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天新聞換照案聲請假處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4大理由裁定「駁回」

中天新聞換照案聲請假處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4大理由裁定「駁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高行認為,若准許《中天》新聞台本件假處分申請,等於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的規範,除將使6年定期換照制度形同具文,更影響NCC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

*首圖為11月30日,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開庭時中天新聞的記者在法院門口報導。

中天新聞台執照為期6年,將於12月11日到期,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今年11月18日以違規嚴重,大股東直接、間接介入新聞製播,顯示內控與自律機制失靈等原因,決議駁回中天新聞台的「換照」申請。中天電視公司不服,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以下簡稱北高行)聲請假處分。北高行今天裁定駁回聲請。全案可抗告。

對於此判決NCC回應,「尊重法院對本案的裁定,維護新聞自由,NCC依法行政。」

中天新聞若12月11日之前未成功聲請假處分,全台有線電視系統52頻道很可能將於12月12日全部「跳頻」。目前則傳出公廣集團、寰宇新聞都意申請52頻道。

中天律師:NCC處分違法

在換照不予通過之後,中天新聞台所屬中天電視公司11月23日向北高行聲請假處分。北高行於11月30日開庭,由審判長為許麗華、陪席法官孫萍萍、受命法官陳雪玉共同審理。法官聽取中天與NCC兩造說法,雙方均委任律師出庭陳述。中天電視公司委任律師當庭更正假處分聲請為「本案訴訟確定前,NCC暫准新聞台執照,且NCC不得同意及許可系統台就52頻道做其他的安排及調整」。

中天委任律師方伯勳指出,旺旺集團總裁蔡衍明只是提供意見,其意見具有新聞價值,但NCC卻以蔡衍明直接、間接介入新聞製播等為由,駁回中天新聞台換照申請,造成重大損害,包含中天電視營業收入減損、侵害員工工作權、新聞自由以及蔡衍明的言論自由等,且執照於12月11日到期,時間上有急迫性。

方伯勳也主張,NCC原處分程序及實體違法,違法終結10月26日時的聽證程序,也未調查他們所申請的鑑定,中天新聞台非無線廣播電視,屬衛星廣播電視,並未占用國家公共資源,換照裁量應採「寬鬆原則」,且違規裁罰25次當中,其中20次還在行政訴訟中,還沒判決確定,卻被NCC納入裁量原因。請求法院裁准假處分。

NCC律師:新聞自由不是財團愛怎麼講就怎麼講

NCC律師表示,原處分並非撤照,而是駁回換照申請,中天無權主張存續保障執照及頻道。NCC律師團成員之一的方瑋晨當庭強勢回應,NCC依法審核後駁回中天換發執照申請,且同一頻道在不同業者原本就有不同頻位;又中天新聞台在2014年12月12日取得6年執照至今年12月11日,而當時換照處分與頻位(指52台)無關,NCC無法事先指定頻位,故非本訴可執行標的,聲明不合法。

蔡衍明為外部人,新聞自由是在講憲法的第四權監督政府,如果像蔡衍明的財團買下媒體,愛怎麼講就怎麼樣講,並非新聞自由。

NCC律師也表示,中天新聞台103年換照成功,於今年12月11日到期,為期6年法定期限,並沒有請求暫時權利保護的必要,如果NCC駁回換照申請,中天還可以暫時經營,將破壞法定許可管制制度。中天律師所指換照應寬鬆審查部分,此為其個人期待,並不存在,NCC為獨立機關並依法審查。

律師說,中天新聞已在YouTube上線,可以繼續經營,員工工作權未受損,本件並沒有法定假處分構成要件的難以回復的損害以及急迫性。若法院准予假處分,將對衛廣法之立法目的及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危害。請求法院駁回聲請。

法院提出的4大理由駁回

台北高等行政法院4大裁定理由指出,中天提出本件假處分聲請,並沒釋明在目前衛星頻道事業申請換照採取「許可制」的情況下,NCC駁回中天新聞台換照申請的行政處分,其合法性是否顯有疑義,中天也沒釋明自身未來在行政訴訟能勝訴的高度蓋然性。

其次,北高行認定NCC駁回換照申請的處分,沒對中天新聞台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因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規定,取得衛星頻道事業執照6年期滿後,本來就未必會獲准換發執照;中天僱用員工、斥資購買相關設備前,對此規定早已明確知悉,可以預見換照不過這項可能,不能因NCC不准換照而認為受到非通常性損害。且中天新聞台仍可用原有人員、設備持續經營廣播電視節目製作、發行,至於營業收入減少或商譽損害,也可透過金錢賠償或其他適當方式回復。原處分並未對中天電視造成重大損害或急迫危險。

第3,北高行認為新聞媒體屬於全體國民的公共資源、社會公器,應受國家政策與主管機關依法監督,若准許中天新聞台本件假處分申請,等於藉由假處分程序迴避國家對於衛星頻道事業換照監理的規範,除將使6年定期換照制度形同具文,更影響NCC有效管理秩序之權能。加上衛星頻道事業所製播節目及廣告,深遠影響社會大眾對正確資訊的取得與認知,依利益衡量原則,本件尚無定暫時狀態假處分的必要。

最後,「第52頻道」不包括於NCC6年前核發給中天新聞台的執照內容,是由有線電視系統業者及衛星頻道事業或代理商,經過商業機制形成,屬於「私法上法律關係」,並非「公法上法律關係」的爭執,且NCC無從主動介入,這部分不符法定聲請假處分要件。

中天數度挨罰告NCC都敗訴

中天新聞台換照爭議,最近在訴訟上出師不利,在聽證會上主張的「裁罰爭議」也都陸續判決出爐。去年報導新聞數度遭NCC認定違反《衛星廣播電視法》相關規定,挨罰數百萬元;中天不服提起訴訟,但最近接連都被北高行判定敗訴。中天新聞去年4度被開罰的報導包括:

  • 2月18日,報導「異相?!三市長合體 天空出現『鳳凰展翅』雲朵」,因違反公序良俗挨罰40萬元
  • 2月28日,報導以「協助?盯場?直擊星國大使忙碌低頭回報」為標題,因標題提及「盯場」等字眼,挨罰60萬元。
  • 3月27日,報導「對於關西機場搜救報導,也被裁罰40萬元,但事發第一時間,各台報導角度大同小異,卻只有1家被罰,NCC卻毫無說法」,因違反事實查證原則,挨罰80萬元。
  • 3月28日,報導「蘇貞昌開罵10天後…NCC開罰中天100萬元」、「中天新聞遭重罰百萬韓國瑜:盼委員會重新思考」、「痛批NCC開罰百萬不公韓粉挺中天高喊加油」等新聞,並加入學者新聞學者賴祥蔚說法:「沒有學理依據,也不知道有什麼法律依據,突然就說你超過某個比例,忽然就要開罰,我覺得這就是先射箭再畫靶」,畫面左上方也持續放送「韓國瑜新聞太多」、「NCC重罰中天百萬」等小標,因違反事實查證原則,挨罰80萬元。
  • 6月24日,節目《新聞龍捲風》播送「管區敲門問幾人去新竹造勢,龍介仙:韓家軍手機都被掌握」內容,台南市議員謝龍介提及,「所有大哥大的訊號,全部被他們接收了」、「國家機器已經掌握到所有參加韓國瑜造勢的人,是哪一些人了」,NCC認定內容已明顯指涉國家侵害人民自由,因此以違反事實查證原則,裁罰60萬元。

北高行認為,《憲法》第11條雖保證中天新聞身為媒體具言論傳播自由,但國家仍可依法予以限制,尤其當新聞報導涉及「涉己事務」時,報導前應進行內容查證,查證也並不困難。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