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推崇台灣的防疫成果,但印尼也不可能放棄中國這艘「經濟救生艇」

雖推崇台灣的防疫成果,但印尼也不可能放棄中國這艘「經濟救生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社會上有些學者已開始警覺並提醒印尼政府切勿倚賴中國過深,但本就希望在經濟上急起直追的印尼,被嚴峻的新冠疫情硬生生打回原形,冀望中國的疫苗與經濟援手,是印尼希望在短期內最快復甦的救生圈。

今年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攪亂原本讓世界習以為常的「國際秩序」,各國幾乎被迫在中美兩國之間選邊站的緊張態勢,至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已臻頂峰,台灣許多媒體似乎更喜歡放大報導某些國家現今對中國多有仇視態度云云。但弔詭的是,目前我所處的印尼,就算在台灣外交部與台灣駐印代表處的努力下,藉著大力分享台灣此次種種傲人的防疫經驗,大大提升當地媒體對台灣的關注與讚賞,即便已清楚地形塑出台灣與中國的異同,當地社會卻無「魚與熊掌不可兼得」之情,也就是說,尊敬台灣並不代表就會敵視中國,更有甚者,將中國視為尊崇的對象,認為如此大國能將疫情「控制得宜」並迅速發展出「平價有效的疫苗」,實讓仍處東南亞疫情嚴峻之最的印尼,難以望其項背。

數週前,印尼內閣中眾所皆知權力幾乎首屈一指的「統籌部長」Luhut Pandjaitan到訪北京,商討印尼與中國合作疫苗事宜。中國承諾將協助印尼使之成為東南亞的疫苗生產中心,相對的,疫情嚴重的印尼當然也有助在疫苗試驗過程中提供更多的臨床試驗者,以填補中國國內或有因缺乏信心而導致試驗者不足的缺口,兩國各取所需。

shutterstock_1796555308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但另一項更出人意表的協定,是兩國同意之後的貿易與投資協定,將直接以印尼盾與人民幣交易,不再使用美金。試想世界人口第一大與第四大人口國,不依「國際慣例」以美金交易,卻發展出一套自訂的交易模式,中國有膽識提議,印尼有勇氣配合,暫不說這樣的協議不知會否為國際商務帶來新的潮流,但不可諱言對倚賴美金的全球商務與美國金融本身,都將是一大撞擊與挑戰。

根據印尼投資統籌局(BKPM)2019年至2020年的最新資料顯示,中國已是繼新加坡之後對印尼的最大外資(Foreign Direct Invest,2019年第四季時甚至超越新加坡成最大外資),投資大宗為交通基礎建設、工業、與觀光旅遊業,中國同時也是印尼最大貿易夥伴,種種經濟數據都顯示出印尼與中國的連結日深,除了兩國基於現實利益的考量,個人認為印尼華人對於中國的特殊情感也有一定的推波助瀾。

印尼社會舉足輕重的企業家大致有7至8成為華人,這些企業家本身多為從中國移民至印尼的第一代與第二代華人,青少年成長期間,受中國共產黨「教育」的影響或深或淺,對「祖國」也懷有特殊的濃厚情感,對久遠的「中華文化」其珍愛與推崇程度,或許更遠勝我們在台灣。一方面或為對自己「不忘本」的期許,但若深究其因,大概多是希望以此區別自己的根與文化,有別於印尼原住民。

至今這些第一、二代華人,若在華人圈中聚會,提到原住民,用「番仔」(音同閩南語)稱呼者仍不在少數,由此可知印尼華人即便在印尼落地生根,但某些觀念卻仍根深蒂固。每逢中國有大災難,許多印尼華人企業家捐款之慷慨,大概都遠多於對印尼災難的捐助。(但第三代或是新生代的印尼華人已開始將觀注力拉回生長的印尼,並非中國,此暫不贅述。)這些印尼華人企業家多數不直接參與政治,但以資金或人脈支持某些華人或是本地原住民的政治人物是多有所在。

這些掌控國家權力的政治人物也或許正因如此,與中國有了或深或淺的連結,許多國家方向與政策決斷若要獨立於這些連結關係,怕是不太容易。即便社會上有些學者已開始警覺並提醒印尼政府切勿倚賴中國過深,但本就希望在經濟上急起直追的印尼,被嚴峻的新冠疫情硬生生打回原形,冀望中國的疫苗與經濟援手,是印尼希望在短期內最快復甦的救生圈。

RTX6G9KH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和印尼統籌部長Luhut Pandjaitan於2018年會面的檔案照。

這也大概可以說明了印尼雖推崇敬仰台灣的防疫,卻也不可能放棄中國這艘救生艇。中國強勢的要世界在台灣與他們之間二選一,台灣卻也不可天真企盼各個國家能真正鄙棄「鴨霸」勢力而選擇與我們同在,畢竟每個國家都有各自的利益與考量,我們所處的是現實世界,不是「正義永遠戰勝邪惡」的二分法動漫世界。台灣只有自己站起來,讓別人看見我們,要有實力讓人深覺我們是不可或缺的夥伴,才是長久之計。畢竟,「靠人人老,靠自己最好。」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