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難民客死印尼看守所,掀起印尼當局漠視人權涉貪疑雲

阿富汗難民客死印尼看守所,掀起印尼當局漠視人權涉貪疑雲
阿富汗難民卡西姆(左)10月底陳屍印尼棉蘭看守所,看守所說他自縊,表哥賈法(右)及其他難民提出疑點,指控看守所沒有提供卡西姆必要醫療,盼查明真相。(賈法提供)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死者卡西姆來自阿富汗加茲尼省,是當地少數族群哈扎拉族人(Hazaras),該族自19世紀後期以來受歧視,甚至屠殺,現今仍有數百萬族人流離失所。卡西姆先逃到巴基斯坦,約6年前落腳印尼

(中央社)阿富汗難民卡西姆6年前來到印尼,等候至第三國安置、與家人團聚機會,日前因故被關進看守所後不幸死亡,死因仍待查明。事件引發印尼當局漠視難民人權、涉貪汙等質疑。

警方根據醫院驗屍報告初步認定卡西姆(Qasem Musa)自縊引發窒息身亡。但卡西姆的表哥賈法(Jafar)以及同住北蘇門答臘省棉蘭(Medan)難民宿舍的朋友都不接受。他們指控看守所沒有提供卡西姆必要醫療,導致這起不幸。

卡西姆10月26日上午10時許被發現死於看守所。有難民取得現場照片,顯示卡西姆狀似用衣物綁在格柵窗自縊。但是他跪在地上,舌頭似乎沒有外露。難民懷疑,卡西姆死亡在先,看守所將現場布置成自殺,以逃避責任。

阿富汗難民被關印尼看守所 不幸客死異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阿富汗難民卡西姆逃離家園戰火,在印尼等候到第三國安置的機會,已經超過6年。他期盼有一天與妻小團圓 ,卻不幸在10月底死於印尼棉蘭的看守所。(民眾提供)

提供照片給中央社記者的難民表示,照片為當時在看守所的人拍下,轉給難民。

賈法說,警方事後向他們說明時也有出示現場照片,但不願提供;另外,驗屍報告近日出爐後,警方也以「印尼法律規定」為理由,拒絕提供。

印尼移民官員關押阿富汗難民卡西姆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棉蘭難民宿舍10月底發生難民打架衝突,阿富汗難 民卡西姆(中)頭部被重擊,他表示希望就醫,但移民 局官員愛德華(右)及另一名官員(左)推促他上車, 將他帶往看守所。幾天後卡西姆被發現在看守所死亡。 (難民提供)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棉蘭傳真 109年11月30日

這個難民宿舍10月23日發生打架衝突,監視畫面顯示,卡西姆頭部被拳頭重擊好幾下;之後移民局官員抵達,要將兩人帶往看守所。根據影片,卡西姆至少4度向官員反應,他頭部受傷需就醫;但官員不理,一路將他推出宿舍,推上移民局的車。

移民局官員愛德華(Edward Sianturi)對卡西姆說:「夠了,夠了。你安靜一點。你等一下,等一下。安靜,上車、上車。」於是,卡西姆被帶往不老灣(Belawan)碼頭附近的看守所單獨監禁。他50多個小時後死於牢房,年僅30歲。

這期間,卡西姆的朋友試圖聯絡他,但他在看守所內沒有手機。根據看守所規定,看守所不提供難民在拘留期間的食物和飲料。有難民帶餅乾要探望卡西姆,但看守所不准會見,難民只能將餅乾留給看守所的警衛。

化名阿卜杜爾(Abdul)的阿富汗難民最終設法透過別人的手機與卡西姆通話。阿卜杜爾在11月26日受訪時說,卡西姆告訴他,生病不舒服,頭部和耳朵部位受傷、疼痛。卡西姆希望阿卜杜爾找人帶錢給他,讓他能離開看守所。

難民客死印尼 棉蘭看守所否認疏失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印尼棉蘭看守所主任亨德拉莫寇24日指出,看守所處理 阿富汗難民卡西姆關押事件,一切依標準作業程序,沒 有疏失。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棉蘭攝 109年11月30日

化名亞利伯(Alipoor)的阿富汗難民說,他10月26日早上帶100萬印尼盾(約新台幣2000元)到看守所要給卡西姆,但警衛不准他進去。

亞利伯說:「我告訴警衛我帶了錢,要讓卡西姆獲釋。警衛說有人生病,要接受治療。警衛不說是誰,趕我們走。我們在附近等。警衛後來過來說,卡西姆自殺了。」

自卡西姆被關進看守所,到遺體被送到棉蘭軍醫院,沒有難民再看過他。直到賈法約在一週內抵達棉蘭,同意醫院驗屍,盼釐清死因。賈法住蘇門答臘島中部廖內省(Riau)省會柏干峇魯(Pekanbaru)難民宿舍。

出生於1989年的卡西姆來自阿富汗加茲尼省(Ghazni),是阿富汗的少數族群哈扎拉族人(Hazaras)。哈扎拉族自19世紀後期以來受歧視、迫害、甚至屠殺,據統計,已有數百萬族人流離失所。卡西姆先逃到巴基斯坦,約6年前落腳印尼。

亞利伯說,卡西姆人很好,很會做麵包,他從沒看過卡西姆打架。「我們常一起野餐、閒聊。卡西姆常拿他太太和3個小孩的照片給我看,總說我們有一天會去美國、加拿大、紐西蘭或澳洲」;「他說他和妻小團圓,我則說我會結婚」。

關押卡西姆的看守所是由移民局管理,隸屬印尼的司法人權部。

亞利伯說,移民局把人從難民宿舍帶走,就對他的安全負有責任,「卡西姆生病,應該讓他就醫。我們是人,需要食物、水、醫療」。

記者問到,為何需要帶錢到看守所才能讓卡西姆獲釋。已滯留棉蘭6年的阿富汗難民布萊恩(Bryan,化名)說,移民局有很多管理難民宿舍的規定,經常派人查察是否有人違規;如果有,就會把人帶到看守所,藉此向難民索錢。

布萊恩說,移民局官員慣性貪汙,很多難民曾有類似遭遇。

他說,分配難民宿舍的國際移民組織(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igration,IOM)及聯合國難民署(UNHCR)「其實都知道這個問題」。難民也曾向位於雅加達的印尼移民總局及日內瓦的聯合國陳情,但「都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難民客死印尼 棉蘭看守所遭控貪汙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在印尼等候到第三國安置的多名難民指控印尼棉蘭看守 所官員慣性貪汙,常藉故將難民關押到看守所,難民要 給錢才能獲釋。圖為看守所外觀。 中央社記者石秀娟棉蘭攝 109年11月30日

記者11月24日採訪看守所主任亨德拉莫寇 (V.P. Hendratmoko),他不願意在攝影鏡頭前露臉。亨德拉莫寇說,看守所內有小診所,「如果卡西姆有病痛,看守所會依標準作業程序給他醫療照護。但是他沒有抱怨有病痛」。

亨德拉莫寇否認有難民想要探望卡西姆卻遭看守所拒絕一事。他說,有可能朋友到的時間不是明定的探訪時間。另外,看守所規定,難民必須自行負擔食物和飲料,看守所會幫忙買,看守所不會用收受賄賂的方式交換受刑人獲釋。

不老灣港區刑事偵查組長卡德克(Kadek Cahyadi)11月26日指出,根據驗屍報告的結論及看守所值班守衛的供詞,初步認定卡西姆是自殺引發窒息身亡。

至於難民提出卡西姆膝蓋跪地的疑點,卡德克說,他的膝蓋與地板仍有距離,「看似足夠造成死亡」,警方在現場看見他舌頭外露。警方「有可能繼續調查」,再盤問包括難民等證人。目前無法得出先死亡後才被偽裝為自殺的結論。

卡德克說,警方不知道卡西姆被送進看守所前是否因打架而頭部受傷。調查難民宿舍衝突是棉蘭市警察的職責。看守所是否有疏失或處理失當是看守所的權責。

印尼司法人權部棉蘭辦公室回覆記者詢問時表示,無法就卡西姆案接受訪問。記者在截稿前未能取得聯合國難民署印尼辦公室以及國際移民組織的說法。

賈法說,卡西姆是個性溫和、忍耐性很強的人。他被帶到看守所前多次表示頭部受傷,如果當時能就醫,他現在還活著。希望能找出他真正的死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