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過去,政治學家有比較了解「川普支持者」了嗎?

四年過去,政治學家有比較了解「川普支持者」了嗎?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國的政黨政治,持續從收入做為政治分歧逐漸轉變為教育作為主要的政治分歧,而且共和黨國會對特定政策背書,完全不會影響一般選民對於政策的偏好。換句話說,川普成功的讓選民對他本身有高忠誠度,完全掌控了共和黨的政策議程,這也意謂著川普主義絕對會繼續跟著共和黨很多年。

相較之下,共和黨國會對特定政策背書,完全不會影響到一般選民對於政策的偏好。換句話來說,川普成功的讓選民對他本身有高忠誠度,讓川普完全掌控了共和黨的政策議程。這也是為什麼許多評論人憂心,認為川普在2020年拿到7千多萬票,而且共和黨在參眾兩院選得不錯,意謂著川普主義絕對會繼續跟著共和黨很多年

川普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小結

當然,川普在2016年的當選與選舉制度(選舉人團制)以及各個選區的行業分布息息相關,而本文的量化社會科學研究方法大多只是估計各種因素平均而言對選民的效果,更重視的是選民的理性經濟計算、或者是心理機制。選舉投票過去的三大理論,尤其是美國選民長期培養出的政黨認同,當然還是解釋了大部分兩黨的投票狀況。

在這次的2020年大選中,一些前期的研究已經顯示美國社會更加的兩極化。舉例來說,美國每個州可以選兩個參議員,而這次選舉每個州兩個參議員是不同政黨的數量下降到6個,是1908年的新低。

另一方面,美國民眾在都市與非都市的投票差異也比2016年來得更大。這種更極端的兩極化,可能也說明了為什麼各家民調公司在這一次2020年的民調中,跟2016年一樣顯著地低估了川普的得票數、並高估拜登的狀況,且跟2016年相比起來並沒有得到改善。大概有3-5%的川普支持者,就算接到民調電話,就是不說自己支持川普。這些人假如在當下繼續被邊緣化,那很可能就會成為未來更大反撲的主力,這種川普現象也將會繼續下去。

這也可能是美國未來的隱憂,兩極化的政治下,看起來共和黨與民主黨並不會如同中間選民理論一般,在政策上逐漸向溫和的中間靠攏。反過來說,這兩黨似乎都在往較為極端的方向前進,因為供需法則的條件下,當選民自身已經產生兩極化的樣態,政黨只會把這種狀況當作催化劑一般用較為極端的政策來鞏固自己的基本盤。但是長時間之後,這兩個兩極化的政黨與選民只會逐漸妖魔化彼此,讓天平兩邊的民眾沒有合作的契機。

拜登在確認當選之後,發表了勝選感言,我們不難發現,他花了很多心力與篇幅要選民不分立場與政黨團結合作。或許,衝突性的政治角力在未來可能會在這些已開發的民主國家上演也說不定。

延伸閱讀:

本文經菜市場政治學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