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挑戰阿北」苗博雅、呂欣潔參選聲明:台灣已沒有時間等我們變老...

「女孩挑戰阿北」苗博雅、呂欣潔參選聲明:台灣已沒有時間等我們變老...
Photo Credit:呂欣潔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的父母受困於政客製造的省籍問題,但事實上,台灣社會衝突的根源都在於政治與經濟的特權階級,而不是省籍。我們必須加倍努力...讓下一代能夠生長在和解共生的台灣。」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新聞整理 / 闕士淵

社會民主黨今舉行記者會,推出2位長期投入社會運動、都是出櫃女同志的人士參選,包括台灣同志諮詢熱線文宣部主任呂欣潔,以及廢死聯盟前法務主任苗博雅。呂將參選台北松山信義區,挑戰現任藍委費鴻泰,苗則要到台北市文山中正區,挑戰現任立委賴士葆。29日社民黨將正式舉行成立大會,也將再推出參選人。

(相關報導:同志運動呂欣潔、支持廢死苗博雅參選立委!將挑戰深藍選區

聯合報導,社民黨今舉行記者會,主持人林均諺幽默地表示,社民黨是「女孩挑戰阿北」推出年輕力量挑戰舊政治。

風傳媒報導,民進黨黨員、學運義務律師團召集人顧立雄今日亦出席記者會,推薦這2位挑戰深藍選區的人權議題工作者。對於第三勢力挑戰在野艱困選區,顧立雄表示自己身為民進黨員,仍希望民進黨推出人選,再與在野協調共推一位候選人,因為「選戰總是要打贏的」。

而苗博雅與呂欣潔今天上午也透過臉書說明參選理念:

【掰掰舊政治,看見新的可能】(呂欣潔)

許多人認識我,是從我的同志運動身分和工作認識我,我從19歲開始,投身同志運動,至今已邁入十三個年頭,我的大半人生,多在思考怎麼讓全台灣的同志過得更好,怎麼讓這個社會更認識同志、破除汙名與歧視,讓每個同志和他們的家人相信,我們都值得更好的愛、更好的生活。

開記者會前,許多人都建議我要降低同志色彩,以求讓多數人接受。我思考了許久,關於我的參選初衷,是因為我相信台灣。我相信台灣社會已經準備好支持一名同志身份的立法委員,同時也能夠看見我是一名女兒、別人的姊妹、在台灣成長的公民、所謂的七年級青年、以及一名家庭照顧者。身為一個女性與同志、以及長期的同志運動工作者,為性別議題喉舌我當然責無旁貸。今天,我只想再跟大家分享兩個小故事,說明更多我要參選的原因。

【家庭與國家,應是支持的夥伴關係】

我相差十歲的妹妹是一名極重度身心障礙者,她在前年八月離開人世。從我十歲開始,我們全家的家庭重心就在我妹身上,這二十一年來我們一家人體會了什麼叫做「毫無資源」、「自生自滅」。由於台灣喘息制度的使用不便,與政府長期照護體系的缺乏,我的母親因此為了她極重度身障的女兒,放棄她前程似錦的職業生涯,成為二十四小時不休息的特別護士,而我似乎也理所當然地成為了第二順位的家庭照顧者。

這二十一年來,我們全家面對到的是國家公共設施處處障礙、把所有障別的孩子都隨意地放在一起的特教系統、社會把特殊孩子的學習障礙當作沒家教的誤解、以及永遠都沒有休息時間的繁重照顧工作。

因此,我希望投身政治,健全國家長照體制、改善特殊教育系統,家庭與國家,應是夥伴關係,一同成為有需要的人民的支持系統,否則,女性永遠會是這個系統下過度承擔的犧牲者。

【房價飆漲,青年離家潮】

第二個小故事,是關於我的國小同學們。身為一個土生土長松山人,我非常喜歡我的家鄉,然而,今年年初在參加國小同學會時,二十幾個同學中,我竟然發現,成家後還能住在家鄉的人已寥寥可數(大概只有兩個)(當然是原生家庭的房子,絕不可能自己買)。

台北市的房價在過去十年飆漲了兩三倍,但我們這一代人的出社會薪水,竟然和我父母當年「不相上下」。這種世代剝奪、青年貧窮化的情況,讓我們不敢結婚、不敢生子、不敢夢想未來、不敢發揮創意、無法回饋父母、無法安心生活、無法買房置產、無法奢求自由正義。

因此,我希望可以投身政治,改善受薪者的勞動條件、完善租屋政策、以及打破房價炒作的惡性循環。

【掰掰舊政治,讓人民重新信任國會】

在台大的社工訓練,讓我能夠用個人、家庭、社會結構全面思考來面對眼前的困境,但我不願再為國家的錯誤政策補破網,我們需要讓制度更好;而我在同志運動中的工作經驗,不只是站上街頭爭取權益,進入群眾進行教育,更長期與中央和地方政府合作,建構各種性別友善資源和政策,台灣需要更多在體制內的協商與溝通;這幾年,我也投入國際人權工作,在聯合國內與歐盟會議當中,親身體驗台灣的優勢與困境。這十幾年的實務工作經驗,讓我深刻地體會到政治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而要擁有更好的生活,就必須把政治權力拿回手中,不只為了我長期服務的同志社群、更是為像我這樣的青年、像我父母這般領薪水的人、像我妹妹這樣需要資源的弱勢族群來努力,建立一個更好的社會,讓所有人都能過更好的生活。

所以,我以成長的松山信義區作為起點,開始這一場落實民主的旅程,邀請大家從今天開始認識我、監督我,最後,如果你認同我,請把票投給我,讓我們一起來改變令人無感的腐敗政治,讓人民重新信任國會。

改變就從今天、現在開始!

*

【呂欣潔|社會民主黨台北市南松山信義區擬參選人】
呂欣潔,出生於台灣台北松山區。長期投身同志運動,關心人權、動物保護、長期照護、國際事務以及性別議題。
學歷:民權國小、介壽國中、北一女中、台灣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澳洲雪梨大學政策研究碩士畢。

現任經歷:
社團法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文宣部主任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理事
華人拉拉聯盟委員
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反性別暴力資源網諮詢委員
LEZS 雜誌專欄作家

過去經歷:
政黨工作
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助理
社團法人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種子講師、接線督導、第六屆理事
台灣同志大遊行第七屆執行秘書、第八屆總召集人
台灣大學社科院學生代表
台灣大學社會工作系系學會活動組長

【台灣,已經沒有時間等我們變老】(苗博雅)

「為什麼你要選立委?」

這是許多親友聽到我要選舉時,首先提出的問題。

先講個真實故事。

三十年前,我的雙親剛結婚,月薪共4.2萬,貸款買下140萬的房子;我初出社會時月薪3萬,而房仲對父母屋齡30年老公寓報價1400萬。我幾乎不可能憑工作薪水買到我家的房子。我知道,這個案例,並不特別。

我的雙親年輕時,若考上公務員是終身鐵飯碗,在私人公司服務則有無限未來;但我們這一代,血汗勞工成為常態,沒有最慘、只有更慘;而新進公務員也開始擔心退撫基金破產、領不到退休俸。

「認真打拼就可以置產、成家,擁有安定的未來」是上代人習以為常的夢想。但對於我們這一代而言,或許已成幻想。我們必須拼命加班爆肝才能以未來的健康預支今日的薪資。以前的「台灣錢、淹腳目」「愛拼才會贏」「向前行」「我的未來不是夢」變成月光族、窮忙族、崩世代、各種年金危機、分配不均、富者越富貧者越貧。

這一切的改變,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我們的政府,數十年來不斷護航權貴、漠視勞工;不顧台灣主權及人民權益,與中國簽訂各式協議服務跨境資本;為了權貴資本家的利益強徵民地;明目張膽動用軍警暴力將手無寸鐵、和平靜坐的民眾打得頭破血流。

2014年3月,除了一面幫忙佔領國會運動,我也同時處理一起涉及兩岸司法互助協議的死刑冤案救援。但在4月29日,救援中的冤案,竟被馬英九政府槍決,不論案情有多少疑點,兩條人命就此無法挽回。家屬絕望地哭泣,我親眼見證最終極的國家暴力,個人力量在國家面前如此渺小,面對濫用暴力又不知反省的政府,沒有人是安全的。

而負責監督行政部門的國會呢?從未輪替的國會總是一再令人民失望,放任行政部門恣意妄為,馬英九帶領的國會多數黨甚至用30秒黑箱葬送台灣前途,激起世界矚目的佔領國會運動。

2014年公民社會展現史無前例的爆發力,我無法想像,假設我們錯過這次歷史機會,假設如此強大的力量仍然無法推動國會改革,還會再有下一次機會嗎?台灣該何去何從?

「如果2016無法翻轉國會,我們將愧對下一代人。」

這就是我決定參選的原因。

基於這樣的信念,我選擇代表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在從小生長的極深藍選區,挑戰國民黨大黨鞭。我知道,這會是一場力量極不對稱的選戰。我的對手擁有各種資源,有樁腳、有派系、有資金,而我所依憑的僅是對於憲政民主、司法改革、轉型正義、公平分配、性別平等、世代正義堅定不移的信念。

而我也相信,正因為沒有舊政治背後的政商利益糾葛,我可以拋開舊政治的包袱,為國會注入新生命。

我們的父母受困於政客製造的省籍問題,但事實上,台灣社會衝突的根源都在於政治與經濟的特權階級,而不是省籍。我們必須加倍努力完成世代功課,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民主的國家,讓下一代能夠生長在和解共生的台灣。

我們是台灣失落的一代,也是台灣希望之所在。決定參選,是想在台灣急速向下沈淪時,付出自己的力量踩住煞車,希望證明青年可以跨越舊政治的門檻、青年可以深度參政,證明我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挽救國家,改變貧富不均、階級流動停滯、勞工權益受損、官商勾結舞弊的現象,證明我們可以找回失落的勇氣,讓投票成為一件光榮的事。

如果妳/你問我「為什麼這麼年輕就想參政?」,我的答案是:

台灣,我的國家,已經沒有時間等待我們變老。請你和我,一起行動,讓三十年之後,我們的下一代不再失落。

*

苗博雅│社會民主黨 台北市文山南中正(第8選區)立委擬參選人

學歷:
靜心小學、靜心中學、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級中學、
台灣大學法律系財經法學組學士

現職:
社會民主黨全國委員

經歷:
廢除死刑推動聯盟法務主任
新創科技公司法務(瑞策國際股份有限公司)
律師事務所法務(李永裕律師事務所)

社民黨推出櫃女同志參選 挑戰北市藍委(蘋果)
女孩挑戰阿北 社民黨再推立委人選(聯合)
為社民黨站台 顧立雄:民進黨應推人選進行整合(風傳媒)

如果您認同TNL的選文標準,歡迎在這裡推薦您認為「應該」要報導的新聞給我們。

Photo Credit:呂欣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