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法案取消農作最低保障價格,農民攜帶補給湧向首都準備長期抗議

印度新法案取消農作最低保障價格,農民攜帶補給湧向首都準備長期抗議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印度北部農民周末湧向首都德里,抗議政府的新農業法案取消了最低收購價格的保障,將使農民任大盤商或大企業宰割。印度今年經濟受疫情衝擊大,不少人可能將重回貧窮線之下,而原本就貧困的農民則雪上加霜。

印度上週末發生大規模示威,逾30萬農民從北部旁遮普邦(Punjab)與哈里亞納邦(Haryana)南行至首都德里,抗議政府的農業改革法案放寬農產品價格管制,包含取消農作物最低保障價格,將使農民失去議價能力、受大型企業擺布。這些農民表示已帶了充足補給,若有必要,可待在首都持續抗爭數月。

綜合《華爾街日報》《衛報》報導,過去2個月,印度農民一直待在居住地抗議新的農業法,並未得到理會,於是組織前往首都抗議。他們大多步行,或有開著曳引機、或騎摩托車而來,在半路受到警方封鎖高速公路、以催淚瓦斯和水砲阻擋。警方更要求將9座體育場改建成臨時監獄來處置抗爭者,被德里政府以「農民不是罪犯」拒絕。

放寬管制、買賣更自由,為何反引來抗爭?

引起農民抗爭的法案有3項,於9月正式通過,主旨皆是改變農產品在印度國內的買賣和儲存方式。據《印度報》報導,法案分別為:

  • 《2020年農產品商貿推廣和便利化法》:允許農民直接與賣家交易,不必透過「農產市場委員會」(APMC)轉介,也不必支付手續費或交稅。
  • 《2020年價格保證和農業服務契約法》:簡化農民與市場之間的合約。
  • 《2020年必需品修正法》:將穀物、豆類、食用油、洋蔥等從必需品清單除名,其生產、儲存、運輸和銷售不再受政府嚴格監管,除非遇到戰爭或天災等特殊狀況。

《華爾街日報》分析指出,理論上從長遠來看,大多經濟學家都同意放鬆限制能使農民和消費者受益。在「農產市場委員會」機制下,農民只能將作物賣給委員會認證過的中小盤商;若取消這個制度,資本流動較為活絡,農民可以直接將作物出售給買家或食品加工廠。

但這不代表每個農民都能得到好處,特別是那些習慣以政府管理的市場機制出售農產品的人,過去在最低價格保證之下,至少保有穩定收入,未來則要面對更多不確定性。

RTX8CXLN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在德里附近的抗爭農民人潮。

抗爭集中在旁遮普邦和哈里亞納邦的原因,是因為這兩地農民最仰賴政府的最低價格保障收購機制。《印度報》引述農業部數據,過去5年,旁遮普邦85%水稻和小麥由政府以最低支持價(MSPs)收購,哈里亞納邦的政府收購比例也有75%;這兩地對「農產市場委員會」的投資也最多,建立了完善的抽傭系統和銷售網路,旁遮普邦每年藉此獲得350億盧比(約新台幣136億元)收入。

而在印度其他地方,農民早就不依賴農產市場委員會系統,已直接向當地小盤商接洽,全印度目前由農產市場委員會管理的交易據點只剩7000個。令這些農民較擔心的是第三項《2020年必需品修正法》,由於部分農產品被移出政府庫存控管清單,大盤商就能進行大宗購買,雖然可因此引入大量資金,但也將扭曲原有的競爭環境,小農首當其衝。

新法案被質疑圖利大公司,農民慘上加慘

《華爾街日報》指出,農業僅占印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17%,但印度13億人口有近一半仰賴農業維生,大多收入微薄;印度農民組織談判代表之一的柯哈(Abhimanyu Kohar)表示,印度8成以上農民其實都是小農,沒有能夠存放作物的設施,法案最終受益者就是大型企業。

旁遮普邦的農民沙南辛格(Satnam Singh)懷疑這些法案在現實中是否真能發揮作用,為農民帶來大戶,「我覺得沒有私人資本會流往我們這樣的小農戶」。哈里亞納邦的農民協會主席拉坦曼辛(Ratam Mann Singh)則表示,新法案通過前,完全沒有和農民協商過,「中央政府的法案將印度農民都出賣了」;他說許多農民帶來了毯子、食物和其他物資,打算長期抗戰,即使在此過冬也無妨。

RTX8CZ8P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抗爭農民攜帶充足物資準備長期抗議,照片中正在烤餅。

受疫情影響,印度今年面臨嚴重經濟困境。自今年3月至9月,印度的GDP大跌15.7%,這可能使印度上千萬人口再度回到貧窮線之下。然而印度政府束手無策,既不想舉債刺激經濟,也因為擔心通貨膨脹而不敢降低貸款利率。

印度總理莫迪(Modi)或許試圖透過放寬農業和勞動法規來吸引更多投資,不過這可能為他引來政敵攻訐。印度反對黨國民大會黨的國會領袖拉胡爾甘地(Rahul Gandhi)譴責莫迪政府的農業法案,指責為這些「農業黑法」辯護的人沒有為農民著想。

另一方面,農民抗爭爭取的權益除了最低支持價格外,有些要求被認為不合理。《衛報》指出,農民認為農地收割後必定得透過焚燒稻稈來清理農地,要求取消焚燒稻稈的罰款,但燒地的方式造成空氣汙染,在冬天對印度北部造成的影響尤其嚴重,因此被列為違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林宜萱
核稿編輯:黃筱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