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的甜蜜滋味:台灣曾是日本製菓業者積極開發的市場,也是原料的供應地

百年的甜蜜滋味:台灣曾是日本製菓業者積極開發的市場,也是原料的供應地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不只是日本製菓業者積極開發的市場,也是日本製菓業原料的供應地。透過台灣製糖業產能持續增加,日本製菓業才能夠製造更多糖果,不斷擴大市場規模。

「不給糖,就搗蛋!」不僅是萬聖節的名言,也是兒童喜愛糖果的最佳寫照。甜蜜的滋味人人愛,所以超商最吸睛的位置,一定擺著各式各樣的糖果。糖果出現在台灣,至今已有百年以上的歷史。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就讓我們在國家檔案的引領下, 一起品嚐百年甜蜜的滋味。

台灣與糖果如何結緣,必須提到大家都耳熟能詳的森永製菓株式會社。森永太一郎於1899年在東京創辦森永西洋菓子製造所,台灣從1906年起也可以買到其寄店販售的森永糖果。日本統治台灣初期,由於森永糖果口味尚未被大眾接受,購買者多為在台日人。為了開拓台灣市場,森永舉辦各種宣傳活動,包括:買森永糖果就可以免費欣賞電影、戲劇,派遣電影宣傳隊在全台各地舉辦森永節,並提出「不吃森永菓子的話,就不是真正的菓子通」口號。歷經各種促銷與宣傳活動,森永糖果在台灣的銷售量節節上升。1925年,森永決定不再寄店販售,直接設立森永製品台灣販賣株式會社,並且在台灣設立直營店。

台灣不只是日本製菓業者積極開發的市場,也是日本製菓業原料的供應地。透過台灣製糖業產能持續增加,日本製菓業才能夠製造更多糖果,不斷擴大市場規模。與森永製菓株式會社號稱「日本製菓雙璧」的明治製菓株式會社,最能凸顯台灣製糖與日本製菓之間的關係。明治製菓株式會社是由明治製糖株式會社轉投資成立的,而明治製糖工廠則設在盛產砂糖的台灣。明治製菓產品在台灣本來也和森永製菓一樣採取寄店販售,隨著台灣糖果市場不斷擴大,1929年決定在台北設立明治製菓販賣所,改採直營銷售。而自1920年代起森永製菓與明治製菓的糖果工廠都設在日本,自台灣輸入砂糖原料,再將成品糖果運至台灣販售。

不僅日本製菓業生產糖果仰賴台灣砂糖,台灣製菓工廠生產糖果與傳統糕餅也亟需砂糖。台灣總督府將製造傳統糕餅業者也納入製菓業中統計,在1930年代全台灣約有一千多家的製菓工廠,隨著糖果、糕點與各式點心消費數量持續增長,製菓工廠的數目更是不斷增加。其中有幾家是延續至今的知名企業,例如:1932年創辦的掬水軒、1934年創辦的義美。由此可知,台灣盛產砂糖,也便利這些製菓工廠就近擷取原料,生產各式各樣的糖果與糕餅,以滿足消費者的需求。

至1940年代,日本製菓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出現轉折,主要原因是台灣砂糖輸往日本愈來愈困難,且數量也受限制,加上日本政府又將糖果視為奢侈品而進行管制,使得製菓業面臨重大危機。日本製菓業不得不將眼光瞄準南方的砂糖之島,紛紛計劃將製菓工廠轉移到台灣。以森永為例,森永製菓大股東包含台灣製糖株式會社(總部在今天的高雄橋頭糖廠),1941年決定收購位於台南的台灣製菓的工廠(圖1),以就近取得原料供應,並從日本引進新式機械,增加製菓產量。明治製菓也有同樣的情形,1942年收購位於台北的阿路推克司工廠(アルテックス),再將其川崎工廠閒置設備拆遷至台北組裝,並改名為明治製菓台北工場,開始生產糖果。

gem_02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1:森永製菓在臺設立的製菓工廠

至戰爭結束時,台灣不僅擁有日本統治時期開拓的糖果市場,也有不少從日本遷台設廠製菓的各式設備。從檔案管理局典藏的國家檔案,可得見明治製菓台北工場在戰後改名為明華糖果廠,清楚標明該工廠位置及占地面積,即可推估原明治製菓台北工場座落在今日台北市八德路與市民大道之間的延吉街一帶,占地面積高達1,363坪。從接收的清單中,清楚標明製菓設備確實留存工廠裡,接收物品還包括2百餘萬顆的牛奶糖!

另外,日本統治時期由製糖業與製菓業共同合資經營的日本製菓株式會社(圖2),這間製菓工場擁有金平糖工廠、冰糖部、菓糧工廠、餅乾工廠等,不僅規模龐大,工廠設備也都完整保留下來,而且製菓用的原料糖竟高達221公噸之多。這間製菓工場在接收後,被移交給台糖公司,隸屬於新竹糖廠,改名為中壢冰糖廠。

gem_06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2:日本製菓株式會社由台灣三立製菓株式會社改名而來

戰後初期,台灣製菓業所面臨原料不足的問題。由於各地糖廠修復及甘蔗復耕生產都需要時間,台糖公司在民國35年(以下同)推出〈台灣糖業公司配售砂糖暫行辦法〉,配售對象包括:依法登記的消費合作社、機關團體及加工用糖工廠。為了能獲得配售的砂糖,台中市製菓業立刻成立台中市糖果商業同業公會,在36年再改名為台中市糕餅商業同業公會,由公會統一向台糖公司申請配售砂糖,爭取生產原料而投入糕餅生產線。其後,隨著糖廠修復以及政府大力推動糖業增產,使得砂糖產量在兩、三年內迅速恢復,從35年的年產量3萬公噸,急遽提高到60萬公噸。

製菓業獲得砂糖穩定供應情形下,也恢復產能。根據《台北市志》的記載,40年台北市製菓工廠以掬水軒糖菓工廠的產量最高,月產餅乾13,000公斤、糖菓26,000公斤。只是,糖果、餅乾仍屬於生活奢侈品,一般人只有在逢年過節時,才可能花錢享受甜蜜的滋味,市場規模有限。至1960年代,台灣步入工業化,家家戶戶所得提高,餅乾、糖果也從奢侈品轉為一般商品,成為探訪親友的最佳伴手禮,轉化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零食(圖3)。隨著巷口柑仔店玻璃罐裡餅乾、糖果的種類、樣式、顏色越來越多樣,不僅吸引人群駐足購買,更融化為不同的口感與風味。

gem_10
Photo Credit: 國發委檔管局檔案樂活情報提供
圖3:1960年華僑仁發餅乾糖果工廠產品

今年的萬聖節,您吃到哪些口味的糖果呢?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典藏台灣製糖與製菓的重要紀錄,有興趣者可從國家檔案資訊網檢索、查詢,細細品嘗甜美台灣,喚起你我的甘甜記憶!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1. 郭立婷,〈味覺新滋味——日治時期菓子業在台灣的發展〉,台北:國立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所碩士論文,2010.7。
  2. 明治製糖株式會社編,《明治製糖株式會社三十年史》,東京:明治製糖東京事務所,1936。
  3. 劉俐君,〈政治與食品——現代國家治理下的台灣糕餅業(1895-1980)〉,台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歷史學系碩士論文,2012。
  4. 張健豐,〈被遺忘的糖業文化系列之——中壢崁子腳工場〉,《台糖通訊》2013期3月號(台南,2013.3),頁30-32。
  5. 卓克華、張復國編纂,《台北市志・卷6・經濟志・工業篇》,台北:台北市政府,1988。

本文經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檔案樂活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