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美墨邊界的急件》:來巡邏站第二天就收穫250磅毒品,不錯嘛!

《來自美墨邊界的急件》:來巡邏站第二天就收穫250磅毒品,不錯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問柯爾我們該不該跟著足跡穿過隘口,設法把運毒背包客追到手。他說:「噢千萬不要。只要可以,你不會想連人帶貨一起打包回去的。嫌犯的存在代表你手上有一起走私案,而這又意味著一大堆文書工作——光是寫報告就夠你加班加到吐。況且檢察官不會受理,這種案子在這裡的法院堆得滿坑滿谷。」

文:方濟各・坎圖(Francisco Cantú)

剛來巡邏站報到兩天,我們就截獲了第一批走私毒品。當時我們人在口岸的東邊,僅僅三哩外的感應器發出警報。在足跡起始處,我們的隊長柯爾指著地上凌亂的腳印。他跟著足跡前進,幾分鐘後示意我們下車。他說:「一共有八個人的足跡,別出聲,跟著我走。」

柯爾帶頭,我們朝山區走了五哩。他把我們一一叫上前去,看我們怎麼追蹤足跡,並在一旁指點:「視野要打開,仔細觀察地面約五、六碼的範圍。盡量面對太陽,絕不要背光,光線才照得到足跡。如果足跡變得很難辨識,就追蹤一下被擾亂的小地方——陷進土裡的趾印、鞋印、踢翻的石頭、地上發亮的凹痕、樹枝和植物的刺勾到的布料。如果跟丟了,就回到你最後看到線索的地方。學著解讀地上的蛛絲馬跡,」他說:「這本領就是你的飯碗。」

我們在隘口底部發現第一個被棄置在亂石之間的包裹。柯爾說:「他們一定看到我們過來了。」他指示我們分散開來,把整片山坡搜個徹底。十分鐘後,我們找到兩個裝滿食物和衣物的背包,以及另外四個糖袋裝著的包裹,糖袋用噴漆漆成黑色。

柯爾告訴我們:「這裡每一包應該有五十磅重。」他踢了踢其中一袋包裹。「總共兩百五十磅的毒品,剛上場第二天就有這樣的收穫,還不賴嘛!」我問柯爾我們該不該跟著足跡穿過隘口,設法把運毒背包客追到手。

他說:「噢千萬不要。只要可以,你不會想連人帶貨一起打包回去的。嫌犯的存在代表你手上有一起走私案,而這又意味著一大堆文書工作——光是寫報告就夠你加班加到吐。況且檢察官不會受理,這種案子在這裡的法院堆得滿坑滿谷,」他笑道:「你們等著瞧,被丟包的走私貨就好辦多了。」

柯爾叫我們把背包扔了。我看著幾位同袍把翻出來的衣物扯破,丟到盤根錯節的牧豆樹和綠桿樹之間。我從其中一個背包裡發現一張有護貝的禱告卡,卡片上是頭頂一束火舌的聖猶達(Saint Jude)。摩拉里斯發現一盒香菸,便在一塊岩石上坐下來吞雲吐霧。其他人大笑著將一堆食物踩爛。哈特在一旁跟著笑,還大聲叫我們看他對著一堆被截獲的私人物品撒尿。

我們扛著毒品包裹,朝停車處跋涉回去。二月的太陽低垂在天際,為沙漠蒙上一層溫暖的陽光。小徑邊緣,綠桿樹的粉紅樹蔭下,一隻沙漠龜以前腳撐起身體,看著我們通過。


夜裡,我們在一片漆黑中沿著成排的電線桿站崗,一站就是幾小時。受夠了外頭的寒冷和滋滋響的高壓電線之後,柯爾叫大夥兒沿著泥土路放上一條釘刺帶,然後回到停在附近乾谷中的車子裡等。我們坐在車上發動引擎,暖氣轟轟吹送。

幾分鐘的沉默過後,摩拉里斯問柯爾,為什麼巡邏站裡有些探員稱他為「暗夜死神」。他笑了笑,從襯衫口袋掏出一盒哥本哈根菸草,說道:「你們要小心這裡跑出來的印第安人,他們夜裡喝醉了會在村子外遊蕩,倒在該死的馬路上睡大覺。」他一邊說一邊準備菸草,他甩著右手同時用食指敲敲菸盒蓋。

「天冷的時候,柏油會吸收太陽的溫度,就連晚上也是。幾年前,我值大夜班,開車沿著九號印第安公路(Indian Route 9)巡邏,看到一個混帳印第安人睡在路中央。我停下車來,把他一屁股叫醒。他老弟跟他一起,就睡在旁邊的樹叢裡,兩兄弟喝得爛醉。」柯爾捏了一撮菸草丟進嘴裡,儀表板發出的綠光照亮他蠕動的下唇。

「我讓這對兄弟搭便車,把他們載到下一個村子,在他們的親戚家放他們下車,交代他們別再睡在該死的馬路上。」柯爾從中控臺上抓了個空的百事可樂杯子,吐出嚼過的菸草,繼續說道:「大概過了九個月還十個月吧,就在同一個該死的地點,我開車輾過這個人,他當場死亡。同一個混帳,睡在同一條該死的馬路上,我根本沒看到他躺在那裡。從那之後,他們就開始叫我『暗夜死神』。」

柯爾笑著朝杯子吐菸草,我們當中有幾個人也跟著笑,雖然不知道究竟有什麼好笑。

剛過午夜,一臺熄了燈的貨車從釘刺帶上呼嘯而過,四個車胎有三個都爆了。我們急起直追,在一團塵土中盲目加速,直到發覺貨車已經轉向,這才掉頭回到胎痕離開馬路之處,一路跟著胎痕來到貨車被丟棄的山腳下。我們在後車廂找到兩包大麻和一把點二二來福槍。

柯爾派我們用手電筒仔細搜索山坡,但最後只找到另一個包裹。柯爾說:「去它的,是煙霧彈。」我問他什麼意思。他說:「用來誤導我們的,就這麼一回事,他們在等我們離開。」但我和同袍不在乎——我們追車追得興致高昂,亢奮極了。我們把那台貨車開進乾谷裡,直到車子卡住動彈不得為止。

我們劃破沒爆掉的那個輪胎,打開車燈,讓引擎空轉,就那樣把貨車丟在那裡。回巡邏站的路上,我問柯爾那台貨車會怎麼樣。他說他會打給部落警察,叫他們去收車。但我知道他不會打這通電話,就算他打了,部落警察也不會去收車。他們也不想寫報告。


太陽下山之後,柯爾派摩拉里斯帶著熱像偵察儀,到公路附近的山丘上。他跟我說:「兄弟,你的毛帽借我戴一下,外頭很冷。」我把帽子遞給他,和其他人一起待在車上。一小時後,摩拉里斯在五哩里程牌東邊偵測到一群十個人。我們連忙衝下車,聽從他用無線電對講機傳來的指示徒步前進,但我們抵達時,那群人已經散開了。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