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泰國(上):究竟是什麼樣的「過去」,形塑了帕拉育總理的「現在」?

十年泰國(上):究竟是什麼樣的「過去」,形塑了帕拉育總理的「現在」?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今泰國政壇的「勝利者」無疑是現任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港譯「巴育」),帕拉育所信仰的治國理念正是「誰掌握軍權就掌握政府,誰掌握政府就掌握人民」,然而究竟是什麼樣的泰國「過去」形塑出帕拉育總理的「現在」?

英國作家喬治・歐威爾創作的政治諷刺小說《1984》有云:「誰控制過去,誰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誰就控制過去」,意謂歷史的詮釋是由今人所掌握,而誰能詮釋歷史,誰就能決定或改變未來,而「誰」又是「誰」? 美國著名小說家丹‧布朗在《達文西密碼》一書中有謂「History is always written by the winners」(歷史是由勝利者所寫),即清楚點出「勝利者」就是「誰」。

當今泰國政壇的「勝利者」無疑是現任總理帕拉育(Prayut Chan-ocha),帕拉育所信仰的治國理念正是「誰掌握軍權就掌握政府,誰掌握政府就掌握人民」,然而究竟是什麼樣的泰國「過去」形塑出帕拉育總理的「現在」,也許可以從「十年泰國」(2011至2020年)所發生的6件政經文事件,來洞察泰國政局的動盪原因,從而預判未來的可能發展。

2011年泰國百年洪災

2011年造成逾700人罹難的泰國大水災始於當年5月,自7月雨季開始後更趨嚴重,這波洪水自泰北沿著昭拍耶河(即「湄南河」) 一路南下,最後淹沒包括曼谷在內近三分之一的泰國國土,導致77府中有63府發生災情,逾上千萬人受災,重創泰國農業、工業及觀光業等經濟發展,使得泰國政府原本預估GDP可成長6%的佳績,卻因這場百年以來最大洪災而稀釋成泡影;這場歷時近4個月(7-10月)的大雨,甚至將昭披耶河流域的8座水庫全部灌滿,各水庫因無法發揮原有的蓄容功能,且因滿水位須持續洩洪放流,加之河流下游地勢平坦等因素,導致暴雨積水在各地無法快速消退,造成了這次被泰人喻為「內陸海嘯」的百年洪災。

2011年洪災起因實與當年泰國大選有關,因為早在2006年前總理塔克辛(Taksin Chinnawat,港譯「他信」)遭軍事政變而流亡海外後,泰國國內便開始動盪不安,政爭不斷,其後數年由支持塔克辛的政治團體「紅衫軍」(反獨裁民主聯合陣線,United Front of Democracy Against Dictatorship)與宣稱擁護泰國王室的「黃衫軍」(人民民主聯盟,People’s Alliance for Democracy)輪番上街示威遊行,甚至發生多次流血暴動衝突事件,因此泰國歷經5年的政治動盪後,當(2011)年大選結果將攸關國家未來政經發展走向,因此全國各機關因全力拼選舉而無暇顧及水庫蓄水警戒量及水道運河疏圳等日常工作,加之當年「反聖嬰現象」所帶來異常豐沛的降雨量,在「天災」與「人禍」兩相加乘的不利影響下,最終造成這場重創泰國的大洪水災情。

RTR2TTDX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2011年的泰國水災畫面

自1980年以來,泰國曾連續31年成為世界稻米出口第一國,2011年泰國稻米出口量更曾創下1,065萬公噸的歷史紀錄,然而在泰國發生百年最大洪災之後,當時的盈拉(Yingluck Chinnawat,港譯「英祿」)政府為了鞏固泰北及東北地區的支持群眾,開始推行以高於巿場價格50%的補貼政策收購稻米(即「稻米典押計劃」),此項惠(賄)農政策除造成泰國鉅額的財政損失及沈重的稻米庫存負擔外,同時也加大泰國高於其他國家出口米價之競爭差距,導致泰國稻米出口量從2011年的1,065萬公噸急降至2013年的700萬公噸,跌幅超過三成。泰國亦由原先的全球最大稻米出口國,被鄰近的印度、越南等新興稻米出口國超越而丟失龍頭寶座迄今。

根據泰國政府估計,這場洪災所造成的全面經濟損失超過1千億泰銖,除農業受到嚴重影響外,水災造成7個大型工業區內的電子、汽車零件工廠停擺,包括硬碟大廠威騰(Western Digital)、東芝(Toshiba)、日立(Hitachi)等均宣布關閉或減產,而汽車及零配件產業包括豐田(Toyota Motor)及本田(Honda Motor)等日本車廠亦遭受逾5億美元的經濟損失。

2013-2014年泰國反政府示威

2006年9月泰國發生軍事政變,民選的塔克辛政府被推翻後,塔克辛的影響力並未因流亡海外與政黨(泰愛泰黨)解散而衰退,親「塔克辛陣營」先後創建「人民力量黨」(People’s Power Party, PPP)及「為泰黨」(Pheu Thai Party, PTP)投入2007年12月及2011年7月的選舉,藉由延續塔克辛的民粹政策與大批農村的支持群眾,因此在泰國大選皆屢戰屢勝,而塔克辛胞妹盈拉所領導的「為泰黨」也在2011年7月以265席擊敗對手159席贏得大選,成為泰國首位女性總理。

泰國中產階級民眾反對「塔克辛陣營」的主要原因,其實是認為自2006年接續的5場選舉,「塔克辛陣營」表面上看似贏得選舉,但實際上都是透過賄賂或是民粹政策所「買」來的勝選,因此對示威者(黃衫軍)而言,盈拉領導的政府團隊本質上仍受控於塔克辛掌握,所以才會走上街頭進行示威抗議與占領公務機關等反政府行動,訴求是讓在朝掌政的盈拉家族能夠完全離開泰國。

2011年7月盈拉上台執政後,刻意維持低調作風與尊重王室成員,目的乃是避免觸怒保守派軍方,但2013年11月盈拉政府擬修改放寬一條具有爭議的《特赦法》法案(amnesty bill),該舉動被解讀是為日後塔克辛返國不會被關而鋪路,同時又有多位閣員涉入「稻米典押計劃」的收購弊案,盈拉本人也因貪汙訴訟官司纏身,儘管《特赦法》在議會最後遭否決,而盈拉為平息眾怒被迫宣布解散國會改選,但示威民眾覺得政府改革不力且對「選舉」失去信賴,因此持續進行抗爭,終至2014年5月20日軍方再度發動政變終結塔克辛家族的政治舞台,並透過終止選舉、禁止公開談論政治、禁止集會活動等強制命令,阻斷「塔克辛陣營」日後再藉賄選而攀升政治核心的各種民主途徑,泰國政治於是又走回1970年代由軍人獨裁專政的局面。

AP_1108051344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泰國民眾手拿塔克辛及盈拉照片,表達對為泰黨的支持。照片攝於2011年

2017年版泰國憲法

2014年5月20日時任泰國皇家陸軍總司令的帕拉育上將,借「使各地持續的暴力抗議行為盡早落幕並恢復和平」為由發動政變,宣佈終止《2007年版泰國憲法》及解散泰國參、眾議院,並成立「國家和平秩序維護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for Peace and Order, NCPO)進入軍事獨裁統治,於是帕拉育在同(2014)年8月25日獲泰國九世王蒲美蓬·阿杜德(His Majesty King Bhumibol Adulyadej)任命為第29任總理,成為泰國首位發動政變後被正式任命為總理的軍事強人。

第一部泰國憲法是由推翻絕對君主制的「人民黨」於公元1932年6月制定,同年12月10日由泰國七世王簽署頒行成為首部憲法,從此奠定君主立憲政體,確立國民主權原則及實行三權分立制度。泰國第一部憲法頒行迄今88年間,總計陸續頒佈和廢止憲法達20部,其中近半數是由政變軍人起草,然後又被新政變者終止。

2016年1月29日泰國憲法制憲小組開始經歷77天的起草過程後,帕拉育軍政府在8月7日就新憲草案舉行全民公投,這次公投是自2014年5月軍事政變以來,泰國首次舉行的全國投票,總投票率為58%,其中贊成新憲法的選民達61.4%,此項結果反映出民眾實已厭倦國內長期的政爭紛擾與社會紊亂,默認新憲法違反民主精神的設計及寧願接受軍政府的實質治理,也不願再次發生塔克辛家族可以藉由「選舉」奪回政權的可能性。

264124923145
Photo Credit: ประยุทธ์ จันทร์โอชา Prayut Chan-o-cha Facebook
泰國總理帕拉育(中)2018年啟用個人社群媒體帳號,宣傳施政理念,也發布與民眾的合照。

泰國軍方透過《2007年版泰國憲法》大幅削弱朝野政黨勢力,讓軍方不必發動政變即可永久對民選政府施予影響力,因為新憲增加參議院席次至250席(任期5年),其中6席由武裝部隊最高司令、陸海空三軍總司令、國家警察總監及國防部次長等軍人「自動」擔任,其他194席再由軍系背景的NCPO選任,剩餘50席則由NCPO從10個「職業公會與社會團體」選人,此種組成的參議員選任方式,實質賦予泰國軍人合法參政的正式渠道,也使得參議院變成軍方在國會的「代理機構」。

本文下篇請見:十年泰國(下):2020泰國學運絕對是一次「承先啟後」的關鍵歷史事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