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都客運集團驗尿發現毒品反應,是故意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

首都客運集團驗尿發現毒品反應,是故意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吸毒不對,但利用吸毒個案當作遮羞布,來掩蓋經年累月結構性的過勞血汗,來討好運輸集團巨獸,是比吸毒更恐怖的惡行。政治不難,用「四杯尿」轉移你的注意力而已。

2020年出現不可思議的超前部屬,北市最大公車集團居然花費自主全面驗尿,最終驗出四杯尿。其中兩杯有毒品反應,還有一杯摻茶、一杯拒檢,如此在死亡事故之後業者「自動自發」的最高標準要求,到底是業者痛改前非,或是市府局處之間的前世糾葛?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隔局如隔山:「公運處」跟「勞檢處」的鬥法

今年9月21日晚上,在內湖撞死人並撞傷警察的事件揭開了北市公車的黑幕,案發第一時間台北市公運處定調毒駕,公運處長常華珍在市議會的部門質詢對著市議員說「不是過勞,是毒駕」,但是才過幾天,9月24日交通局交給議員的報告中全文不見「過勞」字眼,但隔日「勞動局」勞動檢查處公布調查報告,明顯跟「交通局」公共運輸處的調查結果不同調。

根據勞動局報告,三重客運內湖站被查出違反《勞動基準法》第35條規定,未於勞工連續工作四小時後至少給予一次有30分鐘之休息時間,還發現公車駕駛行車每趟次間之間隔,多數未達30分鐘,造成司機無法獲得充分休息。

其實往前推一個月,8月17日的勞動檢查就有一樣情形,但三重客運收到檢查結果通知書後仍未立即改善,沒有安排足夠休息時間,致使肇事許姓司機於事故前幾日仍有多日未有足夠休息時間之情形,勞動局認為三重客運此行為有明知違反仍使其發生之故意,勞動局依裁量基準加重處分重罰40萬元。

攤開三重客運的過勞在案記錄,就會發現其實長期以來這樣的犯行從未終止。交通局公運處與勞動局勞檢處之所以其實意見相左,是因為勞動局是指向經營者的缺失,而公運處的態度則是推給司機個案。

所以當公運處加上業者搶在交通部在2021年元旦才生效的法律之前,超前部屬業者自費幾百萬全面驗尿,以及強化四杯尿的結果跟新聞操作,這正是客運集團跟公運處共演的帽子戲法,公布結果後不只媒體買單、標題聳動,強調並突顯不良的駕駛個案,帶風向讓社會大眾忽略背後的結構。

41
Photo Credit:大台北公車路網全覽圖

其實勞動局早有準備,在2019年釋出的通盤檢討中就發現公車業者違規比例,高達百分之百。在台北市議員陳怡君要求下,勞動局提出了《108本市轄下運輸業勞動條件、過勞案件專案報告》,而其中的結論有筆者見過「公文書可呈現之最誇張的用字遣詞」,這呈現了勞動局的無能為力,以及業者的「難以教化之可能」,這是因為公運處掌握了公車業者的補助款跟預算,但勞動局沒有。

就像是隔壁的阿姨急都急死了,但就是無法介入原生家庭的不當管教。由於親生父母的忽視、寵溺、錯誤教養,外界資源跟力量都無法介入,於是受害的就是廣大公車族以及馬路上的其他用路人。

你問:「吸毒本來就違法,怎麼會說業者帶風向?」

因為毒駕並不是原因,而是結果。因為台北市公車業界長期過勞,才會導致勞動力品質低落。

2020年市府預算30億(價差補貼21億、老障孩童9億)新台幣補貼大筆灌入公車業者口袋,甚至市議會在5月還通過了市府提案,漲了運價讓公車業者再加收補貼3.45億。但早在事故發生之前,即便台北市挹注如此多經費,公車卻還是事故連連、夾人拖行摔傷不斷,這項「市政產品」的CP值看起來糟透了,但是主管機關長年以來卻無能為力。

111
作者截圖提供

因為台北市交通局只會一昧的給錢,而不管理,甚至長期打壓勞動裁罰在公車優良評鑑中的比分。而導致勞動環境劣化,讓優質的勞動力流失,無法汰劣換新導致人力品質低落。

業者也不在乎品質,反正只要搞定公共運輸處的長官就好。而事故不斷的責任承擔,客運業者樂於把司機當作免洗筷,一旦出事就切割,同時無視各種過勞的違法,也把不常勞檢的罰款當作常規營運支出,根本無關痛癢,因為比起投資在司機身上還是划算。

舉另一個領域的例子給各位媽媽理解,2019年4月內湖托嬰遭保母身壓致死案件中,叡叡媽媽最後找到根源的原因,在多次受訪中她直指問題的根源並且疾呼

改善勞動環境,叡叡媽媽更在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台提出「改善台灣托育條件包括保姆勞動環境改善以及降低托嬰師生比」連署,各位沒有看錯,當保母犯下不可原諒的重罪,她卻是關心這些人的工作環境。

而同樣的概念完全適用在公共運輸上,因為每一個孩子跟每一位乘客的生命都一樣重要,不應該因為政府管理的缺失跟包庇而喪命。

大到不能倒的公車集團巨獸

台北首都客運集團,在本次擔任城市模範生自動自發全面驗尿,這是業界奇蹟。因為「業者自律」在過去十幾年來有如鬼魂一樣,眾人都在談論但卻鮮有人見到過。

跟各位公車族介紹,北市最大公車集團轄下有四間客運公司,分別是:

  • 大都會客運
  • 台北客運
  • 三重客運
  • 首都客運

該集團四間公司,就佔據了台北市六成的市場。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大都會客運,該公司擁有台北市政府38%的公股,也有市府派任四席的公股代表,本來應該是最安全公車業者,但是其實大都會客運卻是危險人間凶器,違規數字名列前茅,但卻絲毫無損大都會客運長年佔據「公車評鑑」領先位置,年年(包含大都會客運的紅5路線2019年撞死文化大學女生事件之後)都是最高等級的優等。

222
作者提供

更不用說歷年來各種補助都進入經營層,司機勞動環境並沒有因為好幾十億的補助而提升。而議會也知道這樣的狀況,所以在歷次的運價提升過程,市議會都會用附帶決議來強制提升司機員的薪水,每次薪水增加一千五到兩千餘元不等。

本次內湖毒駕又過勞的司機,正是集團旗下三重客運的成員。吸毒本來就是不對,但利用吸毒個案當作遮羞布來掩蓋經年累月結構性的過勞血汗,來討好運輸集團巨獸,這是比吸毒更恐怖的惡行。

相較於毒駕的積極應對,要是有百分之一用在「改善」過勞環境,擇優逐劣,相信「人力不足」四個字將會化為歷史的塵埃,將會促進綠色運輸品質提升,進而私人運具將會降低,真正改善交通。

政治不難的故事就說到這裡,聰明的您還要被四杯尿給轉移注意力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