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的媒介化」急速改變了哀悼的性質與數量,框架著我們對2020年的恐懼與孤獨

「死亡的媒介化」急速改變了哀悼的性質與數量,框架著我們對2020年的恐懼與孤獨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非常明顯地,這一年,我們對死亡的文化體驗已經被重大地改變了。通過網際網路、社群媒體、數據資料等媒介形式,在線上進行新型態的死亡實踐,某個程度上,是否可以說是,我們正在結束那個將死亡隔離的典型現代性,媒介化重新將死亡招喚回到社會之中。

Kobe Bryant、劉真、志村健、三浦春馬、黃鴻升、竹內結子相繼離世,近日台灣校園憾事頻傳,連牛津英語辭典也表示選不出總結一年的詞彙,2020年到底是怎麼了?是許多人心中吶喊的疑問,也象徵一個時代的開始。截至撰稿日為止,全球因「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以下簡稱武漢肺炎)而死亡的人數幾近143萬人。我們正式進入一個混合著大量死亡資料於生活的世界,惶恐地在數位虛擬空間中一起哀悼。但是,2020年真的有這麼糟糕嗎?我認為,那是因為「死亡的媒介化」在今年高壓急速地改變了哀悼(mourning)的性質與數量,框架(framing)著我們對2020年的恐懼與孤獨。

死亡的媒體簡史

死亡已然進入到公共領域,從犯罪故事到恐怖遊戲,從傳統新聞到社群媒體,從名人的猝死到好友的消失,有更多種媒介形式在描繪的死亡(Hanusch, 2010; Zelizer, 2010)。Philippe Ariès(1974)在歷史資料中發現,在西方的文明當中,從19世紀開始,因為死亡的發生逐漸從家裡移往醫院,人們越來越缺乏個人的、第一手的死亡經驗。更有甚者,在大眾媒體的出現後,無論是印刷傳播或是數位傳播,我們透過媒體所接觸到的死亡事件,遠大於個人生活中的死亡經驗。

媒介中的死亡,總是指導著我們如何看待死亡、面對死亡、管理死亡,並且間接地影響圍繞著死亡而建立與維繫的各種社會關係。新聞媒體是現代社會裡傳遞死亡符號的最大機制,各種死亡的形式被大量地論述:戰爭交鋒的現場、意外事件的猜測、謀殺密案的陳述、流行疾病的數據。在許多時候,新聞內容提供大眾令人動容的消息,以吸引大眾為目的。死亡與媒體的緊密關係,相信你絕不陌生。

媒介化的世界中,情感就是文化實踐

或許,我們都有這樣的感受,在近年數位媒體環境的趨勢下,死亡更大量透過媒體環境迅速傳播於在地和全球(Sumiala, 2014),恐懼與哀悼的情感蔓延在閃閃發光的各種螢幕上。媒介化的數位世界中,人們重新回到由傳播與文化所建構起來的部落化生存狀態裡,在此,情感就是一種文化的實踐,我們顯得更加善感,傳達著喜悲哀樂的豐富情感,並混淆、瓦解著私人與公共的領域界限。

在《如何在網路時代好好說再見》(All the Ghosts in the Machine: Illusions of Immortality in the Digital Age)中,作者Elaine Kasket(2019)與她的母親運用了截然不同的媒介邏輯處理著外婆的死亡:數位與類比,作者用一種可修改的、即刻的、感情密集地的方式,快速地在網路空間上與所有的朋友集體進行數位哀悼(digital mourning)。

這令我想起自己的爺爺在安寧病房離世的幾個小時,我在家人的臉書上揀選著爺爺的照片、影片、限時動態,評斷哪個生命的片刻,可以被認可為最動人的事件,可以讓親朋好友在告別式的場合上痛哭流涕。將內容命名為「阿公的旅行 bon voyage」的哀悼主題後,我將影片放上Facebook揪朋友來「欣賞」。這荒謬的場景你也可能似曾相見(déjà vu)。

shutterstock_1569972004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一同哀悼,一同遺忘

運用媒介理論家Winfried Schulz(2004)所提出來的四種媒介化過程,形成「死亡媒介化」的類型學,提供我們認識數位時代死亡的面貌。這個媒介化的過程,包含延展(extension)、替換(substitution)、合併(amalgamation)、遷就(accommodation)等,強調著媒體傳播對日常生活不同程度與形式的介入:像是死亡話題的交流、虛擬喪禮的可能、數位遺產的顧慮。人們的死亡、哀悼與紀念,讓「媒介化」(mediatization)變成一種社會生活的敏感現實,我們更容易地關注各種死亡事件,包含著認識的人與其他陌生人,然後,更自由、更彈性、甚至更加快速、更加多變地經過面臨悲傷的歷程。

數位空間中的死亡,夾雜著大眾的同情與評價,Facebook等社群媒體就像是一個虛擬的聖地,隨著死訊進行及時的哀悼留言(RIP-ing),甚至是成立Facebook粉絲團,憑供民眾永久懷念。在面對死亡的時刻,數位空間中我們分享悲傷並產生短暫的人際關係,讓心懷敬意的陌生人與死者親屬一同致哀獻花。一方面,人們抱持的態度猶如死者在世時般的親暱,但另方面我們卻又在迅速地致意後,可能再也不會回到這個空間。媒介中的資訊高度飽和、流動不止,這塊稜鏡將真實折射成迅速變換的影像,最終,你還記得今年為了誰的逝世而神傷嗎?「永久懷念」與「到此一遊」成為死亡媒介化的一體兩面。

數據視覺化裡的死亡

除了網際網絡、社群媒體帶來對哀悼與紀念之方式、歷程的改變。在2020年,我認為更常見、更具影響力的死亡,大概就是全球新冠肺炎感染與死亡的數量增跌。當大眾驚訝於各種令人感到悲傷的數字之同時,也重新框架了人們對死亡的認識,賦予死亡新的意義:令人措手不及的一年。

每一次打開智慧型手機的時候,各個媒介平台每日所更新疫情數據與視覺化圖表(infographic),精巧地將死亡重新帶回社會現實中,例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開發的「全球疫情即時地圖」(COVID-19 Map),人類社會第一次面對如此巨量、即時、且攸關性命的數據。突然之間,好像除了通過數據,我們沒有其他方法可以理解疫情,資料視覺化(data visualization)與資訊設計(information design)成為人們生活的中心。

shutterstock_1758492881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資料視覺化是一種溝通與理解的手段,當人類正在經歷一場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全球危機時,我們渴望數據運算與資訊敘事協助我們確認自己在整體中的位置,例如比較各國死亡人數的資訊圖表,讓人得以知曉正面臨的風險處境。除此之外,資料視覺化也說服著人們改變他們的行為,把民眾每天的行為與可能發生的後果聯結起來,以避免死亡的威脅。那是一種混合著確切死亡數字的風險社會的情感表達與行動策略。

2020年真的有這麼糟糕嗎?重新學會與死亡相處

11月26日阿根廷球王馬拉度納(Diego Maradona)心疾去逝,對全球體育界來說是一件憾事,網路上出現大量哀悼留言紀念球王的殞落。不過,令人驚訝的是,與球王的死訊同時迸發的數據,居然是歌手瑪丹娜(Madonna Louise Ciccone)驟逝假消息的關鍵字搜尋。2020年的武漢肺炎大流行,改變了人們的日常行為,更多的虛擬空間、遠程互動、及時訊息、大小數據,急著將我們拉進一場全新的數位媒介生活。大眾對於大量流動的疾病、死亡、危險資訊更加地善感與敏感,而某種「懷舊偏見」(nostalgia bias)則讓過去的每一個時光,看起來都都比現在好太多了。

非常明顯地,這一年,我們對死亡的文化體驗已經被重大地改變了。通過網際網路、社群媒體、數據資料等媒介形式,在線上進行新型態的死亡實踐,某個程度上,是否可以說是,我們正在結束那個將死亡隔離的典型現代性,媒介化重新將死亡召喚回到社會之中。死亡的媒介化,改變了哀悼的速度、範圍與形式,重新塑造了與生死之間的關聯與層級,並且更新了死亡的意義。2020年或許沒那麼糟糕,我們需要做的可能是,別那麼激情地反覆思索自己、他人和全球的複雜關係,保存自己安身立命的心靈,這正是一個全球化反身性主體的修練契機。

參考文獻

  1. Ariès, Philippe. 1974. Western Attitudes Toward Death: From Middle Ages to the Present. Baltimore: John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 Hanusch, Folker. 2010. Representing Death in the News. Journalism, Media and Mortality. London: Palgrave Macmillan.
  3. Kasket, E. (2019). All the ghosts in the machine: Illusions of immortality in the digital age. Robinson.
  4. Schulz, W. (2004). Reconstructing mediatization as an analytical concept. European journal of communication, 19(1), 87-101.
  5. Sumiala, J. (2014). Mediatization of public death. Mediatization of Communication. de Gruyter.
  6. Zelizer, Barbie. 2010. About to Die: How News Images Move the Public.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月薪25萬牙醫與3萬小資有相同煩惱?缺乏財務大局觀或許更焦慮!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並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先前一名網紅指出「25萬高收入族煩惱跟3萬小資相同」引發熱議,多數網友都無法認同,但我曾經遇過一位每月平均收入約25萬的牙醫,焦慮指數遠超過一般月薪3萬小資族。

職業為牙醫的陳醫師,雖然每月收入依診所患者數量有所起落,但近一年來平均月收入也有25萬,如果看診數量較多,當月收入可能差不多是小資新鮮人一年的薪水。

接到陳醫師的諮詢需求時,我檢視了一下陳醫師資產負債情況,各種狀況算相當不錯,並沒有特別需要修改的地方,除了投資組合總資產比多數人高出許多外,手頭也有足夠現金可以擁有良好生活品質。

然而我也發現陳醫師的焦慮恐慌指數位居「前段班」。在老婆還有一份時間彈性的工作,可共同貼補家用同時,陳醫師本人還是因為每月總「入不敷出」而始終對「缺錢」存在極大焦慮,對談時可以明顯感覺到他愁眉不展。

除了覺得賺的錢跟不上花錢速度外,陳醫師對投資始終無法看到明顯獲利,也對能不用擔心經濟壓力、實現財務自由和減少晚上及週末工作時間,這些遲遲無法達成的願望感到無力。

將陳醫師的資產負債、預算損益及投資組合全盤檢視一遍後,發現他入不敷出及焦慮主要原因有三個:「財務審視不全面」、「保險機會成本過高」及「理財結構過於保守」,而這三個問題同時也是相當多小資族財務管理及投資理財時容易犯的錯誤。

五月第二篇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陳醫師要看清財務全面大局拋除金錢焦慮。

賺再多也是超支,都是因為缺乏財務的大局觀。

陳醫師雖然有做帳的習慣,但缺少了與老婆妥善溝通,因此對整個家庭支出總是後知後覺,金錢分配也有些混亂。

建議陳醫師應該要清楚將每月預算損益明確分類,倘若不能知道家中各個支出類別、就容易缺乏全局觀,不會知道各個預算哪邊多、哪邊少。一直見樹不見林就會覺得每一筆支出都該花,最後造成怎麼賺都無法完全支付開銷。

例如:陳醫師接下來可能會面臨換車這類龐大支出的抉擇,如果缺乏支出優先順序,容易讓每個花錢決策看起來都很合理,最後將陷入錢永遠不夠花的窘境。

我建議陳醫師將保險、生活費、交通、教育等支出分類,明確定義出每月比例,將這些支出以平均月收入設定底限,在有限「開銷」下就能避免各項開銷造成不必要浪費。

省下不必要的花費就有機會產生複利效應,這是高收入族群容易忽略的思維,所以會更容易在各個支出項目當中超支,即便收入高,最後也跟很多人一樣入不敷出。

給陳醫師的建議一:想清楚機會成本,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不管收入有多少,有個理財共通觀念必須記住:每一塊錢都很重要!

陳醫師的財務現況,比起入不敷出這問題,我覺得更需要立即為他進行深入「保險健檢」!全家人一個月單醫療及意外險就高達4萬元保險支出,明顯高出該負擔成本,更不符合機會成本。

相當多人購買保險這類看似有「保障」的產品時,特別容易忽略機會成本問題,覺得應該多保一點,當有需求時就能多拿回一點。但是當我們只專注於保險,忘記或忽略其他開銷,就會造成過度投入。

無論收入有多少,保險支出絕不能超過每月收入十分之一。以陳醫師這個案例來看,假設把每月41,000元保險費降到合理比例24,000元,即使只將這省下的17,000元為小孩簡單投資ETF,以報酬率9%計算,30年就有2,400多萬元。

多出的17,000元保險費,能提供的保障是否超過將錢放入投資的報酬率?這就是他已經失去的機會成本。

給陳醫師的投資建議二:想實現財富自由夢想,先拋掉對金錢的焦慮

為何擁有高收入的陳醫師,也有相當多資產分配於投資中,感覺做了很多投資、卻無法看到獲利成果?理由很簡單:因為投資配置沒有辦法支撐夢想。

分析他的投資組合,保障型資產高達600萬佔23%,防守型資產包含房子共2,000萬佔75%,進攻型資產只投入60萬、佔2%,明顯無法帶來足以支付開銷的高獲利。

我的建議是如果本身個性無法承受太多風險,可以將進攻型資產提高到至少47%,防守調整至47%;至於現金、活存這些保障型資產,就算每個月支出高達30萬,預留半年180萬保障金也就足夠,可以降低至7%。

在房地產無法變現情況下,他現在也只需要將當初為小孩存的美金保單活用於投資中立即就增加200萬進攻型資產,在已經懂得如何選股的情況下,自然就離夢想更進一步!

針對高收入族群的財務焦慮,建議先清楚所有支出項目,列出每項支出的底限;檢視每一支出的流向、好好善用機會成本;最後重新調整資產配置,才能慢慢邁向想要的理想生活。

image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