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裡的異鄉人》:如果我要寫信給路易斯安那州那些右派朋友,我會這樣說

《家鄉裡的異鄉人》:如果我要寫信給路易斯安那州那些右派朋友,我會這樣說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些底層右派白人原本自認能順利追逐美國夢,但在聯邦政府干涉下,讓他們覺得遭受移民、女人、黑人等弱勢群體的「插隊」。如今,政治正確的風氣卻讓他們飽受圍剿與嘲諷,不敢說出內心感受,使他們的處境宛如家鄉裡的異鄉人,直到敢言的民粹領袖川普為他們出一口氣。

文: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Russell Hochschild)

第十六章 他們說天堂裡綠樹成蔭

(前略)

「受害者」是我那些路易斯安那州茶黨朋友最不願意拿來描述自己的字。他們不想成為「可憐的我們」。身為團隊至上者、膜拜者和牛仔,他們對於自己能挺過迎面而來的困難感到驕傲。但是,有鑑於他們失去了家園、飲用水,甚至失去經濟體中非石油部門的工作,已經沒有更恰當的字眼可用了;他們就是受害者。路州州民的確是整個美國工業體系中獻祭的羔羊。

無論是左派還是右派,大家都開開心心使用塑膠梳子、牙刷、手機和汽車,但並不是全部的人都得為此付出高污染的代價。如同本書研究所顯示,紅州為此付出更多的代價,部分原因是他們自己投票支持放鬆管制,另個部分則是因為他們在社會領域中接觸的政治、工業、電視頻道與教會佈道台,歡迎他們這樣做。由此看來,藍州的州民兩者兼得,而紅州的許多人卻兩頭空。弔詭的是,右派的政治人物訴諸這種受害感,即使正是前州長金達爾所做的這一類政策造成問題惡化。

但同時,左右兩派都需要對方,例如藍州的沿海城市和內陸城市,需要紅州的能源和有錢的社區。中西部和南部的農村需要透過都會區來接觸更多元廣闊的世界。正如社會學家理查.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所言:「藍州的知識經濟有賴紅州的能源才得以運轉;反過來,紅州的能源經濟則依賴密集的沿海城市和都會地區,不僅僅是要他們的市場和移民,還有賴他們所提供的技術和人才。」

在這趟旅程中,我受挫於移情之牆的複雜性和高度。但是,我遇見的路州人愛開玩笑,又熱情接待一個來自加州柏克萊的陌生人,他們讓我知道在人性之下,這道牆絕對能輕易倒下。而且只要就事論事,的確存在實際合作的機會。國會中的左派與右派現在都同意減少監獄人口這項目標。年輕的保守主義者遠比他們的長輩更關心環境問題。我上次看到沙夫時,他令我吃驚地提出了一個跨出去的議題:「巨額的金錢加深我們之間的分歧,讓我們擺脫政治吧!兩方都是!」

我現在坐在加州家中的書桌上,我的通訊簿中有新朋友的名字,也希望能繼續保持聯繫,我從書房的窗戶向外凝望。灰色的雲在北方遠處升起(那是舊金山灣東岸的里奇蒙雪佛龍〔Richmond Chevron〕煉油廠)。我才想到印德河溝的災難其實離我們並不是太遠。

一九六九年,聯合石油公司(Union Oil)在加州聖塔芭芭拉(Santa Barbara)的外海外洩,這是當時美國最大的石油外漏事故,其他地方也有洩漏事故。雖然藍州比紅州乾淨,但這個挑戰卻是全國性的,而且還不斷增長。經過數十年的改善之後,從二〇〇九年以來,全國的空氣、水和土地污染率再度上升。本書關注的「由小見大」問題(即環境污染)深深提醒我們所有人,在深層故事和政治之外,攸關生死存亡的事情有多重要。

如果我要寫一封信給我進步自由派(左派)的朋友,我會這樣說:

為什麼不去瞭解那些在你政治圈外的人在想什麼?先把艾恩.蘭德(Ayn Rand)撇在一邊吧;她是他們的精神導師沒錯,但你會發現這群人並不如你預期的那樣自私,真實的情況並非蘭德描述的那樣。你可能會遇到一些非常好的人,他們會教你許多事,關乎強韌的社區、勇氣和韌性。

你可能認定,強大的右派組織者(為追求他們的經濟利益)「勾引」右派的草根支持者時,是訴諸支持者本性中的壞天使(bad angels),像是貪婪、自私、種族不寬容、恐同,以及渴望擺脫用來扶弱濟貧的稅金。如我在川普紐奧良造勢大會看到的那樣,不少這類訴求延續著。但是,這掩蓋了另個面向,也就是右派的好天使(good angels),他們在令人恐慌的經濟年代依然好好排隊的耐心,以及保持忠誠、犧牲和堅毅的能力——這些都是他們深層故事自我的特性。

想想當你處在他們情境下手裡的可能選項,到頭來,你必能更貼近他們的觀點。

如果我要寫信給我路易斯安那州那些右派的朋友,我可能會說:

有很多進步自由派,並不會比你更滿意國家的政治選擇。許多人也會在你們一部分的深層故事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正如一位60歲在舊金山小學擔任教師的白人女性所說:「我是一名自由派,但是,嘿,我可以同理排隊等待的那部分。」我知道你心中的目標(有活力的社區生活、充分的就業、勞動的尊嚴、自由),但是你所擁抱的那些政策能達成這些目標嗎?你當然想要好的工作和收入。

你可能不想聽到以下這段話,但是歷史上,民主黨在收入和就業的表現都比共和黨更好。例如,在《公牛、熊和投票箱》(Bulls, Bears, and the Ballot Box)一書中,迪特里克(Bob Deitrick)和戈爾德法布(Lew Goldfarb)就點出過去80年以來,在12項指標中的11項,民主黨總統領導時的經濟表現優於共和黨時期。不過,政黨之間的分歧並非清楚可見;去管制化年代裡的民主黨員比爾.柯林頓(Bill Clinton)普遍受到右派支持,然而共和黨的尼克森卻啟動現在普遍受左派支持的環境管制。

路州人,看看挪威吧。這是一個小型的資本主義民主國家,人口數大約和路州五百萬人相當。它有長長的海岸,而人民和你們一樣渴望海水、船舶和釣魚。挪威和你們一樣也有石油。但是,路易斯安那州和挪威之間的區別在於兩者的治理哲學不同,抱持的自由(freedom)概念也不同。挪威人期望(也確實)從那些當選的政府官員那裡得到許多東西。挪威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國家主權財富基金(八千億美元),挪威人多數都是過著中上階級的生活水準。

隨著如此富裕的生活,使他們在健康、教育與整體福利方面都得到很高的分數,他們享受免於匱乏的自由(freedom from need)。我們美國人有自己的文化,我們最棒的優點是善於吸取來自世界各地的好點子。從長遠來看,我們也許可以將自己從石油產業中解放出來,而與此同時,為了尋求「金達爾模式」的替代方案,很值得思考怎麼做才能讓路州從它的大悖論中「解放」出來。

隨著你逐漸瞭解他們之後,就會發現進步派有他們自己的深層故事,是跟你的故事相似的深層故事,卻也是他們覺得可能被你誤解的深層故事。在這些故事裡,人們圍繞在一個巨大的公共廣場,廣場裡頭是提供給兒童的創意科學博物館、公共藝術與劇場節目、圖書館、學校,最先進且開放給大家使用的公共基礎設施。他們為此感到非常自豪。他們之中的一些人建造了它。外人可以加入這群站在廣場四周的人們,因為現在是自己人的,很多在過去也曾是外人;融合和接受差異似乎是自由女神所代表的美國價值。

但是在自由派的深層故事中,發生了令人震驚的事件。掠奪者入侵公共廣場、大肆拆除,並在公共建築中心偷走磚塊和混凝土塊,可說是自私至極。目睹傷口上灑鹽的行徑,公共廣場的捍衛者無助地看著那些拆除了公共廣場的人,用那些磚塊和混凝土建造私人偽豪宅(McMansions),進而將整個公共領域私有化。那就是自由派深層故事的要旨,而右派則無法理解為何自由派將他們那充滿創意且得來不易的公共領域,視為美國生活中強大的整合力量,並對這點感到非常驕傲。諷刺的是,你和左派之間的共同點遠超出你想像,因為許多左派也覺得自己像是家鄉裡的異鄉人

由於我們有不同的深層故事,左派和右派專注在不同的衝突,各自擁有對於不公平的相關觀念。左派注意的是私部門、頂層階級的1%,還有剩下99%之中輪廓逐漸清楚的下層階級。這是自由派的引爆點。右派認為公部門是「接受者」(takers)的專屬服務櫃臺,這群接受他人施予的恩惠之人愈來愈多且不事生產。

但是,萊許(Robert Reich)則認為更根本的衝突發生在第三個位置,即在地資本主義和全球資本主義之間、競爭性資本主義和壟斷資本主義(competitive and monopoly capitalism)之間。萊許預測:「美國政治的主要分界線,將由民主黨對抗共和黨,轉向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對抗建制派。」這條線將區分出「認為比賽受到操縱,以及認為比賽未受到操縱的人。」

諷刺的是,在此一政治分裂下,雙方都在努力應對全球資本主義嶄新卻駭人的面貌。在一個極度自動化和全球化的時代,收入停滯或下滑的那90%的人要如何應對?對於茶黨而言,答案在於團結家庭和教堂周遭的人,然後卑躬屈膝,懇求跨國公司從世界各地過來。這是南方統治者過去用來吸引新英格蘭的紡織廠或紐澤西與加州汽車廠的策略,他們提供較低的薪資、反工會的立法、降低企業稅並給予更多財政誘因。

對於左派自由派來說,最好的方法是透過世界一流的公共基礎設施和頂尖大學來滋養新的企業。例如許多人口中新工業時代的大本營:矽谷(與谷哥、推特、蘋果和臉書)一帶,還有電動車與太陽能產業。由此看來,紅州就是走路州模式,藍州就是加州模式。

有趣的是,雙方都呼籲要有一個行動主義的政府來回應全球資本主義的新挑戰,但是要對不同的事情積極。當金達爾把路易斯安那州納稅人十六億美金當成私人企業的「誘因」時,他是一名政府行動主義者。自由派的政治人物要求恢復我們殘破不堪的基礎設施則是另一種行動主義者。而且在兩黨之外還有一些想法尚在萌芽。

相關書摘 ►《家鄉裡的異鄉人》:從討厭騙子,一路滑坡到憎恨聯邦政府,為何有這種跳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家鄉裡的異鄉人:美國右派的憤怒與哀愁》,群學出版

作者:亞莉.霍希爾德 (Arlie Russell Hochschild)
譯者:許雅淑、李宗義

  • TAAZE讀冊生活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自由派來到川粉票倉,理解異溫層為何深信
他們的美國夢被插隊?

跨越政治分歧的暖心鉅作
同理卻不流於濫情,厚實敘事搭以深刻分析

本書榮登紐約時報暢銷書榜

2016年,川普以政治素人之姿當選美國總統,媒體界譽之為黑天鵝效應,而自由派則視之為平權運動的反挫。社會學家霍希爾德(Arlie R. Hochschild)造訪路易斯安那州,該地是茶黨(Tea Party)運動的重鎮,孕育出無數死忠的右派群眾,堪稱川普現象的推手。作者發現,她這些右派朋友的主觀感受,和他們的客觀處境往往相互矛盾:他們明明是環境污染的直接受害者,卻否認氣候變遷;他們明明是最需要福利救助的社會底層,卻反對「大政府」又支持大企業。這種弔詭從何而來?

這些底層右派白人的生命故事,透露出他們感受的根源。右派原本自認能順利追逐美國夢,但在聯邦政府干涉下,讓他們覺得遭受移民、女人、黑人等弱勢群體的「插隊」。對稅收的偏惡、對信仰的忠誠,與對國族榮譽的驕傲,是右派政治理念的三大支柱。但如今,政治正確的風氣卻讓他們飽受圍剿與嘲諷,不敢說出內心感受,使他們的處境宛如家鄉裡的異鄉人,直到敢言的民粹領袖川普為他們出一口氣。

雖然作者Hochschild在諸多議題如同婚、環保和右派站在相反立場,但她並不放棄跨出同溫層的希望。透過貼近底層右派群眾的生活,作者期盼能為政治分裂日益嚴重的社會,搭起一座相互理解的橋樑。在這個全球吹起右翼民粹主義旋風,進步派卻視為「大倒退」的時代,本書的出版可謂再及時也不過。

本書特色

  • 資料兼具深度與厚度,歷時5年、訪談60名報導人、累積4000多頁逐字稿。
  • 人物描寫充滿立體感,充分連結個人煩惱與公共議題,呈現社會學式的想像,適合用作人文社科的通俗讀本。
  • 對自詡進步左派,卻苦於將理念傳達給不同背景的朋友,本書作者親身力行如何打破同溫層,搭起相互理解的橋樑。
  • 為什麼弱勢的群體反而常支持傾向挺大企業、加劇社會不平等的右派政黨?這是個全球性現象,亦可見於台灣,而本書進行了極深入的實地考察。
  • 強調情感在政治中的角色,而非只看見經濟利益。在民粹的年代,此種切入角度已成為顯學。
  • 欲瞭解BLM(黑人的命也是命)運動興起的時代背景,本書對茶黨、川普、美國南方白人的分析,提供了種族議題的絕佳參照。
  • 以路易斯安那的石化產業為例,打破「環保與經濟」非此即彼的虛假二分。
  • 對於必然伴隨全球資本主義而來的「犧牲體系」,本書展開了深切的反省,有助於我們思索底層與右派的論述如何結合。
  • 戳破保守派的諸多迷思與意識形態:

(X)政府補貼工業有助於增加就業機會
(O)並無明確證據支持這點;新的就業機會也多半外流給移工,而非居民
(X)提高福利,依賴福利的人就不會工作
(O)許多領社會福利的人仍有工作在身,事實上窮忙族靠福利補貼維持收入,反而應被視為政府施惠給企業的福利

getImage
Photo Credit: 群學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王祖鵬


猜你喜歡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當個人化服務成為剛性需求 品牌如何利用CRM優化後疫情時代的商業模式
photo credit:shutter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隨著數位時代演變,個人化服務漸受各方企業重視,本文以數位CRM系統所衍生之各項服務為例,說明PChome如何將「MarTech」運用在個人化服務中,以及其所扮演的各種關鍵性角色。

隨著iOS14的社群隱私權政策改變,以往透過數位廣告帶來的流量紅利已隨之消退,追蹤用戶使用習慣與興趣所帶來的轉換率更是逐漸降低,加上疫情影響,線上消費數量暴增,消費者比以往更重視個人化服務,因此「再」數位化浪潮襲來,「MarTech」(科技行銷)儼然已成為品牌數位轉型的重要工具,如何利用數位CRM(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系統洞察消費者需求、立定行銷策略正是品牌所要面臨的一大挑戰。

以人為出發點:CRM成為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

過去大眾傳播式的集體宣傳在現在市場中已經逐漸無法滿足消費者需求,消費者越來越注重個人化的體驗。個人化體驗首先要獲得個人化的喜好,因此眾多品牌開始利用數位廣告、商務對話的方式獲取用戶的購物慾望清單,以及點數經濟刺激舊客回購,透過追蹤會員在網站上瀏覽、產生購買行為的行動軌跡,再搭配大數據分析,針對不同族群設計推播內容再加以溝通,以此提升服務品質並深度經營顧客關係。而數位CRM系統則扮演著科技化行銷的主要策略,不僅能協助整合會員數據,更善加運用客戶標籤,傳遞精準的資訊,與消費者互動,提升「獲客」與「活客」的能力,建立忠誠度立足數位市場。

建立會員分級制度 打造精準個人化服務

數位CRM是打造顧客回流最佳的工具,不過要讓用戶長期買單,客製化的溝通模式與打造會員分級制度才能有效提升用戶黏著度。例如誠品以書店起家,目前也朝向複合式商場邁進,旗下事業版圖橫跨書店、文具店、電影院、旅館,甚至連生鮮超商、酒窖都有經營,也開始新增許多小規模的社區店;在電商方面,除了自有的誠品線上網站,也在其他電商開設主題館增加接觸點。誠品正在打造自己的生態圈,並努力運用數位足跡進行CRM策略應用,如將會員分卡分級,並給予高等級的會員不一樣的特級制度,但同時也為有特定偏好的會員設立不同的制度,像是針對購書會員推出「讀書人徽章」分級制度,有藝文活動也會優先讓高等級的讀書人先報名。

而PChome旗下的時尚選貨電商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以簽到集點、兑禮、限時任務等誘因與用戶深度互動,創造每日簽到率81%的佳績。透過這樣的忠誠度計畫,企業更能區別用戶的使用頻率與黏著度,進而建立會員分級制度並精準溝通資訊。另外零售品牌全聯也攜手Appier運用AI技術整合線上線下的會員資料,並利用貼標技術辨別消費者輪廓,分析出會員曾搜尋、瀏覽的軌跡來量身打造客製化的專屬推薦商品。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_Chatbot
photo credit:gosky官網
MiTCH攜手GoSky建立會員點數系統,利用Messenger Chatbot的功能打造數位會員卡深化會員互動。

消費型態轉變 透過生態圈落實CRM掌握會員輪廓

生態圈和全通路是許多零售商和電商目前都在深度經營的策略,為的都是收集更多的數據創造更個人化的體驗。例如誠品的會員制度不只是針對所有會員,還因應會員的消費習慣推出不同的方式和獎勵,讓消費者感到差異化,進而提升品牌黏著度。

電商品牌PChome 24h購物過去利用到貨服務以及不囉唆的退貨機制,作為培養客戶忠誠度的關鍵。他們也藉由完整化金流系統,建立了自己的P幣生態圈,透過完整的通路和支付系統了解消費者的消費習慣,現在藉由數位CRM操作觀察到,對比2019-2020年到今年台灣疫情爆發後,全站消費活躍用戶從本來的25-54歲年齡層,擴增到18-24歲以及65歲以上,另外是熟齡女性用戶比起2019上半年有20%以上的成長,顯示出受疫情影響,整體消費型態的改變更是橫跨各世代族群。

懂得根據數據策略布局才是關鍵心法

針對消費需求的變化,PChome 24h購物進一步將四大主題會場結合時事及需求規劃選品,不論是居家上班上課所需的3C產品、或是照顧到想要培養居家儀式感之族群的電玩、書店、健身等品項,還有提前佈局宅家防疫被悶壞的心,規劃一系列夏季穿搭、防曬彩妝、露營用品等夏季出遊必備產品。

運用數位CRM進行策略行銷,有利於品牌活絡舊客以及帶動業績成長,如PChome 24h購物在22周年慶「狂樂收貨節」利用大數據撈出會員最感興趣的人氣品牌及集品類,進行每日換檔,抑或是看準低接觸外送商機,與foodpanda攜手推出在APP、網站購物消費滿$1即可獲得foodpanda新客5折券,串聯兩大平台資源,建立更大的用戶資料庫,為後疫時代帶來嶄新的商業模式。

PChome_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22周年生日慶「狂樂收貨節」,看準疫後需求調整四大主題會場。

除了推品策略,CRM也能有新玩法,PChome 24h購物22周年慶還推出「拉長音折扣賽」,串聯自有平台資源並結合IG濾鏡功能,在社群上與粉絲大玩挑戰任務,完成任務後透過IG Chatbot的行銷技術發送相對應的優惠折扣,而這樣透過開發互動濾鏡的遊戲方式不僅優化用戶的社群體驗,更透過CRM系統將用戶分級,依據達成任務的級距發送獎勵,成功觸動年輕族群,導入站內達成轉換。

PChome_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
photo credit:PCHome
PChome 24h購物推出「拉長音折扣賽」,用IG濾鏡發起社群挑戰,吸引粉絲兌換折扣。

Martech是許多企業、品牌在面對數位轉型時重要的行銷利器,其中CRM系統更是品牌與時俱進、端出更好的消費者服務所倚賴的重要工具,打造會員生態圈不僅能夠檢視會員服務的優劣並加以優化,建立會員忠誠度、使顧客不斷回購,更替平台帶入新契機的一大機會點。

本文章內容由「爆米花數位資訊」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