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搶劫的人生》:嚴刑逼供、草率起訴、有罪推定……蘇炳坤這類冤案真的只是「時代產物」嗎?

《被搶劫的人生》:嚴刑逼供、草率起訴、有罪推定……蘇炳坤這類冤案真的只是「時代產物」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記錄蘇炳坤三十年來為平反而奮鬥的漫長旅程。盼望這樣舊時代的冤獄,能在新時代的期許中真正地畫下句點,因為只有直視過去,重新串接記憶斷裂之處,才能在如霧般籠罩的現實中重新確立航道,找到未來的路。

文:陳昭如

回顧這些年較為人熟知的冤案,幾乎都涉及刑求情節,包括:

邱和順案(一九八七年)

台北市刑大隊逮捕邱和順等十二人,指控他們犯下新竹學童陸正綁架案,另外邱和順等人還被控犯下苗栗縣女保險員柯洪玉蘭分屍案,只是警方指控的根據只有被告自白,而且是在刑求之下被迫承認的自白。一九九四年,監察院調閱上百捲錄音帶,終於找到警方刑求的錄音,揭開他們對被告口鼻灌水、灌汽油、拳打腳踢、倒吊、坐冰塊寫自白的事實,進而彈劾陸正案相關檢警人員。這也是台灣少數被刑求有錄音證據的案子。最後四名警察因刑求被告遭判決有罪,但即使如此,法院仍認為所有被告均有罪,並於二○一一年判處邱和順死刑。至今民間團體仍在努力救援邱和順。

蘇建和案(一九九一年)

蘇建和、劉秉郎、莊林勳以參與汐止吳銘漢夫婦命案的罪名遭到逮捕,但命案現場只找到主犯王文孝的指紋,並沒有他們三人的鞋印、指紋或毛髮。汐止分局刑警以甩巴掌、電話簿墊胸口用鐵鎚敲、脫光衣服坐在大冰塊上吹電扇、用毛巾捂住口鼻再灌水、灌尿、甚至是灌辣椒水、以電擊棒電擊下體等酷刑,迫使他們承認犯罪,最後被判處死刑。檢察總長陳涵提出三次非常上訴,皆遭最高法院駁回。民間發起大規模救援行動,直到二○○○年台灣高等法院裁定開始再審,歷經十二年「再審無罪→發回更審→再更一審死刑→發回更審→再更二審無罪→發回更審」,終於在二○一二年三人才獲判無罪。

江國慶案(一九九六年)

空軍軍人江國慶在遭軍方連續三十七小時疲勞訊問及刑求逼供,在非自願情況下寫下自白書,承認犯下性侵女童殺人案。後來他翻供表示是被刑求才做出不實自白,仍遭軍方判處死刑。二○一○年,監察院完整揭露江國慶遭到刑求的事實,台北地檢署重啟調查,認定江國慶與本案無關,他的自白犯罪筆錄也是刑求取得,整起案件才獲得平反。軍方承認誤判,判賠江家一億多元,但參與刑求江國慶的軍官因追訴權時效已過,全部獲得不起訴處分。

謝志宏案(二○○○年)

謝志宏與郭俊偉被控以利刃刺死台南歸仁鄉一對男女,警方在郭俊偉家搜出凶器與被害人手機,凶器上並沒有謝志宏的指紋,他的衣物與機車也找不到被害人血跡反應。謝志宏前兩次接受警詢時親口承認殺害死者,日後在律師陪同下進行第三次警詢時,翻供聲稱他是遭到警方腳踢踹腰部及長時間疲勞偵訊,才不得不胡亂承認,但這樣的說法未被法院採信。最高法院要求勘驗警詢錄音,結果那兩次的警詢錄音與錄影檔「剛好」都消失了。二○一八年檢察官為謝志宏聲請再審,二○二○年台南高分院撤銷原判決,宣判無罪。

鄭性澤案(二○○二年)

台中十三姨KTV發生槍擊案,鄭性澤被控持槍殺害警察,但全案既沒有他開槍的科學證據,凶器上也沒有他的指紋。根據病歷記載,鄭性澤被捕時只有左小腿受到槍傷,但在接受警察詢問後卻出現左眼瘀血、左大腿外側瘀青等傷勢,錄影帶也清楚可見他左眼浮腫的模樣。根據鄭性澤的自述,警察對他灌水、電擊、踢打等,迫使他做出不實自白,但法院仍以他的自白做為判決依據並判處死刑。經過民間團體積極救援,二○一四年監察院提出調查報告,認定鄭性澤遭到警察刑求,又經檢察官疲勞訊問,長達十小時沒有休息,顯然違反自白任意性法則。二○一六年台中高分檢聲請再審,二○一七年台中高分院改判他無罪。

既然有這麼多冤案都是因刑求取得的自白才得以定案,一九八六年新竹分局刑警以非法手段對蘇炳坤、郭中雄嚴刑逼供,難道不會用同樣手法辦其他案子嗎?在破案壓力與「檢警送什麼證據我照單全收」的文化之下,這群人是否「製造」過其他冤案?我真不敢想像。

不過,這全是基層員警的錯嗎?如果院檢不隨便採信被告的自白,警察又怎麼會想盡辦法以刑求逼迫被告承認?如果院檢不願意確實遵守無罪推定的原則,只是用一般想當然爾的邏輯推論被告應該有罪,又怎麼能責怪警察喜歡採用極端的方法取得自白?

二○一三年二月,前聯合國反酷刑特別報告員諾瓦克(Manfred Nowak)在台灣進行兩公約國際審查,對於台灣政府宣稱「酷刑已在台灣絕跡,我們沒有刑求的問題」的說法不以為然,認為這樣的說法只是自我感覺良好,而官員對酷刑現象的無知更令人擔憂。問題是官員是真不知情?還是刻意保持緘默?畢竟沉默所保護的不只是個人的面子,也保護了群體的面子;而打破沉默的人通常不只是魯莽,還會被視為叛徒。

曾經參與平反蘇建和、鄭性澤、陳龍綺等案的羅秉成說,他一九九○年開始在新竹執業時就聽說過蘇炳坤的案子,而且很巧的是,郭中雄一審的辯護律師,剛好就是他事務所合夥人。那時蘇案在新竹地區赫赫有名,他偶爾也看過相關新聞,心想,一個逃犯竟然「在家通緝」,就連檢察官都出面為他提再審,就那時的社會氣氛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因為很早就耳聞蘇案種種,當蘇炳坤找上台灣冤獄平反協會求助,就算已獲得總統特赦,羅秉成仍認為這是一起值得救援的案件:

「這件案子的無辜感太強了,強大到幾乎說服了所有人,媒體輿論也很支持他,至今我還沒聽過有人認為他有罪,這是很少見的情況。平冤會接案除了講求是否有科學證據,也很重視案子是否違反正當法律程序,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刑求。平反這類案件是司法轉型正義的一環,所以平反蘇炳坤很重要的意義,就是按照現在的制度程序,去照見舊的時代制度裡冠冕堂皇的司法證據瑕疵品是怎麼被拋擲出來。就這樣的角度,這個案子,我們當然要救!」

羅秉成認為,蘇案是三十多年前的舊案,但正視並處理這樁案件對現在具有指引效果,可讓人認真思索司法在面對冤案的態度應該是什麼。他特別提到周盈文審判長在宣判時說蘇案是「冤案」,而不是一般使用的「錯案」這個字眼,真的很不容易。

「周盈文是我很敬重的法官,這樣一件眾所矚目的案子由他來判決,令人放心。宣判時他大可以說『撤銷原判決』、『檢察官上訴駁回』,就宣判完畢了,但是他沒有這麼做。他開放媒體攝影,而且是帶著想法做這樣的陳述,這段話顯然是經過深思熟慮,不是臨庭講出來的。」

我聽不少人說過,蘇炳坤是倒楣啦,那個時代辦案就是這樣。但,這類冤案真的只是「時代產物」嗎?嚴刑逼供、草率起訴、有罪推定……這些造成誤判蘇案的因素,今天果真已經絕跡了嗎?對於我的疑問,羅秉成如此解釋:

「周盈文說,這件案子是警察刑求逼供,檢察官草率起訴,法院沒有遵循無罪推定原則。假設把這三個因素放到現在比較好的程序規定裡頭來看,現在我們建立自白任意性的前置調查原則,正當法律程序規定得比較完善,警察辦案也比較重視科學,院檢人力訓練也比較以前好得太多了。但是即使如此,這三個因素還是存在。

例如警方濫權,不一定是刑求,而是各種各樣的違法取供;檢察官草率起訴,在重大案件要求限時破案的壓力下,他們沒辦法深思熟慮,還是會出手。至於無罪推定,我想很多律師都會認為,有些法官並沒有遵守這個原則,所以就本質來說,或許你的懷疑是對的,也就是過往冤案的成因,到現在只是某種程度的改頭換面而已。

這樣聽起來有點喪氣,但我的看法是還是有進步。現在警察打人的多不多?我不敢講完全絕跡,但已經很少了。以我做律師前十年的經驗,那種在押重犯,十個大概有一半以上跟我講說他們被打,在那樣的環境之下,律師會認為他們的話有幾分可信,不會認為他們胡說,我可以理解,也很同情,會想如何抗辯,但事實上都是枉然,難以調查。

最常見的情形是,法官把警察找來問說,你有沒有刑求人家?哪個警察瘋了會承認?當然不會。以前跟法官說我的當事人被刑求,所以做出不實的自白,法官心裡也許會想說,對啦,然後呢?他還是自白了啊,你來證明他被刑求,問題是我要怎麼證明呢?」

在那個年代,警局時不時上演刑求劇情,大家亦習以為常,見怪不怪。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讓什麼樣的人視刑求為家常便飯?又是什麼樣的人可以做出這種事?他們是殘忍成性,才可以日復一日地拷打折磨與自己一樣的人嗎?

「早年許多警察辦案都是如此。他們知道刑求不好,但還是會這麼做,因為他們相信只要拚命往下挖,就可以挖到真相,這個挖不只是用嘴問,還用了工具動手打,而且這套辦案手法還是師徒傳承下來的,」羅秉成說,「他們變成自己經驗的俘虜,誤導了自己,犯下了不自覺的錯誤,久而久之就變得麻木了。」

這讓我想到當年民間團體救援鄭性澤時,退休警察人員協會到法院門口抗議「無罪判決影響員警士氣」,要求法院還給他們「公平正義」。或許警察只是被破案壓力與高定罪率壓得喘不過氣,才會做出自己也料想不到的殘忍的事來;他們未必是內在凶殘而做出這樣的事,而是同袍之間的情義,社會安全意識形態的洗腦,讓他們合理化了自己的作為。

沒有證據,就靠自白來破案,這是便宜行事的手法。重點是,檢察官及法官怎麼看待自白的證據力?蘇案除了郭中雄的自白及來路不明的金飾,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蘇炳坤犯案,照說必須進一步偵查才對。然而檢察官與法官並沒有這麼做,他們強烈的心證,就是認為蘇炳坤是強盜。他們是真心相信蘇炳坤犯了錯嗎?他們是否直視過自己錯判的可能性?

或許問題不在於有沒有證據,而在於研判證據的模式。

「我們都知道《刑事訴訟法》一五六條第二項規定:共犯的自白不能做唯一證據,早年這個法條好像是僅供參考,法官照判。以蘇炳坤來說,除了郭中雄咬他的自白以外,別無證據,所以法官算是很敢判。我想有些法官大概有一種心態,就是誰教你被告要認?打死你都不應該認才對,很多法官都認為如果你沒有做,怎麼打都不應該認罪。很多沒有被刑求過的人都會認為,只是被打兩下,為什麼就認了呢?有這麼嚴重?這麼不經打?怎麼可能?換作是我打死都不承認,會認的都是意志不堅,就是有做嘛!」羅秉成說。

羅秉成提起過去經手一起肇事逃逸案,這也是除了蘇建和、鄭性澤案之外,他執業二十多年刑求抗辯第一件成功的案例。他的當事人被警察毒打之後認了罪,也做了筆錄,事後立刻跑到醫院進行驗傷,但檢察官不採信驗傷單,就直接起訴了。羅秉成詳細問當事人刑求細節,傷勢狀況,以及出入警局的時間,有許多不符常情之處(例如從進入警局到離開的時間不合理地過長),要求法官傳喚警察進行交互詰問。很幸運的,法官同意了,然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

「法官先告知警察說,他今天作證的權利義務其中有一條是,如果擔心照實講會被刑事追訴,可以拒絕證言,如果被發現他講的是謊話,會以偽證罪辦。起先法官是用比較法條式的說法,警察一時沒有聽懂,法官就改用白話說,你如果有給人家打的話,你老實講,就不會有偽證罪;如果你打了沒有老實講,就會有偽證罪;你如果擔心有偽證罪的話,可以不要作證。

結果那名警察馬上說,我不要作證。法官很凶問他,那你有沒有打人?警察說,我沒有打人。法官又問他,你如果沒有打人,為什麼不敢作證?結果那個警察從頭到尾都沒有承認,可是又無法解釋那些不合理的狀況,最後法官當庭認定被告的自白沒有證據能力,是刑求的結果,然後告訴那個警察說,我會以刑求移送你,並且把判決寄給你們單位。那個警察聽了,臉色都白了。」

「自白是證據之王」,這是既有的遊戲規則,就算沒有人願意公開承認,在司法實務界它幾乎就等同於真理。這是現實,也是無奈。

「我們回想蘇炳坤的案子,你覺得當時檢察官、法官真的完全不知道他被刑求嗎?有的法官或許會說,被告是刁民,沒有打就在這邊喊冤,事實上就是你幹的,還好意思在這邊講警察刑求?這種法官當然有,但我認為不多。有部分法官的態度是,你認罪了,不是嗎?好,我幫你記下來,結束。你說你被刑求?那你證明給我看,如果你無法證明被刑求,又已經在筆錄上簽名,我就照判,因為話是你講的,你沒有撐住,就必須為自己說的話負責。

我以前剛當律師的時候,被告如果有自白,有的法官開第一次庭的任務就是訊問犯罪事實,訊問被告筆錄內容是不是已經簽了?再問他是不是認罪?就這樣,案子就結了。既然被告認罪了,法官判他有罪,心裡也沒有負擔,反正被告多半也不會上訴,他們的態度可能是,我幹嘛把警察挖出來?勞師動眾把警察弄到法院來,何必去得罪警察?」

既然能證明蘇炳坤犯罪的證據如此薄弱,就連像我這樣的法律門外漢都能看出疑點,二、三審的法官在想什麼?他們怎麼判得下去?

「嗯,這是個好問題……」羅秉成沉思了一會,進而說道:「這裡面有一個比較深層的結構問題,我們一直努力想翻轉過來,但是沒有很成功。譬如『院檢不分』或『檢警一家』的問題。以前他們是『同國的』,在某種情形之下,他們可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站在共同體的角度去處理案件,這或許是我可以給你的答案之一。以前法官很少挑戰檢察官的意見,他們都是司法官訓練所出來的,只是分發單位不一樣,今天你做法官,明天可能就調來做檢察官也說不定,這是院檢互調制度使然……不過現在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

在現代司法體制分工下,執法者只能根據有限的權責做一部分工作,如果案子判錯了,不只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一連串疏忽與錯誤所造成的。但讓人難以想像的未必是錯判本身,而是執法者在面對冤案時的巨大沉默,讓一個毫無可信證據的刑事案件,可以像鬼打牆一樣原地空轉了幾十年。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被搶劫的人生:蘇炳坤從冤枉到無罪的三十年長路》,春山出版

作者:陳昭如

  • TAAZE讀冊生活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他被控搶劫銀樓,事實卻是他的人生被司法體制搶劫一空。

一九八六年,家具行老闆蘇炳坤因涉嫌結夥搶劫被警方逮捕。雖然他矢口否認犯行,卻換來無情的刑求,就算他一路喊冤,警方仍逕行宣布破案,最後被法院判處十五年徒刑。

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選擇「一邊逃、一邊喊冤」,事實上每天都待在家裡四處寄陳情書,成為「在家逃亡」的通緝犯。這一逃,就是十年,直到一九九七年意外被捕為止。

沒有被冤枉過的人,無法瞭解清白有多麼重要。雖然二○○○年已獲得總統特赦,但蘇炳坤以為司法體制並沒有真正還他公道,年近七十的他決心展開下一階段的戰鬥,再次挑戰再審的超高門檻。

本書記錄蘇炳坤三十年來為平反而奮鬥的漫長旅程。盼望這樣舊時代的冤獄,能在新時代的期許中真正地畫下句點,因為只有直視過去,重新串接記憶斷裂之處,才能在如霧般籠罩的現實中重新確立航道,找到未來的路。

(春山)WT01023_被搶劫的人生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春山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猜你喜歡


講究機能與美學,LG OLEDevo系列電視令人心醉神迷的三大黑科技

講究機能與美學,LG OLEDevo系列電視令人心醉神迷的三大黑科技
Photo Credit:L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LG OLEDevo 系列電視三大黑科技,包括雙重國際認證的護眼效果、AI 智慧優化與聲控系統,以及令人心醉神迷的超輕薄機身。講究機能與美學的你,必須認識這款電視。

現代人講究極致的娛樂體驗,尤其疫情時代讓居家時間變長,電視的地位恐怕比過去任何時候都來得重要。一台好的電視,能讓居家空間化身為重要的視聽娛樂中心,甚至把客廳打造成一座藝廊;凝聚家人在此齊聚享受視聽饗宴的時刻,也為整體空間做出現代科技感的華麗點綴。

韓國科技大廠 LG 全新 OLEDevo 系列,作為結合視聽享受、極致美學、智慧簡約的存在,將是此時此刻市場最需要的優質電視。不少人想為家裡添購新電視,或是為長輩汰舊換新,尋覓一台簡易好上手、又能保護視力健康的電視。那麼,LG 全新 OLEDevo 系列的三大黑科技,將是消費者不能錯過的精彩選擇。

LG OLED evo TV  02
Photo Credit:LG
LG 全新 OLEDevo 系列電視具備三大黑科技:護眼面板、AI 聲控、藝術設計外觀,是居家視聽娛樂系統的必備逸品。

LG OLEDevo 黑科技之一:雙重護眼認證的 OLED 面板

LG OLEDevo 全系列搭載 LG 獨家最新一代「OLEDevo」面板技術,運用「自體發光像素技術」的有機材料,控制每一像素的顯示品質,提供極為精準的顯色能力與絕佳的高對比度;不只視覺效果遠遠超越一般市售常見的 LCD 面板,LG OLED 面板還具備「護眼雙認證」,友善長輩與兒童,讓家人能安心追劇、減少眼睛負擔。

針對電視產品的護眼認證,主要是判斷「抗藍光」功能。藍光屬於一種「高能量光線」,若長時間大量接觸,可能會對視網膜產生影響,進而傷害視力。為了讓消費者可以安心觀賞電視,LG OLED 電視將藍光影響降至最低、僅發射出 29% 的藍光,遠低於眼睛舒適度的最低 50% 標準,護眼效果獲得國際權威認證機構——德國萊因 TÜV 護眼認證、美國 UL 低藍光顯示認證等認可。

此外,LG OLED 藍光只有同等大小液晶螢幕的 60%,大幅降低眼睛的負擔。也就是說,LG OLED 電視讓消費者能比以往更加放心地享受大螢幕,盡情玩遊戲或看電視。

LG OLED evo TV 03
Photo Credit:LG
LG OLEDevo 電視搭載獨家最新一代「OLEDevo」面板技術,提供更精準的顯色能力與高對比度;尤其觀賞電影或追劇時,不必再忍受模糊的黑暗,而是能享受清晰的純黑顯色系果。
LG OLED evo TV 04
Photo Credit:LG
LG OLEDevo 電視獲得國際權威認證機構——德國萊因 TÜV 護眼認證、美國 UL 低藍光顯示認證雙重認可,護眼效果有目共睹。

LG OLEDevo 黑科技之二:AI 技術讓電視更好看,也更方便看

另一個令人驚豔的黑科技,則是 LG OLEDevo 系列機種非常善用 AI 人工智慧。首先, LG OLEDevo 系列電視採用了 α9 第四代 AI 4K 影音處理晶片,能運用 AI 優化影像與聲音品質,呈現最卓越的視聽效果,包括:

  • 影像強化:內建 AI 技術擁有規模超過百萬組的視覺資料點數據庫,能識別影像內容,進行降噪與圖像優化程序。全新「場景檢測」功能還能進一步分析顯示場景類型,並支援優化。
  • 音效強化:α9 第四代 AI 4K 影音處理晶片還具備超過 1,700 萬個音頻資料點作為學習基礎,能識別語音、音效與音調頻率,依照不同的風格優化聲音音效,甚至自動調整音量,確保高均值的視聽感受。

此外,LG 也導入 AI 語音辨識系統、家電物聯網技術,讓電視搖身一變成為家電物聯網系統的主控台,打造聰明駕馭的智慧居家功能,包括:

  • AI 語音控制電視:聰明的 AI 語音辨識,讓長輩能聲控電視,迅速執行轉台、調整音量等功能。使用 Netflix、Disney+ 等 OTT 串流平台時,也不必費時打字搜尋,直接語音輸入就能迅速找片。
  • 家用物聯網裝置:OLEDevo 系列還有物聯網功能,電視可作為儀表板來控制家電設備,串連智慧滑鼠遙控器的 AI 語音控制功能,輕鬆聲控家電。
LG OLED evo TV 05
Photo Credit:LG
LG OLEDevo 系列電視搭載 α9 第四代 AI 4K 影音處理晶片,能即時自動優化顯色與聲音效果,帶來最優質的視聽體驗。
LG OLED evo TV 06
Photo Credit:LG
LG OLEDevo 系列電視不只配備一般智慧電視內建的各大串流平台 App,也可作為家電物聯網儀表板。

LG OLEDevo 系列黑科技之三:零間隙壁掛超窄邊,打造藝廊等級外觀

LG OLEDevo 系列全名 LG OLEDevo G1 的「G」,隱含「Gallery」(藝廊)的精神,也充分反映外觀設計的精神。憑藉 OLED 面板獨有的極輕薄特質,再加上零間隙壁掛的超窄邊框設計,讓 LG OLEDevo G1 看起來就像是一幅畫作。換言之, LG OLEDevo G1 不只能提供電視娛樂,也可也作為空間佈景的一部份,增添藝術氣息與科技感。

LG OLED evo TV 07
Photo Credit:LG
不只功能卓越,極度講究設計美學的外觀,更是 LG OLEDevo G1 在百家爭鳴的電視市場中表現突出的關鍵。
LG OLED evo TV 08
Photo Credit:L
LG OLEDevo G1 的輕薄外觀,融入居家設計美學無違和,同時保有超大螢幕的身歷其境體驗。

LG OLEDevo 系列符合新世代電視主流需求,配備 4K UHD 解析,無論是 4K 藍光影音、線上串流影音平台、各大遊戲主機(PS5、Xbox Series X)等都能享受高品質視聽。

目前全系列分別有 55 吋、65 吋、77 吋三種規格,一般家庭房間建議選用55吋、客廳建議選用 65 吋;若是展示空間、會議室或喜歡劇院感受者等,可考慮更大尺寸的 77 吋。追求極致視聽、體驗智慧便利,就從 LG 全新 OLEDevo 系列護眼電視開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