輸正確性教育至長大成人。

作為本地性健康服務機構之一,「關懷愛滋」除致力提供檢測服務外,亦會擔當教授正確性教育的工作,定期在本地學校、青少年服務團體和商業機構提供性教育培訓講座。本會亦推出「My Life Skills HK」,會提供更多專業性教育工作坊及性健康相關資訊。而在政策層面,與不同提供性教育的服務機構提倡全面性教育,為此亦曾向平機會及教育局的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提交建議書,建議規定性教育課時及檢視有關課程內容等。

提起「性」,亦不得不提「性小眾」議題。近年有不少本地研究都顯示公眾對性小眾的接納程度大增,不過政府卻仍未展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詢工作,用法律保護性小眾權益。被問到如何看《性傾向歧視條例》的立法,吳教授認為要盡快做諮詢,同時亦要清楚解釋「性傾向」是什麼,這個詞的定義不清晰,會令反對條例的人士認為「非常開放」和沒有底線。他聽過反對者認為諮詢及立法會違反某些道德觀念,例如戀童及亂倫,因此他建議性小眾團體需重新並收窄「性傾向」一詞的定義。他又建議,可著重「為社會提供生產力」的角度入手,「歷史上有唔少性小眾都係偉人,對社會有所貢獻,唔應該被忽略。」

綜合這個訪問,吳教授先後十多次提及「由性教育做起」,才可令社會擺脫對「性」的忌諱,改善社會對「性」的風氣,但過程絕對不容易。我們期望性教育工作者能克盡己任,以專業的態度向不同人士推廣性教育,政府亦能行前多步,改革本地性教育,以及盡快推動《性傾向歧視條例》的諮詢並因應民意,跟進立法的需要。

另外,為紀念12月1日世界愛滋病日以及「關懷愛滋」成立30周年,機構推出世界愛滋病日2020零標籤咖啡車,參加者只需於活動網站觀看有關愛滋病病毒預防的教育影片及回答簡單問卷,便可獲得THE COFFEE ACADEMÏCS送出的咖啡兌換碼,參加者可憑兌換碼到指定分店消費並換取免費咖啡乙杯。

資料來源:

  1. 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 《性教育》。下載自立法會網站,2020年8月20日。
  2. 平等機會委員會: 《學校性教育檢討意見書》。下載自平等機會委員會網站,2020年8月20日。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