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為上癮》:史金納箱實驗能更進一步解釋,「按讚」為什麼讓人如此著迷

《行為上癮》:史金納箱實驗能更進一步解釋,「按讚」為什麼讓人如此著迷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按讚或留言必然也是隨機的,這取決於朋友是否正好看到這則動態,或者看到後他是否選擇做出回饋。即使獲得回應的機率極低,這種奇妙的回饋依舊會改變我們的行為,促使我們發文後不停看手機,看看有沒有朋友按讚或留言。

文:何聖君

即時回饋——是什麼讓你一分鐘看一次手機

猜一猜,你的智慧手機一天會被你解鎖幾次?

為什麼說無回應之地,即為絕境?

為什麼我們發文後會忍不住不時打開手機,看看有多少人按讚或評論?

〈01〉

如果你在捷運上觀察周圍的人,會看到幾乎人人都已成為低頭族,不僅是上班族和學生,就連爺爺奶奶們也不例外,他們之中大部分的人都不停在滑臉書等社群網頁。

如果你看到「通知」的小紅圈,會不會也和大多數人一樣,急急忙忙去點開,看看是誰按了你的讚或留言?

如果你恰好看見某個LINE群裡有人標記你,就算你正在處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是否也會立刻停下來點開這個群,看一下對方到底和你說了什麼?

我身邊有很多人就無法忍受未讀資訊,幾乎每隔幾分鐘就要解鎖一次手機,看看有沒有最新消息需要處理。

請相信我,這樣的情況並不是個案。二○一六年有一項關於中國智慧手機使用情況的調查顯示,一般消費者平均每天解鎖手機的次數為一百二十二次,而對極端消費者而言,數字就更加恐怖——竟然可以高達八百五十次!

為什麼這種行為上癮的程度會如此深呢?

事實上,從本質上來講,產品經理設計這些的目的就是牢牢吸住人們的注意力,讓消費者把時間花費在這裡。這些巧妙設計的背後,利用的就是人類對即時回饋的強烈心理需求。

〈02〉

為了幫助你理解我們人性中對這種即時回饋的心理需求,這裡要介紹一下心理學家赫洛克做過的一個實驗。

赫洛克當時把受試學生分為四個小組,讓他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按照不同的回饋情境完成任務。

第一組為表揚組。每次完成任務後,實驗人員都會使勁表揚這組學生。

第二組是批評組。無論這組學生任務完成得如何,實驗人員都會批評他們。

第三組是被忽視組。這組學生完成任務後既沒有表揚也不批評,只讓他們靜靜的聽其他兩組受試者接受表揚或批評。

第四組為控制組。將他們與前三組隔離,不給予任何評價。

在四種完全不同的策略下,赫洛克開始觀察他們從第一天到第五天的平均成績,結果讓他很滿意:

實驗結果顯示,表揚組成績最優異,批評組的表現優於被忽視組,控制組表現最為糟糕。赫洛克透過這個實驗向全世界人民宣告「就算是負面的回饋也比沒有回饋好」。

無獨有偶,佛洛伊德也在他的著作《性學三論》中說過一個類似的故事:
一個年幼的男童在一間漆黑的屋子中大喊:「阿姨!請和我說說話!這裡太黑了!我好害怕!」

阿姨回答說:「這樣做沒有用,你又看不見我。」

男童回答說:「沒有關係,有人回應就有了光。」

有人回應就有光,沒人回應就是深深的黑暗。

無回應之地,即為絕境。

〈03〉

還有一個實驗,能更進一步解釋「按讚」為什麼讓人如此著迷。

心理學家史金納特別喜歡拿動物做實驗,他發明了一種專門用來觀察小白鼠行為的史金納箱(SkinnerBox)。在這個當時看來非常複雜的裝置中,饑腸轆轆的小白鼠可以透過按壓一塊金屬小板,獲得一次食物。

剛開始,饑餓的小白鼠每按壓一次金屬板,都能得到掉落的食物,這個回饋讓小白鼠學會了按按鈕,並且讓牠感覺到「行為」和「獎勵」是有某種內在聯繫的。當然,史金納調整了設置,使按壓金屬板不再掉落食物後,小白鼠的按壓行為也會逐漸消失。

史金納覺得這個結果還不能說明問題,於是又換了一種玩法:將食物的投放與小白鼠每次按壓金屬板的關聯從開始時的百分百完全相關,換成一定程度的隨機機率相關。實驗發現,隨著機率逐步降低,甚至低到需要按四十至六十次才掉落一次食物時,小白鼠不但不會停下按壓行為,反而會發了瘋似的不停按按鈕。

為了證明實驗結果的普適性,史金納又把實驗的對象從老鼠換成鴿子,最後結果證明,史金納箱也同樣能改變鴿子的行為,鴿子每秒會做出兩到三次行為反應,而且這種行為可以持續十五個小時不停歇。

無論是老鼠、鴿子還是人類,大腦的運作機制其實是差不多的。實際上,我們發動態的行為,完全可以視為史金納箱中的小白鼠按壓了一次金屬板,而朋友們的按讚或留言,則好比箱子投放出來的食物——是給我們大腦的獎勵。

顯然,我們發的內容肯定不可能得到百分之百的回饋,按讚或留言必然也是隨機的,這取決於朋友是否正好看到這則動態,或者看到後他是否選擇做出回饋。即使獲得回應的機率極低,這種奇妙的回饋依舊會改變我們的行為,促使我們發文後不停看手機,看看有沒有朋友按讚或留言。

〈04〉

實際上,我們日常使用的手機應用軟體中,不只是社群類軟體植入了史金納式的回饋機制,外送、新聞、影音類上都有類似的回饋機制。這些有的是積分,有的是禮券,還有的是閱讀或收聽時間打卡,或每日簽到的福利,有的甚至直接提供現金回饋,這些都會讓我們產生行為上癮。

當然,從積極的角度來講,史金納的實驗還解釋了我們健身時花錢請一名教練為什麼值得。因為一開始投入運動時,運動產生的多巴胺並不足以讓人產生被獎勵的滿足感,而教練在一旁的鼓勵吶喊甚至批評責罵都是一種即時回饋,會讓我們已經筋疲力竭的身體再次繼續下面的運動。

〈05〉

你收穫的新知:赫洛克和史金納的實驗幫助你理解了生物對即時回饋的強烈需求,任何即時回饋都能有效改變你我的行為,讓我們上癮。因此,理解了這些後,我們再回頭看看捷運、公車上的「低頭族」們,看他們時不時重整網頁、瀏覽動態⋯⋯我們就會明白——這一切都是情有可原的。

相關書摘 ▶《行為上癮》:心理學大師佛洛伊德歷時12年,終於得出古柯鹼弊大於利的結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行為上癮——從心理學、經濟學、社會學、行銷學的角度,完全解析智能社會下讓你入坑、欲罷不能、難以自拔的決策陷阱。》,堡壘文化出版

作者:何聖君

手機上癮不是你沒定力,
而是你沒看穿設計者的陰謀!

在智能社會裡,「行為上癮」是我們自投羅網也是受人蓄意設計,
我們喪失的不只是時間、生活品質,更是人與人之間的連結。

這是一本以心理學切入的「工具書」,輔以廣告行銷、數位設計、社會學理論及經濟學原理,闡述數位時代人們如何在資本主義系統下,逐步交出我們的個人意志、自由選擇、情緒感受力與時間背後精細的人為算計與我們大腦的設計。同時提供有系統、有理論支持的「破解公式」,即便多年累積的經濟體制難以撼動、人類發展歷史永不可逆,身為數位時代的「使用者」,我們值得花時間理解這場共業般的陰謀與機制,從自己開始一一破解,為自己創造一個自主享受科技便利而不受害的環境。

(堡壘)行為上癮立體封72dpi
Photo Credit: 堡壘文化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