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她—女性形象與才藝》特展:在男性主導的不同場域中,女性嶄露的絕世才藝

故宮《她—女性形象與才藝》特展:在男性主導的不同場域中,女性嶄露的絕世才藝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女力崛起的二十一世紀,女性早已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社會隱藏角色。台北故宮博物院從院藏書畫中,精挑細選七十一組精品,橫跨元代至民國,並依照主題與年代,分成兩大單元。

文:藍蒼

在中國漫長的歷史當中,女性在史料文獻當中多半不被記載,或是以男性附庸的身分出現,能夠以自身才華名留青史者,少之又少。然而,女性在文化發展的進程中,也擁有不容忽視的地位與貢獻。古代中國社會以男性為主導的環境、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觀念,導致許多女性終其一生不能充分發揮其才華。這些女性的處境與心聲,或許只能仰賴眾多優秀藝術品的詮釋,才能吸引他人的關注。

在女力崛起的二十一世紀,女性早已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社會隱藏角色。台北故宮博物院從院藏書畫中,精挑細選七十一組精品,橫跨元代至民國,並依照主題與年代,分成兩大單元—「群芳競秀」、「女史留芳」,展示出女性在由男性主導的不同場域中,曾經嶄露過的才藝。

故宮院藏品找「她」 宋代妝容淡雅元朝畫一字眉
Photo Credit: CNA

從故宮大廳鋪著紅地毯的樓梯拾階而上,就能在二樓的迎賓牆看到幾乎占據整個牆面,以粉色為主要色調的看板,上頭印製了古畫中的各種女性形象,並有「她-女性形象與才藝」特展的字樣,向每一個來訪故宮博物院的訪客推薦最新推出的主題特展。

跟隨指示標左轉,再往前直走,就能看到同樣以粉色裝飾的柱子和地板,以及一面直達天花板、懸掛了四幅畫作的巨大展櫃,而再往前走,就是這次「她」特展的陳列室,一間通往一間,有的大有的小,空間小的宛如女性閨閣,空間大的則有世家名門的居所之感,整個展場就像一幢古代大戶人家的院落,展櫃內繪製女性型態,或是由女性所作的書畫,就像一幀幀紀錄女性生活的照片一般,供觀眾描繪出她們的模樣。

群芳競秀 形形色色的她們

從古至今,對於女性的審美標準往往隨著時代變遷而有所改變,從唐代的豐腴健美,宋代的端莊婉約,再到明清以後崇尚的纖細瘦弱,對於美女的定義各朝各代皆不相同。

這些形形色色的古代女性樣態,透過各代文人畫家的筆墨丹青,或婀娜多姿,或對鏡妝點自己,或與文人雅士交遊,一筆一畫描繪出女性們的生活樣貌。畫中女子有的取自詩詞,有的取自歷史,有的取自軼事,但多出自於宮闈之中,因此陳列室裡也掛上了取自《漢宮春曉圖》的部分宮廷建築為圖樣的布幔,以及柱子上裝飾的窗格,讓觀眾彷彿走進宮廷之中,透過眼前一幅幅生動如照片的畫作,靜看美人們的一顰一笑以及日常生活。

這次展覽也展出了明代四大家之一的仇英所繪的《漢宮春曉圖》,長達574公分的圖卷,詳細描繪了漢代宮廷中的生活樣貌與嬪妃百態。慢慢移動腳步,自圖軸的一側行至另一側,隨著爛漫春光走進宮門,孩童在庭院裡嬉戲,一旁宮殿裡的仕女有的拿著扇子或許正準備要去服侍哪位嬪妃,有的則逗弄著窗外的孔雀。

再往裡走,可見宮女與內侍三三兩兩聚在一塊,或許在商量工作,或許在聊天,或許在採集樹葉上的露水,也有些圍坐在地上遊戲,或是在房內梳妝。而正對著庭院的亭台,聚集了一群伶人,有的聚在一角排練新舞步,有的燒著溫暖的炭火,以免春天時仍稍有些寒涼的風讓人著了涼,有的手握琵琶、二胡,有的彈奏古箏,或正在搬動古琴。在另一間比伶人們聚集的亭宇更大些的宮殿,則擺了不少桌案,有人在下棋,有人在繪畫,也有人在與幼童們玩耍或是慵懶的扶靠著桌案歇息。畫中人栩栩如生,耳邊好似還能聽見琴弦輕輕撥動發出的錚錚聲響,以及她們的婉轉笑語。

而位於最裡側的宮殿,則是整幅畫作中聚集最多人的地方。在殿宇中央,一名盛裝的女子端坐在一面屏風前,在她前方有一位畫師正在為她畫像,在殿宇兩旁有數名仕女手持團扇,也有一些女侍手捧香盒,有說有笑的觀看著眼前的畫像工作。這生動活潑的情景,即是毛延壽正在為王昭君畫像,畫中麗人與眼前美人相差無幾,當時王昭君又怎會知道自己的畫像會被畫師多加幾筆,造成其之後嫁予單于的命運呢?

女史留芳 歷史留名的她

在「群芳競秀」裡,我們看到了各式各樣的女性以及她們的生活群像,那麼在歷史中,屬於少數的她們的身影又如何透過書畫形象被保留下來?

女性的畫像,最常見的莫過於宮廷中皇后、太后的畫像,以及文人士子根據傳說、歷史所畫出的女性圖像,然而琴棋書畫並非文人的專屬技藝,也有許多女性擅長此四藝,但在這漫長的歷史時間當中,這些頗具才情的女性們能留下作品或是留下面容身影的卻只有極少數而已。

在本次特展中,除了展出多幅女性的繪畫作品以外,亦展出多幅宋元兩代的皇后畫像,一睹母儀天下、統御後宮的皇后們的面容,另外也有班婕妤、班昭等因才情而在歷史上留名的女性,藉由他們所留下的作品與事蹟而在畫軸上留下倩影。

眾多畫像之中,有一幅十分引人注目,它是一名東方臉孔的女性身穿西方的盔甲與頭盔,且畫作是以油畫繪成,在清一色的水墨美人畫作當中獨樹一格。這幅《油畫像》,畫中女性的身分尚無定論,曾經在二十世紀初時被訂為是香妃像,但因畫中人的面容與維吾爾族的形貌有所差別,因此推測另有其人,也有人猜測畫中女性可能是乾隆皇帝最寵愛的小公主。

《油畫像》的圖紙上有明顯的接痕,因此推測其本來應當不是整幅完整的畫作,可能原本是宮廷裝飾壁畫的一部分,後來因為其他原因而被拆下,另外成為一幅風格獨特的人物畫。至於它的作者為誰?因為畫中女性身著西方的戎裝,所以有人猜測作者可能是郎世寧所繪,但目前仍還未有定論。

故宮「她」特展  呈現國寶級畫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女真人善騎射,入關後仍保有尚武精神,皇帝出行狩獵,也常有后妃或是皇子宗女隨行,《油畫像》的女性雖然穿著西方鎧甲,而非清軍八旗的軍裝,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表現出清宮女性不卸武備的獨特樣貌,讓女性身分跳脫空間限制,不是只能待在閨閣之中吟詩作畫。

緩步走在陳列室裡頭,細細品味姿態各異的美人群像,從書信中的一字一句、畫作中的一筆一畫,感受她們隱匿在當時社會期待下的卓越才情,雖在當時她們未能在歷史上佔有一席之地,但在千百年後,我們隔著櫥窗欣賞這些作品,才女佳人們早已流芳百世。

節目資訊

  • 名稱:她—女性形象與才藝
  • 展期:2020.10.06-2020.12.27
  •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台北院區 202.208.210.212陳列室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