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為上癮》: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歷時12年,終於得出古柯鹼弊大於利的結論

《行為上癮》: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歷時12年,終於得出古柯鹼弊大於利的結論
Photo Credit: Max Halberstadt@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從初次接觸到最終放棄,一代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歷時十二年終於得出了古柯鹼弊大於利的結論。晚年的佛洛伊德為此懊悔不已,曾幾次試圖修改個人檔案,刪除這段讓自己汗顏的「黑歷史」。

文:何聖君

癮——連佛洛伊德也沒逃過的誘惑

為什麼明明知道吸毒有害,還是有人去吸毒?

為什麼第一次看到一個人覺得對方長得醜,但看多了就覺得好像也還可以?

佛洛伊德為什麼要給他的好友使用古柯鹼?

〈01〉

這一節我們來討論人類生理層面的藥物上癮。

所謂藥物上癮(Addiction),就是指人們在習慣攝入某一種藥物之後,會形成一種依賴狀態,中斷用藥後,會引起特別的戒斷症狀,形成一種不用藥就不舒服,甚至極度痛苦的狀態。

能引起上癮的常見藥物有:安眠藥,鎮痛藥嗎啡、配西汀,精神興奮藥安非他命等等。雖然知道這些藥物使用後容易造成上癮,但兩害相權取其輕,為了治療或緩解痛苦的症狀,醫生一般會有限制地讓病人使用它們。

最典型的是癌症末期病人。由於癌細胞的擴散,病人會產生劇烈疼痛,從人道主義的角度出發,為了降低這些病人離世前的痛苦,醫生會適量開一些嗎啡或配西汀給病人。不過這些藥物總是有機會流入市場,人用多了就會上癮,形成了我們經常會從媒體上看到或聽到的毒品。

毒品是一切上癮藥物的廣義概念,既包含上面所說的嗎啡、配西汀,又包含我們時常在警匪片裡面聽到的海洛因、冰毒、搖頭丸等。毒品不僅會讓人上癮,花費大量金錢,危害家庭,而且還容易使人因為注射器污染而感染肝炎、愛滋病等惡性疾病。

明明知道毒品的危害,可為什麼還是有那麼多人去吸毒,最終導致藥物上癮呢?

〈02〉

國內外學者的研究表明,好奇心是吸引癮君子體驗毒品的首要原因,這在吸毒原因裡佔比甚至超過六成五。尤其是社會閱歷相對較少的青少年,他們往往為了所謂的「新鮮刺激」而冒著較大風險去嘗試。

為了體驗傳說中的「快感」,不少青少年會在新鮮感和好奇心的雙重驅使下嘗試毒品。但所謂「好奇心害死貓」,一旦毒品上癮,等待他們的自然就是時常在衛教片裡出現的漫漫戒毒路。受到欺騙誤入歧途也是重要原因之一。現在有不少新型毒品,它們以十分隱蔽的方式使人上癮。比如,一種形態類似「跳跳糖」的毒品,可以輕易融於液體,而且少色少味,常常會加入果汁使用,因此很難發現。

擁有悠久歷史的阿拉伯茶就是一種新型毒品,它的學名叫恰特草。這種毒品在中國並不常見,但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十三世紀,當時衣索比亞原住民發現這種嫩芽和葉子可以用來抵抗疲勞。

後來,越來越多咀嚼恰特草的上癮者表示,這些葉子會讓人產生思維清晰、視覺明亮、聽力覺醒的錯覺,認為世界上似乎沒有什麼事是自己做不到的。一旦藥力褪去,人就會感到莫名沮喪,什麼也不想做,只想趕緊再來一次。所以,如果有人要你咀嚼一些綠色植物,可就得小心了。

還有一種情況是被周圍的人影響。對不吸毒的人來說,一開始他們看到有同伴吸毒還是很排斥的,但隨著時間過去,看到朋友吸毒的次數越來越多,會由於單純曝光效應(Mere Exposure Effect)而習以為常,甚至開始嘗試。

什麼是單純曝光效應呢?這是一種人類固有的心理現象,這種現象具體表現為隨著接觸次數越來越多,人就會越發喜歡它。比如,你第一次看到一個長相醜陋的人可能覺得很厭惡,但和他相處的時間長了,就漸漸覺得對方也不是那麼難看了。

我們再來說說能引起藥物上癮的毒品。毒品作為違禁品受到廣泛關注,是最近一百五十年的事。始作俑者,是一位具有奉獻精神的歐洲貴族。

〈03〉

羅伯特・克利斯蒂森爵士(SirRobertChristison),稱得上十九世紀英國的「黃藥師」,在研究毒物時很有「拚命三郎」的精神。由於很少有志願者願意拿自己的身體來測試有毒物質對人體的影響,他不得不拿自己做實驗,經常親自服用這些毒物,然後在還沒失去意識前趕緊將實驗資料記錄下來。

有一次,他照常咀嚼完幾片有毒植物綠葉,打算將體驗記錄下來。突然間,他感覺嘴唇微微發麻,身體內部的「小宇宙」也猛然爆發,這種源源不斷的力量感讓他產生一種「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的衝動。

心動不如行動,羅伯特立刻走出家門,以每秒七十四公分的速度,連續行走長達九小時不停歇。回來後,他把自己整整一天不累不渴不餓的奇妙感受統統寫進了自己的實驗日誌。羅伯特當天咀嚼的神奇小綠葉,古柯葉,正是後世臭名昭著的毒品——古柯鹼。

〈04〉

九年後,時年二十八歲的佛洛伊德也用古柯鹼做實驗,當他讀到老羅伯特以親身經歷完成的報告後,我們可以想像,這位奧地利青年的臉上一定會浮現一道微笑(雖然被他的大鬍子擋住了)。因為,佛洛伊德覺得自己也是古柯鹼的受益者。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在佛洛伊德寫給女朋友瑪莎・貝爾奈斯的信中,他這樣說:「定期服用小劑量的古柯鹼不僅能治療他的消化不良,還能緩解憂鬱症,感覺奇妙極了!」隨後,佛洛伊德還把古柯鹼推薦給他的好朋友費歇馬索(Ernstvon Fleischl-Marxow)。

這位「小馬」同學也是一朵奇葩,他右手長了神經瘤,疼痛難忍,卻胸懷大志,開發出了一種依靠研究數學難題來轉移注意力的療法。由於當時資訊閉塞,「小馬」同學把自己能找到的數學難題都解完了。於是,他不得不去研究物理,物理學完後,又開始自學梵文。

當家裡已經沒有素材支持他繼續學習以擺脫疼痛之苦時,「小馬」同學又把注意力轉向了嗎啡。

當時,人人知道嗎啡容易上癮,非常不容易戒掉。於是,不忍看見好友受煎熬的佛洛伊德就給他服用了一點古柯鹼。令人欣喜的是,古柯鹼果然如佛洛伊德預測的一樣,是克服嗎啡藥癮的「利器」,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小馬」對嗎啡的需求量出現了「斷崖式下降」。

然而好景不長,嗎啡上癮的問題的確解決了,隨之而來的卻是古柯鹼上癮。「小馬」需要的古柯鹼劑量越來越大,到後期甚至開始出現幻覺。他覺得有好多小蟲子在他的皮膚裡爬,他想要把牠們統統摳出來。彼時,離「小馬」痛苦離世只有幾年光陰。

顯然,古柯鹼的實驗失敗了。

一八九六年,從初次接觸到最終放棄,一代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歷時十二年終於得出了古柯鹼弊大於利的結論。晚年的佛洛伊德為此懊悔不已,曾幾次試圖修改個人檔案,刪除這段讓自己汗顏的「黑歷史」。

〈05〉

現在,當我們以批判的眼光回頭審視這個藥物上癮的名人軼事時,似乎總帶著一種居高臨下的智力優越感,認為年輕的佛洛伊德少不更事,怎麼會那麼天真,居然以為毒品是好東西,可以幫助人類治癒疾病。更不能理解他為什麼還寫文鼓吹,甚至把古柯鹼這種毒品推薦給好友,造成了好友的悲劇。

但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此刻我們一切經驗的積累,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用前人得出的結論反過來去評判他們的錯與對。

然而今天,我們也遇到了和當年的佛洛伊德類似的困境,只不過我們的上癮觸發機制已經從藥物上癮演變成無處不在的行為上癮。更可怕的是,越來越多人開始陷入這種全新的上癮方式,卻渾然不知。

相關書摘 ▶《行為上癮》:史金納箱實驗能更進一步解釋,「按讚」為什麼讓人如此著迷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行為上癮——從心理學、經濟學、社會學、行銷學的角度,完全解析智能社會下讓你入坑、欲罷不能、難以自拔的決策陷阱。》,堡壘文化出版

作者:何聖君

手機上癮不是你沒定力,
而是你沒看穿設計者的陰謀!

在智能社會裡,「行為上癮」是我們自投羅網也是受人蓄意設計,
我們喪失的不只是時間、生活品質,更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這是一本以心理學切入的「工具書」,輔以廣告行銷、數位設計、社會學理論及經濟學原理,闡述數位時代人們如何在資本主義系統下,逐步交出我們的個人意志、自由選擇、情緒感受力與時間背後精細的人為算計與我們大腦的設計。同時提供有系統、有理論支持的「破解公式」,即便多年累積的經濟體制難以撼動、人類發展歷史永不可逆,身為數位時代的「使用者」,我們值得花時間理解這場共業般的陰謀與機制,從自己開始一一破解,為自己創造一個自主享受科技便利而不受害的環境。

(堡壘)行為上癮立體封72dpi
Photo Credit: 堡壘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