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泰國(下):2020年的泰國學運,絕對是一次「承先啟後」的關鍵歷史事件

十年泰國(下):2020年的泰國學運,絕對是一次「承先啟後」的關鍵歷史事件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泰國社會對於帕拉育總理執政期間的政治迫害,以及刻意允許王權與軍權肆無忌憚的擴張態度,已在泰國社會累積許多不滿情緒,加之「新冠肺炎」對國內經濟造成的嚴重影響,於是激起學運團體「青年解放陣線」和「泰國學聯會」於2020年7月18日開始在民主紀念碑前的集會活動

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請見:十年泰國(上):究竟是什麼樣的「過去」形塑出帕拉育總理的「現在」?

2016年泰國九世王薨逝

2016年10月13日泰國拉瑪九世蒲美蓬·阿杜德國王因病薨逝,蒲美蓬國王自1946年6月9日登基以來,在位期間長達70年126天,是泰國史上在位最久的國王,也成為人類歷上在位時間第二長的君王;泰國現代化之路在此70年間達到巔峰,蒲美蓬國王的經濟成就和模式選擇,得到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與肯定,其所倡導足食、足用、節儉、自力更生的「適足經濟哲學」,最終目的就是希望培養個人、家庭乃至國家具備應對一切外部變化的「免疫力」,此種經濟理論不僅成為泰國最高的治國理念,同時也被世界人類學者和經濟學家廣泛討論。基於「適足經濟」的治國理念,使得全民在心靈上獲得知足與幸福,泰國成為全球痛苦指數最低、幸福指數最高的國家。

泰國憲法雖然限制國王的政治實權,但是蒲美蓬國王在任期間,國內發生無數次軍事政變、憲法修改及總理異動等政治危機,蒲美蓬國王曾多次出面介入、調解政爭,其所扮演的「仲裁者」角色是解決泰國政爭的最終裁判,也是國家團結與民眾信仰的精神象徵。蒲美蓬國王唯一沒有介入調停的一次例外,就是2006年塔克辛總理在國會面對領導危機時置若罔聞,甚至默許軍方於塔克辛赴美國出席聯合國大會之際發動軍事政變接管政權。

泰國人民認為國王具有「提閥羅(Devaraja)」的神性法統,這種結合印度教與上座部佛教信仰的神權思想,實質已將國王尊奉為「半神(Demigod)」的化身,因此九世王火葬亭則是依據佛教經典的世界中心「須彌山」意象,以三層四面及九座鍍金佛塔組成,最上層的中央大塔分別被第二層四座中塔及第一層四座小塔漸次圍繞,象徵著被七重圍輪山海、四座漂浮大陸與一片汪洋圍繞的意涵。泰人相信靈魂可以脫離軀體存在且不受時空限制,亦即人死之後,靈魂可以獲得解脫或繼續輪迴,因此將火葬視為往生的一種儀式,所以被視為「毗濕奴」神化身的國王火葬大典,即是藉由火葬儀式重返天界,其本質內蘊歡慶意義,是故泰國政府才會在典禮期間,特別安排大型箜劇及音樂會等藝文表演,藉以紀念這場輪迴往生的重要歷程。

059qud9yivj8i805ubhgcncknizgzb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2016年在曼谷哀悼泰王蒲美蓬的滿滿人潮。

2019年泰國十世王加冕

泰國九世王蒲美蓬於2016年10月13日薨逝後,理應由王儲瑪哈.哇集拉隆功(His Majesty King Maha Vajiralongkorn)立刻繼位,但因帕拉育軍政府曖昧態度及王室擁立派角力等隱晦因素,王儲只得暫以「假王」身份監國及代理國王履行職務,直至同(2016)年11月29日才以被泰國國會迎立的理由,於12月1日從德國返回曼谷完成「繼位」,但是泰民普遍認為,「繼位」只是完成法律意義上的宣示程序,十世王必須循例接受加冕儀式的洗禮後,才有資格被正式尊稱為「陛下」,惟有如此在文化意涵上,方能被視為經過「君權神化」的完美君王。

2019年5月4-6日泰國政府為十世王舉行登基加冕大典,此項儀式的重點不在於「戴上王冠」的加冕動作,而是著重於國王接受全國聖水的洗浴儀式,這個過程其實是體現泰人對於「水」的灑淨與宣示功能,因為泰文「加冕」即有「國王浴水」的意涵,是藉由「澆淋水於頭首」的動作來賦予受洗者的權威和地位,也符合婆門羅教傳統聖水具有淨化與傳遞功德的文化概念。

AP_19124187002394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哇集拉隆功親自戴上王冠完成加冕

泰國政府耗資10億泰銖(當時約新台幣9.7億元)舉辦的第十世王加冕大典,其實是節基王朝史上第12次加冕典禮(四世王及五世王各曾舉辦兩次加冕,然而這種傳統雖可追溯自3千年前的印度婆羅門教儀式,但正式確立國王須著長袍坐於「聖王御座」承接「五大御器」(王冠、寶劍、權仗、金扇與金拂塵、寶履),及在「八角優曇缽王座」接受聖、俗兩界尊者由東方開始順時鐘方向,依序在八個方位呈獻象徵治理國家全境的「八方聖水」的儀式,卻僅始於節基王朝拉瑪一世的登基加冕典禮,迄今也僅有不滿240年的歷史。

泰國國王的加冕大典不僅僅是乘載代表王室繼位的法統,更重要的是經由浴水加冕的洗禮,使國王可以昇華成為天神(毗濕奴)降臨在人世的化身,因而真正成為經過「君權神化」儀式後的神格君王。

AP_20287537972165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泰國十世王哇集拉隆功一直以來爭議不斷。

2020年泰國學運狂潮

2020年泰國學運抗爭起因,其實是追溯至2014年5月由帕拉育上將所發動的軍事政變,此後6年泰國進入軍人獨裁的統治階段。泰國軍政府逾6年的治理期間,藉由限制政黨活動、管制集會遊行及篏制社會輿論等強勢手段,讓泰國民間不滿的聲音與抗議主張,難以匯聚成有效的宣傳和動員網絡,儘管期間時有零星抗爭運動,但人數不多且為時不長,往往只能以小組人馬採靜坐或快閃形式進行,造成改革訴求難以爭取到社會大眾的支持與響應。

泰國社會對於帕拉育總理執政期間的政治迫害,以及刻意允許王權與軍權肆無忌憚的擴張態度,已在泰國社會累積許多不滿情緒,加之「新冠肺炎」(COVID-19)對國內經濟造成的嚴重影響,於是激起學運團體「青年解放陣線」(Free Youth)和「泰國學聯會」(Student Union of Thailand)於2020年7月18日開始在民主紀念碑前的集會活動,公開向帕拉育政府提出三大訴求:「停止侵害人民、重新制定新憲法、解散國會」,正式為此波泰國學潮定調,並以源自電影《飢餓遊戲》象徵反對專制獨裁的「三指禮」(食指、中指與無名指),及繫上反對暴力迫害行為的白絲帶做為抗爭符號,成功點燃泰國社會蓄積已久的忿怒引信,使得從原本不到兩千人的抗議規模,加速成長逾十萬之眾,並陸續帶動其他府縣的反政府抗爭風潮。

RTX82QY3
Photo Credit: Reuters / TPG Images
泰國抗議民眾高舉「抗議三指」

「法政大學抗爭聯盟」(United Front of Thammasat and Demonstration)是此波學運訴求最激烈的學生團體, 8月10日該聯盟在法政大學蘭實校區進行的「法政大學不會忍」集會上,除了呼應支持「青年解放陣線」的三點訴求外,並指摘《2017年版憲法》允許擴張的王權已嚴重破壞泰國憲政體制,表達王室須受社會大眾公評的立場,及提出限縮王權的十項訴求。

「青年解放陣線」串連泰國各界組成「人民解放陣線」(Free People)後,成功將學生抗議活動提升為全民抗爭運動,8月16日再次在民主紀念碑舉行大規模集會,提出基於前述「三項訴求」外,再增加「兩個立場」:不要政變、不要聯合政府,及「一個夢想」:打造將王室置於憲法規範下的民主體制。現今泰國街頭示威活動正如火如荼蔓延,然而泰國各界期望的修憲案卻在國會內百般受阻,即便反對黨聯盟所提修憲動議已達法定表決門檻,但是軍方掌控的參議員,卻在表決當天以「需要時間研究動議」為由,硬是將修憲動議的表決強行延會,如此粗糙的敷衍態度必定無法平息蓄積已久的不滿情緒,此波「2020泰國學運狂潮」預料也將持續抗爭下去。

「歷史」常以驚人的相似性不斷重複,也許就是所謂的「歷史必然性」的客觀規律性,然而「歷史必然性」有其絕對性的一面,亦即歷史是客觀的,今人可以藉由認識和瞭解歷史獲取自由,惟不能擺脫或磨滅既成歷史,而「歷史必然性」又有其相對性的一面,就是今人可以通過改變自己的活動,亦即改變歷史必然性實現的條件來改變其表現形式與作用範圍,從而改變歷史事件的外貌,用以加速或延緩歷史發生的過程。

帕拉育總理汲取泰國軍方長達數十年逾十數次的政變經驗,洞察軍事政變後將政權轉移予文人政府的歷史教訓,趁著2014年5月民意高度不滿紅、黃陣營長期對峙所造成的社會動盪,於是打著「恢復秩序與和平」的口號發動政變接管政府,起初泰國民眾普遍接受軍方政變的理由與做法,默許帕拉育政府為謀軍方永續掌權而量身設計的反民主憲法,但當民主已成為普世公認價值的今日,泰國大學生為了民主自由再次號召群眾走上街頭進行抗爭,此一舉措自然就成為反獨裁、爭民主的「歷史必然性」,所以只要明白「十年泰國」所發生的6件政經文事件,便能清楚瞭解泰國十年的政局分合脈絡,因此若要預判下一個十年的泰國政局及王室命運?「2020泰國學運」絕對是一次具有承先啟後,鑑古推今知未來的關鍵歷史事件。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