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霜裡親吻是理想,推人撞牆是現實:難道婚姻的本質就是彼此控制嗎?

糖霜裡親吻是理想,推人撞牆是現實:難道婚姻的本質就是彼此控制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相愛的每一天,都有糖霜飛雨裡的親吻,該有多好?可惜這是婚姻的理想狀態,而現實往往是強烈對比的推人撞牆。

電影《控制》的劇情繁複曲折,但仔細觀看以後可以解析出兩個元素:世間男女的平凡婚姻,與令人驚奇的病態性格。一對夫妻,相識兩年,結婚五年,通不過婚姻的尋常考驗,最終因為妻子的極端報復心理,上演了一齣匪夷所思的懸疑偵探劇。

(推薦閱讀:電影改編大學問!從《控制》看電影劇本必備的15個劇情轉折

婚姻很困難,但難中之難就在結婚後三到五年,如果過得了這一關,兩人白頭偕老的機會就大一些。為什麼是三到五年?

  1. 彼此的肉體吸引力,因為愛情荷爾蒙的下降,不再讓人瘋狂;
  2. 兩個家庭背景與成長過程殊異的人,被丟到同一個屋簷下,要磨合本來就不容易;
  3. 婚姻當中的現實問題,比如柴米油鹽、養兒育女,還有原生家庭的照顧,都考驗著這個最小的共生單位。

這是《控制》把男女主角的婚變設定在婚後五年的理由。尼克與愛咪的婚姻,有沒有上述幾個困難?每一樣都有。所以說電影描述的,其實是大眾臉夫妻的尋常婚姻。

然而這電影之所以引起熱潮,關鍵當然在於這對夫妻不尋常的性格特質。愛咪不用說了,她對婚姻失望之餘,竟然採取那麼詭奇的報復手段,這是全片最吸睛之處。但尼克也並非沒問題,他與父母的緊密關係、對外人的過度親切,還有對愛咪的崇拜,在在都顯示了這是一個人格還不成熟獨立的人。

「你唯一喜歡自己的時候,就是你努力成為這個婊子喜歡的人的時候。」這是愛咪在片尾,被尼克猛力推去用背撞牆時所講的肺腑之言。

婚姻就是如此,熱戀時甜言蜜語,努力表現,既把對方想成完美,也希望表現完美;但三、五年過去,當激情退去,也看清了彼此,那吵架時飆出的彼此批判,通常都帶有心理學的深刻洞見。世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爸媽,也不是你的心理醫生,而是你的枕邊人。

婚姻的現實就是如此,結婚三、五年以後,即使像尼克與愛咪這樣彼此真誠相愛,而且發誓不要淪為跟別的夫妻一樣,彼此牽制妨礙的伴侶,最終還是不免在家裡上演了家庭倫理悲喜劇。

當尼克猛推愛咪,背部撞牆發出巨大聲響,觀眾一定都嚇到了,因為兩人的戀情開頭,是那麼甜美—初識未幾,一起信步走過傍晚的烘焙工廠,從裡頭飄出漫天翻飛的糖霜,落得兩人一身甘甜,而情不自禁停下腳步,靠牆親吻起來。

如果相愛的每一天,都有糖霜飛雨裡的親吻,該有多好?可惜這是婚姻的理想狀態,而現實往往是強烈對比的推人撞牆。

理想與現實的落差,每對夫妻都會經歷,能調適過來的,婚姻可以繼續走下去,而耿耿於懷吞不下去的,就只能勞燕分飛說拜拜。問題是,尼克遇到了「令人驚奇的愛咪」,那從小被爸媽當成童書主角,以完美形象呈現在讀者眼前的女孩。這是尼克的幸運,讓他對愛咪一見鍾情,卻也是惡夢的開始。

Photo Credit: Gone Girl

Photo Credit: Gone Girl

愛咪的求完美、愛掌控與過度理想化性格,讓她先前的戀情,都是快進快出、大起大落,因為像她這樣自戀性格的人,進入愛情時,總是把對方想成百分百戀人,而當一段時間以後,對方未如預期,又把人家重重摔在地上。

愛咪的性格特質,如果用專業術語來講,是自戀、戲劇化、邊緣化,還有一些反社會,可說是集合了所有不穩定情緒特質於一身,可見原著作者應該有心理學知識,但也流於刻板拼湊。

愛咪進入婚姻以後,逐漸對尼克失望,而最後一根稻草是尼克的外遇。重點來了,一般性格剛烈之人,此時的報復舉動,不是一走了之,就是以牙還牙也去外遇,不然就是暴力相向來洩恨。但愛咪卻是精心布局,想出超完美報復計畫,因為她是「令人驚奇的愛咪」。

為了操縱戀人,把戀情扭轉成自己想要的樣貌,愛咪練就了說謊與造假絕技,藉以施展控制意圖。說謊人人都會,但各有巧妙不同。大部分人為了眼前利害,硬著頭皮臨時扯謊,但像愛咪那樣說謊成性的人,根本活在自己編織的瑰麗幻想裡,欺人前先自欺,才能瞞天過海,把人耍得團團轉。

在愛咪的計畫裡有「自殺」的選項,可見本質上是玉石俱焚的報復手段,這是遭受椎心之痛才會做出的舉動。由此可知,愛咪確實深愛尼克,才會那麼痛苦,由愛生出那麼可怕的恨。

《控制》的英文片名是「女孩失蹤」,取成「控制」,乃因片尾愛咪與尼克爭吵時,講出了她對婚姻的體悟:「婚姻的本質就是彼此控制」。但「女孩失蹤」其實更有深意。

愛咪在自己設下的局裡失蹤了,但其實她在婚姻裡老早就失蹤了,不是當初進入婚姻時的自己。愛咪在青少女時期,用著虛假表象跟人談戀愛,也是失蹤。而她自幼看著自己被父母美化,登上童書成為名人,書裡書外,搞不清楚哪一個才是真實的自己,是最早的失蹤事件。

婚姻是一個可以重新找回自己的地方,因為在親密關係裡,你會退去所有虛飾表象,回到幼兒狀態,用著親子互動的方式面對伴侶。只是當對方赤裸裸表現自己時,你能不能接納,就是婚姻的考驗所在。

《控制》的結局,是愛咪用著操縱手段,贏回一個不情願的尼克,問題是她能藉此找回自己嗎?婚姻是一個可以讓自己重新成長的處所,只是一旦形成了控制關係,一主宰一服從,等於化二為一,又回到了看不清自己的原點。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沈政男部落格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