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女大生命案:家屬要求「國賠」和「引渡送審」可行嗎?

馬來西亞女大生命案:家屬要求「國賠」和「引渡送審」可行嗎?
圖為長榮大學外籍女學生遭擄殺害,女大生父母來台為愛女辦後事|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女大生在台南的命案中,蔡英文提到「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的慰問信,讓家屬認定「意外是台灣當局疏忽所造成」而要求國賠,也希望能「引渡」犯人至有死刑的馬來西亞受審,但在法律上這兩項要求是可行的嗎?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鍾姓女大生命案,案情引起兩國國民群情激憤,死者家屬回國後與委任律師葉海量,於23日召開記者會隔空向台灣喊話,除了委請中華民國律師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林瑞成律師要求台灣「國賠」,還呼籲司法單位將嫌犯處以極刑,以滿足家屬及全馬來西亞人民的期待,並表示若台灣法官無法做到,家屬與律師將不惜一切代價,透過法律行動將犯人引渡回馬來西亞審判。

此聲明一出立即引起網友熱烈討論,也讓法界人士嘩然,究竟這些要求真的可行嗎?

國賠,不是總統一句話說了算!

媒體大肆報導蔡英文寫給家屬的一封慰問信,內容提到「因為我們的疏忽,讓您們失去愛女」,讓家屬認定「意外是台灣當局疏忽所造成」,並因此成為要求國賠的依據。

但細看《國賠法》第2條與第3條,滿足國賠的條件需要這幾項:

  1. 公務員在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過程中,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到人民的自由或權利
  2. 公務員執行職務時因怠惰導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
  3. 公共設施因欠缺設置或管理,導致人民生命、身體、人身自由或財產受損害

而受害家屬提的國賠依據,可能得根據下方幾項條件提出更直接的證明:

  1. 台南警方是否失職,在嫌犯先前對另名女學生下手未遂時有吃案嫌疑,沒有積極偵查處理,而發生後續憾事。
  2. 案發時因區公所未修理路燈,這是否代表公部門疏忽導致被害人死亡有關。

至於蔡英文的信件內容,僅是被家屬與律師視為「為上述兩點背書」的依據,並非拿總統信件內容提國賠需求,可能得先釐清這一點。

涉勒斃外籍女大生 嫌疑人移送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另外,若要聲請國賠,依照《國賠法》第9條「以該公務員所屬機關為賠償義務機關」,因此對應機關應該是台南市政府,而且在訴訟前也會先由被告機關與家屬協議調解,真不行才進入法庭審判,因此也並非民眾想的是「國家層級的賠付」,而是由台南市政府做賠付。

引渡罪犯,法律立基點難度高

在沒有引渡條約的狀況下,引渡的使用時機,用比較白話的方式來舉例是:

「A國的人民在A國犯案後,潛逃到B國,A國要求B國將犯人送回A國,讓犯人面對A國司法審判」

的流程。

但今天案件的狀況是:嫌犯為中華民國國民,在台南殺害馬來西亞籍學生,被台南警方逮捕到案,對照上述的例子,可以得知:

  • 嫌犯不是馬來西亞人
  • 嫌犯沒有在馬來西亞犯案後潛逃到台灣
  • 嫌犯觸犯的是台灣的法律,並非馬來西亞的法律

因此根據《引渡法》第4條「請求引渡之人犯,為中華民國國民時,應拒絕引渡」,光是這條恐怕就難以讓家屬如願。

h5m30i134juwgt4rraatn6hu8k9094
長榮大學馬來西亞籍女學生遭強擄殺害,女學生父母到高雄市阿蓮區的棄屍地點招魂|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另外,台灣跟馬來西亞並沒有簽訂任何引渡協議,加上犯人是中華民國國民,台灣有審判權,而《引渡法》第5條提到「請求引渡的罪犯,在經過中華民國法院不起訴,或判決無罪、免刑、免訴、不受理,或已判處罪刑,或正在審理中,或已赦免者,應拒絕引渡」,因此當判決定讞後,即便家屬不滿結果,也無法提出引渡請求。

這起命案讓人痛心,雖然能理解家屬的悲憤,台南市長黃偉哲也釋出最大的善意,不過畢竟還是得依照法規行事,該如何在司法與民意之間權衡,給家屬一個合理交代,是當前台南市政府最重要的挑戰。

(若您對其他刑法內容有興趣,歡迎參考法律010文章,如果您有找律師需求,這裡有法律諮詢直達傳送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