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甚麼「包山王」黎志偉要連人帶輪椅攀上如心廣場?

為甚麼「包山王」黎志偉要連人帶輪椅攀上如心廣場?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黎志偉挑戰攀登荃灣如心廣場,被質疑:「為甚麼做攀登要繼續坐輪椅的呢?沒有輪椅不是會令負重更輕嗎?」黎志偉回覆時有點支吾以對。

日前「包山王」黎志偉為香港大學矯形及創傷外科學系籌款購買脊柱受傷患者所需復康儀器,挑戰攀登荃灣如心廣場。

消息在社交網站傳開了以後,有一則留言是這樣寫的:「為甚麼黎志偉做攀登要繼續坐輪椅的呢?沒有輪椅不是會令負重更輕,更容易爬高一點嗎?」黎志偉有親自回覆,可是有點支吾以對。

首先我們要瞭解脊髓損傷。除了受傷的脊髓以下的感覺和運動神經受到影響外,身體其他的神經系統操作也會受到影響。當中自律神經系統毋需用意識去控制身體內臟的功能,這套系統是由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系統的活動去平衡心跳、血管和氣管的擴張/收縮、腸道蠕動、胃酸膽汁的分泌等等,而中樞和週邊神經系統會提供不同資訊控制這兩個神經系統的運作。

Gray839-zh
Photo credit: Sumtec CC BY SA 4.0

隨時有生命危險

但當脊髓損傷在胸椎第六節(T6)或以上,而受傷脊髓以下的感官範圍受到不同傷害性的刺激,正常的交感神經刺激不能透過脊髓傳到中樞神經系統,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的平衡就會被打破。該節脊髓以下的血管會透過脊髓神經反射快速收縮減少血流量,大量血液會被逼到該脊髓以上的血管甚至會倒流到大靜脈和心臟,形成高血壓的症狀。而大動脈裏面的血壓感應因此會刺激副交感神經系統,經過迷走神經刺激血管重新擴張。

因為脊髓功能已經受到永久傷害,神經線傳達的訊息不能有效到達脊髓損傷以下的位置,所以受傷位置以下的血管仍然是不能擴張,導致這身體部分會發冷;反而受傷位置以上的身體部分會有副交感神經刺激會有冒汗、心跳減慢、劇烈頭痛、鼻塞、面部潮紅、肌肉痙攣、噁心、呼吸困難等症狀,當然,血壓仍然會不斷颷升,隨時可以有生命危險。

為甚麼是第六節胸椎?因為該脊髓神經控制的各內臟是血液庫存的大戶,所以當這脊髓以下的身體部分受到刺激,交感神經和副交感神經系統的失衡會影響大部分的內臟血管的不良收縮,受影響的血流量也會極其龐大。

至少輪椅是個安全位置

而引起神經系統失衡的成因可以是膀胱和內陰受到摘壓、尿潴留、便秘、皮膚曬傷割傷蚊叮蟲咬長褥瘡、筋骨肢體受到擠壓甚至骨折。另外經痛、性行為及若干醫療狀況(例如心臟病發、哮喘、肺炎和腿部血栓等)都可以誘發自律神經異常反射。

一般攀登的安全繩都要縛在胯下位置以穩定重心,但索帶對內陰的擠壓,和皮膚的磨擦每每都是可以讓吊在半空的黎志偉的生命有所威脅。亦因為這病症由病發到對生命有危險可以發展得非常快速,如果在途中遇上任何問題,救護人員其實也沒甚麼辦法可以在半空將他拯救到安全地方進行治理。

而在半空有坐著輪椅,若果途中黎志偉的身體遇有任何狀況,至少他的輪椅算是一個安全位置。支援殘奧項目的醫療人員在訓練和比賽期間也會有同樣的意識要預防此類狀況﹐若不幸在訓練比賽期間有相關症狀,也懂得將引發症狀的刺激移除(是的,物理治療師在這時侯也要懂得排導尿管),立即轉介急診治理。

疫症期間籌款

有人質疑在疫症期間搞這類創舉式籌款活動會否引發參與人仕的感染風險。疫情雖然肆虐,但長期病患和永久殘疾人仕在生活上遇到的特殊挑戰只會增加沒有減少。

康復器材的研發和使用在醫學昌明的世代仍然是一件奢侈品,但這也是患者們力爭自理能力,減少對照顧者依賴的成本。不論是香港首兩個供頸椎受損,失去橫隔膜呼吸能力患者使用的電子起搏器(這樣就可以讓患者毋需長期使用呼吸機),還是供截癱患者站立和行走的外骨骼,將來都會是脊髓患者的生活必需品。

文章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看作者Facebook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