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橫行的「新自由主義」是什麼?拜登上任後將如何改變世界秩序?

二戰後橫行的「新自由主義」是什麼?拜登上任後將如何改變世界秩序?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儘管川普執政4年及疫情的催化,讓現實主義所描述的國際秩序逐一顯現,但曾任歐巴馬副手的美國下屆總統拜登,卻可能重回新自由主義的懷抱,未來美國可能將重返川普退出的國際協定與組織,並加強和歐盟的友誼,傾向透過結盟的方式來壓制中國。

文:陳委娜(清華大學自主學習小組)

若是以後世人回想起西元2020年,會有什麼想法呢?是疫情所帶來對死亡的恐慌,還是體認到生命的可貴?亦或是,2020年就是一個讓國際情勢倒回走的轉捩點?

二戰後,新自由主義橫行的世界

國際關係理論中的新自由主義(neolibralism)來自於對新現實主義(neo-realism)的批判。比起最早發展的現實主義,重視軍事實力、權力平衡並關注國家間的實力差距與競爭,後起的新自由主義將非國家行為者,例如:國際組織、跨國公司,也視為國際社會裡的行為者,強調民主、貿易、國際制度的重要性,注重國際合作及和平。

新自由主義認為當國家及人民了解到貿易帶來的好處,就會反對戰爭所帶來的利益損失,進而促成和平。國家間的貿易有助於形成互賴關係,同樣也可降低發生雙方衝突的可能。

二戰過後,美國擔當起世界領導者的角色,負責促進國際合作及維護和平,援助戰後的歐洲重整經濟,儘管其目的明顯是為防堵蘇聯共產的勢力介入歐洲,卻也讓歐洲得到恢復的機會。美國主導的經濟秩序所形成的「布列敦森林體系」也持續到1970年代末期才結束;國際組織如: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也處處可見美國以良性霸權的角色,為國際提供公共財並形成國際建制。

20世紀後期以美國為首的新自由主義世界秩序盛行,直到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任內,都是提倡全球治理及多邊合作等新自由主義的理念。

川普上任,也帶來現實主義的復興

2016年川普總統(Donald Trump)上任後,提出「美國優先」的商業保護主義、相繼退出多個國際協定和國際組織以及與外國盟友關係惡化,在在顯示其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現實主義者——著重於美國自身國力的增加,以國家利益為優先,反對全球化。

川普表示美國不應再無償地為其他國家提供穩定世界秩序的公共財,不應再作為世界的領導者,而美國國內的經濟問題也讓許多美國人民支持川普的論點。於是我們看到了一個長期主宰世界的霸權突然地從螢幕前消退,甚至是與其他西方國家決裂,顛覆整個早已習慣多邊主義的國際情勢。

AP_1619755519508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此外,美中關係惡化及美中貿易戰,正符合由美國政治家格雷厄姆·艾利森(Graham Tillett Allison, Jr.)於2012年提出的「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 Trap)」走向,美國國力的持續衰退,碰到中國迅速崛起的迎頭趕上,使得美國感到威脅日與俱增。於是川普總統祭出各項經濟科技制裁,並大幅增加國防預算,全力防堵中國在太平洋海域的軍事擴張。

疫情之下,正引發現實主義與新自由主義的大戰?

就在大家懷疑美中貿易戰還會持續多久之際,一場全人類的浩劫於2020年正式降臨——新冠病毒(Covid-19)席捲全球,帶來了各種國內外革命性的改變。

首先,世界衛生組織(WTO)未能發揮作為疫情吹哨者的角色,資訊緩慢導致全球感染人數飆增,讓人不禁懷疑新自由主義提倡的國際組織是否能發揮效用。再者,各國為了防疫,紛紛關閉國界,採取資源先分配給國內人民的政策,也是反全球化的現象之一。地球不再是「地球村」、「無國界」,人民開始分清楚「我國」、「他國」,民族主義的意識大漲,各人自掃門前雪,現實主義的影子出現在除了美國之外的國家。而疫情造成美中關係更加對立、全球普遍對中國觀感不佳,更讓中國實力增長所帶來的威脅溢出美國之外。

歐洲國家及紐澳地區原將中國崛起視為和平的經濟發展,直至疫情爆發,中國又實施戰狼外交,讓歐洲各國意識到這個想掌權世界的新興大國,其內部政治安全運作及人權價值觀似乎與西方體系不符。

在他們眼中,中國簡直是匹「不配合也不融入國際秩序的脫韁野馬」,而偏偏其經濟實力成長迅速,短期內無法與世界產業鏈脫鉤,其軍事武力的影響力也不容小覷,無論是從海洋還是陸地,要直搗全球任何一處並非難事。因而歐美國家必須重操舊業,再度組成如同二戰後圍堵蘇聯一般,制衡中國的軍事同盟。

此為現實主義中所強調的權力平衡概念,隨著中國的崛起再度顯現。

RTX8AGYF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儘管川普執政四年及疫情的催化讓現實主義所描述的國際秩序逐一顯現,曾任歐巴馬副手的美國下屆總統拜登(Joe Biden)卻可能重回新自由主義的懷抱。

拜登的政見包含重返川普退出的國際協定與組織,並加強和歐盟的友誼,傾向透過結盟的方式來壓制中國。筆者認為,新冠疫情所帶來的將是由現實主義與新自由主義共存的世界秩序。一來中國對國際社會造成的不穩定,已讓既有國家不得不群起制衡,二是長期維持的國際合作雖然因疫情有所削弱,但歐美國家目前仍傾向多邊主義,全球貿易也沒有停下腳步,加上拜登會盡力讓美國保住世界領導者的地位,因而新自由主義的風氣不至於消失殆盡。

台灣要做的,便是盡可能以新自由主義所提倡的民主價值及貿易,加強與各國的互賴及得到重視,才能免於現實主義理論下,小國利益遭到犧牲的命運。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