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人版《棋魂》:連接遙遠的過去與未來,時光會把你雕刻成祖國想要的樣子

中國真人版《棋魂》:連接遙遠的過去與未來,時光會把你雕刻成祖國想要的樣子
Photo Credit:《棋魂》官方微博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商言商,作為一部中國的漫改電視劇,相比其它被中國網民認為拍爛的《中華一番》、《NANA》、《網球王子》,《棋魂》在整體素質上或許是成功的,但不會有如原著般帶來超越國界的普世感動。

(內文有雷,可先收藏文章觀影後閱讀)

至截稿為止,中國真人版《棋魂》在豆瓣上的評分是8.4分,先說筆者個人結論,雖然有點過譽,但確實不會太難看。對於這部曾帶給許多八年級、九年級美好回憶的《棋靈王》(為尊重官方翻譯,以下簡稱《棋魂》),只能說「動漫版是世界的,但真人版,只能是中國的。」

在看《棋魂》之前,剛好筆者也看完了Netflix大受好評的《后翼棄兵》,因此難免會比較,若《棋魂》是由Netflix主導的話,也許會更好,或曾拍出電影《神之一手》(鄭雨盛)的韓國團隊來拍的話,也許觀感會更不一樣。

當初之所以花時間看完36集真人版電視劇,無非就是想回應心中的期待,畢竟《棋靈王》作為在《遊戲王》、《海賊王》、《通靈王》多「王」稱霸的年代裡,筆者覺得它在許多人心中的埋下的感動,是更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尤其原著中許多人物對追求夢想過程裡的執著、挫敗、不懈,總讓我們看見自己與他人的樣子,「寫實」就是《棋魂》刻在我們心裡的關鍵字。

也許受到第一集的影響,許多人對《棋魂》首集中出現香港回歸的大內旋元素感到不屑,因此對這部網劇的追捧,也不若當年動漫開播時的熱潮。縱觀目前中國網路上對《棋魂》的批評,當然不會去針對香港回歸這點提出批評,還多認為是合情合理的,褚贏(中國版「佐為」)的重返人間,呼應著香港的「回歸」。

不過,《棋魂》初期也不是沒有被批評的,如褚贏的狀化的太濃即是一例,演員張超還不得不為此道歉,以及中國網民也和日本網民一樣,多對「漫改」(漫畫改編)作品多不抱期待,也膝反射地吐槽。有趣的是,筆者認為褚贏的妝濃,在有的時候看起來更像是穿古裝的死神路克,而且《棋魂》、《死亡筆記》的畫師都是小畑健!

對於這部網劇的整體感受,筆者和一名中國網民所寫的一樣,心路歷程大概就是:吐槽、追劇、真香、失望。

《棋魂》恰到好處的本土化改編

如果真人版《棋魂》要全文地從動漫翻拍的,那必然會產生災難性的後果,因此作為一部備受矚目的漫改作品,中國的出品方在部分劇情還是做得不錯的。

與原著背景設定在真實的東京不同,真人版將背景設定在虛構的「方圓市」,而且還稱之為以圍棋文化聞名的中國城市,也許在中國比較難找到如同日本的圍棋文化,因此只好虛構這地方,卻也因此形成了幾乎全中國頂尖高手都是這城市居民的弔詭情形……是的,從少年圍棋賽、初段賽到全國賽,全劇近乎看不到其它真實的中國城市。

雖然中國方面號稱《棋魂》做的在地化很成功,但光就虛構的城市上,筆者覺得還是有點虛的。不過,對於中國社會環境的刻畫,確實有些確切。譬如,原著中對進藤光的家庭關係可謂輕描淡寫,其父母似乎對未成年的孩子要成為職業棋士沒太多意見,反觀真人版的時光(中國版「進藤光」)卻遭到母親初期百般阻擾,到最終放手的親情描繪,確實抓住了許多中國觀眾的心。

對於競爭激烈、追逐名利的中國現實社會現況,從主角的家庭壓力、師長的冷嘲熱諷,其他角色們向中國高考的現實壓力低頭,即使是沒看過原著動漫的觀眾,也很難不被這情節產生共鳴。

另一方面,雖然方圓市號稱以圍棋文化聞名,但隨著劇中時間線的前進,也再現了棋館逐漸在中國凋零的現況,人們不再下圍棋,老年人多下象棋,年輕人為時尚的電子產品著迷,連主角小時候夢寐以求的四驅電動玩具車,也成了落日黃花,而成為全民運動的,當然就是麻將。這些情節陳鋪,也為反映圍棋雖起源於中國,但卻逐漸在中國凋零,然而這種感懷,也埋下了這部影集無法比動漫更偉大的因子,後面會再敘述。

筆者認為,確實除了第一集香港回歸的情節讓人有更多政治聯想外,基本上接下來的劇情發展是還可以接受的,儘管劇情「中盤」時,主角時光在成為院生考上職業棋士的階段有點冗長外,確實有幾處改編的讓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情節,甚至在深度上不比原作遜色。

例如,就是真人版中出現了褚贏差點願意跟世人說他就是「Sai」的情節。原著中佐為在網路上下棋的名字是Sai,而真人版則就直寫褚贏。真人版劇情中,也呼應了2003年中國網路產業準備起飛的氛圍,方緒(中國版緒方)成了網路圍棋的推手,而褚贏就是在方緒成立的「圍達網」打敗各路高手,原本時光和褚贏打算在方緒的邀請賽中現身,但準備要進入會場的時候,卻見到幾個冒名的褚贏(騙子)來鬧場,褚贏也覺得只要能繼續下棋,不為名利現身也罷,而選擇繼續隱匿。這神來一筆的轉折,也反映了經濟高速成長下的中國,名利場上的虛華,最終褚贏選擇了保持距離,確實是改編上的巧思。

另一個比較重大的改編,就是原著中進藤光是在12歲才遇上佐為,而真人版卻是9歲的時光遇上褚贏,但原著的重要情節多發生在15歲之後,那真人版的處理方式是讓褚贏在第三集消失了六年。劇情中,9歲的時光在替褚贏與俞曉陽(中國版塔矢行洋)對弈的過程中,產生了接下來的人生會被褚贏控制的恐懼,不會再有走出自己的路的人生,而憤然對褚贏說他絕對不會下圍棋,就這樣讓褚贏離開了六年,最終經歷了一番轉折才再度現身。

對於這改編,可能是當年我們再看《棋魂》時也沒能反思到的,到底被佐為附身的進藤光,如果永遠只為佐為而下棋的話,還有自己的人生嗎?當然原著中最後的處理方式是,佐為在與塔矢名人對弈後才領悟到,原來他千年一問的答案,就是為培養進藤光而存在的。

另一可比較的是,原著中佐為消失的日子是在五月五日,這是日本的兒童節,佐為的離去有放手讓進藤光長大的意味。至於褚贏消失的日子,卻是在端午節……但又仔細想想的話,其實端午節就是陰曆五月五日,和屈原一樣,褚贏也是投江自殺的,也算是種呼應。對了,礙於中共信仰無神論,因此褚贏在劇中至少說了三次他不是鬼魂,至於編劇如何自圓其說,就不多做劇透了。

007NAYjaly1gl5u1yebaaj33341qi1l0
Photo Credit:《棋魂》官方微博
《棋魂》劇照,中國藝人張超飾演褚贏

崩壞的六集

對於這部網劇,部分持批判立場的中國網民的共識,多認為崩壞是從最後六集開始的,即第30集褚贏與俞曉陽(中國版塔矢行洋)對弈結束後開始的,至於兩人的對弈氛圍刻畫有無改得比原著剛好,這就見仁見智了,筆者認為不差,但就是內心話太多,下棋畫面偏少。

然而在31集,最終褚贏消失的過程的對比,層次上就顯得比原著弱了不少。原著中,佐為消失前最後一句話是「我很快樂」,沒留下眼淚,但褚贏告別的台詞多得有點羅嗦,儘管流淚,引淚卻程度不如動畫版,如果說佐為的離開是放手、釋懷,那褚贏似乎還留下更多眷戀或怨念。

主角時光也和原著一樣,在褚贏消失後經歷了放棄下棋,再重新執子的過程中,原著中進藤光重新下棋的那一刻也是令人動容的,是受到同儕伊角的感召而不再放棄下棋,但真人版卻改為時光與另一個自己對話的詭譎畫面(特效有點不行),感動度大打折扣。

而另一有爭議的劇情變化,就是最後六集的腐味更濃。可以理解為市場需求,而在情節安排上讓兩個主角時光、俞亮有更多賣腐的鏡頭,但劇中最重要的比賽-北斗杯,似乎有點兩人量身訂做,原本是三人團體賽的北斗杯,硬改為雙人圍棋賽(賽制是兩人為一組,每人輪流接力下一手),因此出現了時光、俞亮為準備北斗杯特訓,而住在一起、睡同一張床的集訓生活…

除了最後六集有詬病之處外,在31集之前也不是沒有值得吐槽的地方,如為了增強棋力考上職業棋士,時光和洪和(中國版和谷)、沈一朗(中國版伊角慎一郎)到神秘的佛廟-蘭因寺找和尚修煉。筆者認為這點劇情加分有限,還顯得更拖戲…

而最讓筆者感到失望的改編,就是真人版有太過鮮明的善惡。真人版在角色個性的描寫,友情的刻畫上是足夠有血有肉的,但對競爭關係的敘述,卻無法與原著攀比。

在原著中,有錢有實力的越智(真人版叫岳智)是孤傲的人,儘管有妒忌心,但始終把進藤光、塔矢亮視為欲超越的對手,自尊心極重的越智,因欣賞棋力比他強的社清春(中國版叫穆清春),而放棄了原由他代表日本征戰北斗杯的三將位子。然而在真人版中,編劇卻將岳智和穆清春描繪為始終如一,妒忌心極重的人,完全無洗白的機會。

原著《棋魂》的迷人之處就在於,它和一般的王道漫畫不同,沒有絕對的好人壞人,只有單純地追逐「神乎其技」的競技道路上,有共同成長的對手與朋友,而真人版在對於尊敬對手的描述缺失,就顯得可惜了。

連接著遙遠的過去與未來

筆者之所以在第一段說「動漫版是世界的,但真人版,只能是中國的」,是因為與當年《棋魂》推出後帶來的廣泛影響力比較的話,確實如此。

台灣ACG同好組織傻呼嚕同盟曾撰文指出,(約2003左右)《棋魂》讓日本的圍棋人口增加了七十萬,而台灣青少年的圍棋參賽人數則成長了百分之三十五,可見當年動漫版《棋魂》的影響力有多大。

在原著的最後一話中,代表日本隊主將的進藤光在韓國舉行的北斗杯輸掉了比賽,對手韓國的棋士高永夏問進藤光為何要下棋,進藤光告訴眾人說『為了將遙遠的過去...與遙遠的未來連接在一起!為了這個原因,我才會在這裡!』

北斗杯是中日韓的18歲以下的少年圍棋賽,儘管表面上看似有著一般王道漫畫裡,結局總是有最終大佬、大賽的情節鋪陳,但原著中的主角們,對於是否要為日本拿下冠軍,似乎始終不是他們首要考量的,進藤光在乎的是為佐為拿回尊嚴(原著中,進藤光誤會韓國的高永夏侮辱歷史上存在的棋士-本因坊秀策,而在原著中,秀策是佐為的前一個宿主)。

然而在真人版網劇中,北斗杯卻成了展現中國民族主義、國家大義的場域。原著中,塔矢亮、伊角等友人是鼓勵進藤光重新回到職業比賽,因為不能沒有他這一個對手、朋友,雖然真人版中也有相同的精神,但俞亮到學校對時光說的其中一理由,卻是時光一定要參加北斗杯的預賽,因為國家不能沒有他…雖然可以理解編劇安排上,是為了更強化時光復出的動機,但此時也感覺從第一集後消失的國族主義,又要回魂了。

果不其然,原是三人團體賽的北斗杯,硬生生地改為雙人賽,原著是越智成全了社清春,真人版卻是洪和成全了時光。劇情裡,北斗杯預選賽結果是時光為第三名,洪和是第二名,俞亮則是第一名,沒想到劇情大轉彎,洪和宣布放棄下棋,理由是當初反對他成為職業棋士的父親病倒了,須回去繼承家業,此時洪和敗給了孝道,而時光也獲得遞補的機會。在真人版結局的結尾,出現了飄揚的五星旗,旁白說俞亮和時光以明顯的優勢,贏得了北斗杯冠軍,開啟了中國圍棋新的一頁,最終《棋魂》帶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之勢收場。

反觀在原著漫畫版裡,日本隊雖敗猶榮,進藤光等眾人稱他們都是為「連接著遙遠的過去與未來」而繼續下棋,而動畫版則是沒有北斗杯結果的,但也說年輕的棋士們會在圍棋世界裡不斷前進。確實按照Go Ratings的世界職業圍棋等級排名來看,日本棋士的排名早已衰退,自1993年後就沒有再進入前三名,至今一直是中國與韓國棋士在廝殺(在劇中,方緒不滿韓國臨時更改比賽規則,似有強化大眾對韓國不守競賽規則的刻板印象),確實中國圍棋早已嶄開了新的一頁,但相比於日漫原著結尾強調的圍棋文化傳承,何者的精神層次孰高孰低,已相當明顯了。

在商言商,作為一部中國的漫改電視劇,相比被拍爛的《中華一番》、《NANA》、《網球王子》,《棋魂》在整體素質上或許是成功的,但不會有如原著般帶來超越國界的普世感動。對於原著中重要的核心精神「連接遙遠的過去與未來」,在真人版儼然是圍棋既起源於中國(過去),最強盛的也必是中國(未來)。

再套句男主角時光在劇中的經典台詞作為結語:「時光會把你雕刻成你應有的樣子」,那《棋魂》這部網劇的發展就是「時光會把你雕刻成祖國想要的樣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