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園與大谷光瑞》:逍遙園的名稱直到開園式當天才見報,典故出自釋迦牟尼的偈語

《逍遙園與大谷光瑞》:逍遙園的名稱直到開園式當天才見報,典故出自釋迦牟尼的偈語
逍遙園別邸舊照|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谷光瑞從卸任本願寺法主後,開始遊走亞洲各國,遂行自己的興趣與抱負,於農業經濟與政治發展上,不時提出了既前瞻又特別的見解及論述,在海外別邸的命名中,或許也有反映出本人想要過著自由奔放的生活。

文:陳啟仁

逍遙園的建造與名稱由來

大谷光瑞在高雄市興建別邸的消息揭載於1936年2月20日的報導,文中提到廣瀨了乘來台,下榻在台北市台灣鐵道旅館,此行的目的是為大谷光瑞的事業著手準備。大谷光瑞在屏東從事果園事業與山茶栽種,並教育當地番人栽種技術,文中提到大谷光瑞在南洋事業的經理人「廣瀨了乘」的名字,廣瀨了乘是位於二樂莊的武庫佛教中學學生,由於他替大谷光瑞代理南洋事務,本人與逍遙園的關係也十分密切。

1936年3月25日大谷光瑞事業代理人廣瀨了乘在埔里街米空派出所前高地買收數十甲地作為未來大谷光瑞的茶園計畫用地,米坑係指挑米坑,台中州能高郡埔里街挑米坑為桃米社區之舊地名,也就是今日桃米生態村。

逍遙園的名稱一直到開園式當天才見報,經查證取名「逍遙園」的典故,出自於釋迦牟尼的偈語:「被無明汙染的人是愚人,斷除煩惱的人是智者;有我、法二執者沉溺在生死海,證緣起性空者解脫在逍遙園」。逍遙園指的是一個解脫的境界,後世取逍遙園為名的例子,還有東晉時期在長安圓寂的西域高僧鳩摩羅什,便是在長安的譯場逍遙園火化。根據以上說法,可以推測大谷光瑞希望將逍遙園作為一處冬季可供他冬季避寒(或考慮其健康因素)的居所,並且作為一所可供他與學生專心寫作翻譯與指導學生的私塾。

根據1940年11月2日星期六當天的報紙,內容簡單地以小幅版面刊登了11月1日開園式的訊息,在這不久前,大谷光瑞於10月3日剛就任內閣參議,並發表了著作《大谷光瑞興亞計畫》共10冊。本報導翻譯如下:

具內閣參議身分以南進政策的先驅著稱的大谷光瑞先生,藉著在高雄市大港埔建造之新居逍遙園竣工的機會於11月1日邀請了市內官民共襄盛舉並舉辦新邸落成典禮。

關-1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臺灣日日新報》報導逍遙園新邸落成典禮

同年11月3日星期日的報導更為詳實,內容摘要翻譯如下:

  1. 現任內閣參議大谷氏10月23日帶著4名女青年及21名青年前來訪視,將落成於高雄市新火車站前一帶的新居逍遙園。
  2. 高雄人將有機會一睹大谷光瑞上人的禮儀風範。
  3. 逍遙園占地12000坪,1940年3月開始動工。
  4. 庭園的資材幾乎都從京都三夜莊運來。立面上使用了佛教的語彙。在近代文化住宅方面可稱作是大谷式住宅。
  5. 逍遙園建坪250坪——庭園景觀占4000坪,其他則為被稱作大谷農園的農場。種植有橡膠樹、木瓜、芭蕉、甘藷、落花生,以及蔬菜等作物。
  6. 隨行的男女青年是為了跟隨大谷氏學習禮儀與農業技術而來,女青年負責打理逍遙園的家務,男青年則負責經營農園與園藝工作。
  7. 大谷氏的農園生活是十分嚴謹的,男女青年居住在別邸隔壁的合宿所,每日作息固定——有晨間體操訓練、園藝課程、語言課程,夜間尚須進行防空避難訓練。
  8. 大谷氏十分看好高雄作為南進據點的潛力。高雄的腹地大,比起台北基隆台南等地,更接近南洋地區,又擁有良港。他認為將來台灣的中心將漸漸轉移到高雄。

報導中也刊登了逍遙園的正面入口,讓世人可以一窺新建築的風貌,另外,大谷光瑞與當時的高雄市長宗藤大陸的合影也是報導的焦點。報導中刊載的照片因當時國際情勢緊張,戰爭一觸即發,故報紙刊登照片受到管制,需經過高雄要塞司令部許可才能刊載,顯示逍遙園一帶是受到軍方管制的區域,可能因為陸軍病院本身的重要性,加上西本願寺歷來與軍方有著良好關係,大谷光瑞身為皇族成員等身分亦不無可能。

開園式由11月1日起開放了3天,為竣工紀念簡素地擺設了宴席招待了數十位市民,也頗盛況一時。大谷光瑞真正停留在逍遙園的時間整理成表,顯示大谷光瑞在逍遙園開園後的1年4個月之間,僅來住過5次,且來台時間有季節性,主要集中於冬季。如此一來,開園式之後5年間別邸與農園的實質管理者應另有其人,極有可能是摘要中所述的隨行青年男女。

  • 逍遙園開園式後大谷光瑞滯留台灣時間之整理表
時間 季節 事由 重要事件
1940年11月1日-11月27日 逍遙園開園式
1940年12月8日-1941年3月2日 《熱帶農業》、《蘭領東印度地誌》刊行。
1941年4月2日-4月23日 5月26日因病入院,6月29日出院。
1941年10月23日-11月4日 10月23日內閣參議總辭。
1914年12月20日-1942年3月6日 2月大東亞建設審議會委員就任。6月15日東大病院入院,25日膀胱乳嘴腫切開手術,27日出院。

從1945年2月2日美軍空拍大港埔地區照片中可以一窺日治末期逍遙園周邊概況。逍遙園所在的大港埔地區與同年落成的高雄驛隔著一條二號運河,西邊的大港埔圓環已經建成,但今日的中正路仍未打通。逍遙園周邊建築物密度不高,環繞周邊皆為農地。逍遙園土地面積接近高雄陸軍病院之一半。逍遙園北邊的高雄陸軍病院為大港埔一帶規模最大之建築群,南邊另有高雄州立高雄商業學校,大谷光瑞也曾將名門下生送往該校學習英語、馬來語。

從逍遙園的空照圖可見在1945年時,建築周邊環境已然完備。依據1945年的高雄市舊航照影像,圖中推測呈現了逍遙園的農園配置概況。二角幸治郎之子——二角龍藏先生也提供舊照片。

關-3
Photo Credit: 玉山社提供
美軍空拍大港埔地區——關鍵地標位置圖

逍遙園的名稱由來

「逍遙園」一名的由來沒有直接的證據,但是依字面的含義而言,一則「逍遙」一詞顧名思義是不被任何世俗事物所束縛,能夠過著絕對自由生活的意思。大谷光瑞從卸任本願寺法主後,開始遊走亞洲各國,遂行自己的興趣與抱負,於農業經濟與政治發展上,不時提出了既前瞻又特別的見解及論述,在海外別邸的命名中,或許也有反映出本人想要過著自由奔放的生活。

二則源自中國東漢時期著名佛典譯師,後秦的第二位皇帝姚興曾迎接龜茲國鳩摩羅什住在逍遙園西明閣,從事翻譯經典的工作。崔鴻《後秦錄》提到「姚興時鳩摩羅什至長安七年正月姚興如逍遙園引諸沙門聽什說佛經。」宋敏求的《長安志》裡說到:「姚興常於逍遙園,引諸沙門聽番僧鳩摩羅什演講佛經。起逍遙宮,殿庭左右有樓閣高百丈,相去四十尺,以麻繩大一圍,兩頭各拴經樓上,會日令二人各樓內出,從繩上行過,以為佛神相遇。」表現「逍遙園」除了是佛經的譯場之外,也是一個能夠聽經聞法的場所,這個含義與大谷光瑞在逍遙園的功能設定幾乎是一致的,於是取別邸名稱為「逍遙園」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逍遙園與大谷光瑞:二十世紀初的東亞與高雄》,玉山社出版

作者:陳啟仁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棟塵封多年的歷史建築,
一位鮮為人知的歷史人物,
帶我們重回20世紀初東亞地區的風雲際會

本書紀錄了逍遙園修復團隊在缺乏原始資料的情況下,參考屋主大谷光瑞的資料,並從諸多繁瑣的史料中,確認其樣貌、空間配置、建築細節,在台日兩地人員的協助下,逐步完成修復的過程。

要尋找這座建築的身世,不能不提到它的主人——大谷光瑞,他是日本華族、天皇連襟、佛教宗派法主,曾組織探險隊前往西域考古、在南亞經營農園、擔任日本政府顧問。他豐富的人生經歷,表現出20世紀前半東亞地區多變且複雜的歷史發展。而這座融合了京都、佛教、西洋元素,具有亞熱帶特徵的混合式住宅,自入口開始就能夠看到獨特的複合表現;宅邸的內部空間與特徵,也顯示出主人的巧思與生活方式。透過不同角度來觀看這座建築,不僅能夠感受到主人寄託的意念,更能看到當時位處東亞的台灣,如何在歷史上留下紀錄。

本書特色

  • 本書完整記錄近20年來,逍遙園重新被發現到修復的過程,這段再現文化資產的歷程。
  • 修復與研究團隊在缺乏原始資料的情況下,利用各種文獻、資料與研究,解開逍遙園建築的面貌,完成這幅歷史拼圖。
  • 除了建築本身的謎團,逍遙園的主人─大谷光瑞更是20世紀初期東亞史上的重要人物,他的生平經歷正是修復逍遙園的重要線索。
  • 帶著這本書參觀逍遙園,不只能夠看到建築本身的細節與特色,更能夠看到80多年前東亞與高雄的歷史。
getImage
Photo Credit: 玉山社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