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齡友善環境:行走篇】最溫暖也最熟悉的「家」,往往是高齡者跌倒風險最高的場域

【高齡友善環境:行走篇】最溫暖也最熟悉的「家」,往往是高齡者跌倒風險最高的場域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高齡者在「行走空間」中行動,「行走空間」則包括:家庭、社區等環境,「家」理應是最熟悉、也該是最溫暖的地方,但受到家庭型態、家庭關係、社經地位、教育程度等影響,甚至文化對老化的認識差異,致使家庭往往是高齡者跌倒風險最高的場域。

新冠肺炎除衝擊許多高齡者的生活,也改變了他們命運,但如果疫苗研發出來,這些威脅會隨之減少,可是生活環境中,許多阻礙高齡者行走的設施、增加高齡者行走不安全的障礙等,如果政府未意識到「高齡友善環境」的重要,無法落實跨部會或是局處去執行,這對高齡者生活上的威脅揮之不去如影隨形,因為行走是與外界互動的重要管道。

人是群聚、社會的動物,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是心理支持的重要來源,無論是家人間、或是親朋好友間,是有助於身心健康,對 高齡者是避免憂鬱,遠離認知功能退化的方式之一;人與人之間的互動除以言語,最重要還是經由「行動及交通」,讓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能從虛擬到實境,從想像到實際。

疫情期間,為避免病毒的傳播,減少人與人間的接觸,許多活動都取消,或改成視訊方式進行,對高齡者影響甚大,疫情總會雖著疫苗的研發出來而過去,人與人間的接觸與互動,仍會逐漸恢復。

高齡友善城市:如何打造自由與暢行無阻的友善環境?

高齡友善城市是世界衛生組織(WHO)為因應人口老化趨勢與高齡化社會需求,於2002年開始推展之計畫。世界衛生組織(WHO)於2002 年提出活躍老化(active ageing)的觀念,並定義為「提升民眾老年期生活品質,達到最適宜的健康、社會參與及安全的過程」,這也是目前國際組織制定高齡政策的主要核心架構。在政策建議方面,活力老化強調健康促進、社會參與、安全維護三大原則。

WHO在2007年發布「高齡友善城市指南」的8大面向及推動步驟,在高齡友善城市8大面向中,與高齡者「行動及交通」有關的如下:

  1. 無礙:持續改善公共空間,符合無障礙標準;如綠燈時間要夠長,要禮讓行人;維持社區的良好治安;
  2. 暢行:提供高齡者搭車的優惠、要有便利的大眾運輸或接送設計、針對行動不便者所設計專用的運輸工具;
  3. 通訊與資訊(Communication and information)。

讓家庭與社區共同在「行動與交通」上建立高齡友善環境著手,提供高齡者在行動與交通上,安全無虞、充分自主、自由自在等友善支持性的環境,政府可以政策規劃來誘導民間共同參與,主動逐步提供此一環境。

同時,經由社會教育、政府政策誘導等方式改變高齡者或其家庭成員的觀念,瞭解行動是需從家庭室內環境開始建立友善、支持性的環境空間,落實無障礙空間與通用設計,消極的可預防跌倒,積極的提供高齡者獨立自主的行動支持性環境,維持尊嚴、增進與社會互動、滿足個人自我實現與持續奉獻社會。

要能自由與創暢行無阻的「行動及交通」,除首要是在家庭是否能提供通用設計的支持性環境空間,其次是在社區、公共空間、大眾運輸系統等,是否能提供高齡友善觀念、行為、設施、環境等,讓高齡者不因身體功能性老化或退化後,在「行動及交通」受到影響,或將影響降到最低,經老人福祉科技或他人的協助下,依然可從事或使用「行動及交通」與他人互動、社會接觸,不致被困陷於床上、房內、家中。

高齡者生活上獨立自主能力、行動能力等,都代表著他們是否自我掌控及做為一位「人」的權利,甚至是尊嚴的象徵。在「高齡友善環境」中,是努力來維護高齡者尊嚴、協助與支持他們持續發揮獨立自主生活與行動等能力,對於高齡者肢體、認知、視覺等功能開始老化或退化,雖然每一位高齡者個別差異性很大,無法用單一標準或方法來檢視,「通用設計」則是最基本的規範。

shutterstock_101755562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最熟悉的「家」,往往是高齡者跌倒風險最高的場域

高齡者在「行走空間」中行動,「行走空間」則包括:家庭、社區等環境,「家」理應是最熟悉、也該是最溫暖的地方,但受到家庭型態、家庭關係、社經地位、教育程度等影響,甚至文化對老化的認識差異,致使家庭往往是高齡者跌倒風險最高的場域。

跌倒是許多國家65歲以上高齡者意外死亡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在台灣則是第二大死亡原因,並不是因為跌倒會立即死亡,而是因跌倒引發的各種合併症造成死亡。尤其,高齡者長者的認知及感官功能在視覺上的退化、動作障礙等會影響判斷力,在加上腦神經萎縮,影響到前庭功能及本體感覺等功能,進而影響平衡的維持,如何預防跌倒是十分重要課題。

有研究發現,70%的高齡者跌倒是發生在家中,又有一半跌倒原因與環境因素有關,除透過運動維持肢體功能,重要的還是能在家庭中提供無障礙空間的環境,要預防高齡者跌倒就必須排除環境中的危險因素如「地板、地板物質、樓梯等」。

台灣有研究調查顯示,健康高齡者跌倒地點以浴室最高、其次為樓梯、廚房、走廊、臥室;行動不便的高齡者則以臥室最高,其次為浴廁、客廳、走廊。大多數跌倒只發生於輕度至中等移位,如走路、上下樓梯、改變位置。高齡者跌倒後自述其成因,最常見環境因素是地板太滑、踩到或踢到地上的東西;最常見的個人因素是突然頭暈或眼前一片漆黑(眼黑矇)、突然大腿無力不支。

居家環境中,像是照明不足,牆壁亮度不夠,地板髒、亂、濕、滑,衛浴地面未做防滑處理,地毯太小、磨損、未固定好,走道堆放雜物,家具設計及擺設不當,床鋪過高或過低、坐椅過軟、過深或過低等,高齡者提較重物品,穿拖鞋或不合適的鞋子及褲子,尤其階梯無欄杆,階梯踏板磨損、不平、粗糙等都是造成高齡者跌倒的主因。

台泥董事長辜成允(他雖然當時僅63歲)在五星級飯店下樓梯時跌倒致死,那樓梯即是無扶手與欄杆,跌倒發生時,無法抓握任何物品來減緩衝擊。除寒冷、酷寒或高溫的天氣、公共場所地面不平或照明不足等戶外環境因素,都會提高跌倒、受傷的機率。

基本上,老年人對於環境因素的改變,不如中青年人那樣能作出及時、適時及足夠的快速反應。因此,居家環境因素在老年人跌倒的原因中,亦扮演著極其重要的角色。

高齡友善城市政策在台灣,還有持續在推動嗎?

當高齡者從家庭向外走向社區,無障礙與安全的公共空間(Outdoor spaces and buildings)則是關鍵與重要因素,這是包括關於愉悅與乾淨的環境、綠色空間的重要性、休憩環境、友善和健康的步道空間、人行安全空間、可及性、安全的環境、行走與自行車步道、友善的建築空間、適量的公共廁所和高齡消費者等層面。

如果以「WHO高齡友善城市評估因子」的標準來檢視台灣,從政府到民間,從社區到家庭都有著很大空間亟待努力。過去,衛生署時代,政府曾推廣高齡友善城市政策,於2010年開始,為讓高齡友善城市能夠徹底落實在台灣每個角落,國民健康署扮演著「倡議」(Advocate)、「促能」(Enable)及「媒介」(Mediate)等三大角色,帶領各縣市推動高齡友善城市計畫。

到了升格為衛福部之後,少有在高齡友善城市政策著墨,除每年固定行禮如儀舉辦健康城市暨高齡友善城市獎項評選活動,尤其疫情階段受到影響的政策更多,看不到高齡友善城市政策的持續推動,其他諸如:食安相關政策要不是因美豬進口議題,也被忽略掉,如果中央政府如此,遑論地方政府。

法規與政策無法落實的「通用空間設計」

就通用空間設計部分,剛過世的台灣通用設計推手的唐峰正先生所成立的「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就在致力於從民間來推廣通用設計理念,2006年創辦「通用設計獎」,2014年推動「住居空間通用化標章」。

內政部營建署及其所屬建築研究所則對通用設計相關設施分別訂定相關法規,進行許多研究報告,提出規畫設計手冊,譬如「建築技術規則建築設計施工編第十章」,自102年1月1日施行,明定新建、增建之公共與非公共建築物均需設置無障礙設施。「建築物無障礙設施設計規範」、「市區道路及附屬工程設計標準」、「內政部主管活動場所無障礙設施設備設計標準」、「各國家公園整體改善無障礙環境計畫」、「國家公園通用化設計規範」及「國家公園通用化設計示範性案例」專書、推動「市區道路人本環境建設計畫」等。

從法規及研究報告上,似乎台灣並未忽視通用設計的重要性,但實際生活上,近年來,因高齡化急遽發展,導致長照人口增加,「感受」到環境欠缺無障礙(barrier free)設計的輪椅族人數增加,才有更多家庭體會到通用設計對生活的重要性,發現法規與政策無法落實。

shutterstock_1735052855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住宅原本的設計,使得在家庭內,輪椅無法順利進出,浴室內無法順利迴轉,因老舊公寓無電梯,輪椅無法下樓出門,出門後,人行道上磁磚高低不平,還有電線桿、消防栓等設置擋在人行道中無法前進,還有為阻擋機車或車輛的障礙物也擋住輪椅前進,理論上「條條道路可通行」,實際上對輪椅族雖不再是「寸步難行」,但也是「充滿考驗」。

台灣的都市步行空間不足與品質不佳,長期以來多所詬病。台北市於郝龍斌市長時期(2007年)推動「機車退出騎樓、人行道」政策,同時規劃周邊提供相當比例的替代機車停車位,使得大樓的騎樓雖有「所有權私有,使用權公用」的法律特性,台北市已少見在騎樓堆放私人雜物、商家將商品外推至騎樓甚至馬路旁販售、或是攤販占據騎樓做生意,其他縣市雖陸續也規畫執行,但成效不章,關鍵是執法不力造成機車違規騎行、汽機車違規停放等問題,再仍有待努力。

「徒法不足以自行」,政策持續的宣導、執行、檢討、評估等都是目前高齡友善的「行走空間」該重新檢討的時刻,應融入到教育領域,從學校教育、社會教育到家庭教育。在高齡化社會中,要想減少長照人口,預防跌倒等議題是重要的策略之一,及以家庭與社區通用設計的環境支持,減少跌倒風險,達到成功老化、健康老化、活躍老化的目標,高齡友善的政策是多麼重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