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時期引發恐慌的妖人們,直到今日仍藉由電視畫面與網路直播妖言惑眾

乾隆時期引發恐慌的妖人們,直到今日仍藉由電視畫面與網路直播妖言惑眾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原本應該擔任公正第四權的媒體,現在卻是參與最深的一方,很多曾引發社會恐慌的事件,若再進一步深究,媒體都擺脫不了責任。或許在這個時代,妖人就是新聞媒體。

文:王臻明

是說著名的西方漢學專家孔復禮,寫過一本名為《叫魂-乾隆盛世的妖術大恐慌》的書,講述在清朝乾隆時期,曾發生過的一件奇案。當時的民間盛傳,有妖人會偷剪他人的髮辮或衣角,並施加法術咒語,讓人昏迷、甚至死亡。這件事不止造成大眾的恐慌,四處緝拿妖人,還動以私刑,引起官府的重視,不得不認真處理這種虛妄的民間謠言。

有意思的是,這件事後來還驚動中央政府,讓乾隆主動介入調查,形成中央與地方之間的角力。這本書生動的描繪出當時中央政府、地方官員與一般民眾,在妖術大恐慌之下的三角關係,對照今日台灣執政黨、民選地方官員、一般民眾,在媒體推波助瀾下的互動,頗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

孔復禮在自序中表示,他是在研究清朝通訊系統對政策制定與推動的影響時,發現這件妖術案充分反應出當時清朝官僚系統的情況,因而起心動念寫了這本書。

在那個沒有新聞報紙與電子媒體的時代,中央與地方的行政與溝通管道,仰賴的是地方官員寫的「奏折」,皇帝本人看完以後批示並寄回的「朱批」,至於由皇帝主動發出的則稱為「上諭」,這通常是讓官員遵行的公開行政命令;另一種「廷寄」則多半是採密件處理,包括各種不宜公開的問責、重要軍事行動,或不想讓百姓知道的命令等。

在這一來一往的文書流程中,地方官員往往藉此操控給予皇帝本人的資訊,以隱瞞自己的過錯,或爭功邀寵。而皇帝也透過這個管道,控制地方官員的施政方向,以達到自己的目標,可以說是雙方的文書角力戰場。

The_Qianlong_Emperor_in_Ceremonial_Armou
Photo Credit: 郎世寧@Wiki Public Domain
乾隆

這種政令系統,到今天依然存於絕大多數國家之中,台灣也不例外,只是已經逐步電子化。不過,新聞媒體卻是新時代裡,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另一個溝通管道,甚至是新的角力戰場。我們常常可以見到地方官員透過媒體放話,來炮轟中央的政策,這在民主國家可謂屢見不鮮。

而中央政府的反擊之道,除了由公文系統下達行政命令外,也同時訴諸輿論,交由社會大眾來裁決。但問題在於,新聞媒體成為了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另一條溝通管道,但今日的電子媒體,甚至是網路媒體,為了收視率的競爭,往往無所不用其極,本身就是流言的溫床,甚至是謠言的製造者,這讓速度飛快的電子媒體,比之於過去緩慢無效率的奏折、朱批、上諭、廷寄制度,也好不到哪裡去。

古代的恐慌,來自於資訊不流通,民智未開,但今日的恐慌,則來自於資訊管道極為暢通,謠言傳播的更快。

乾隆時期的妖術大恐慌,一開始其實被地方官員給壓了下來的。雖然最基層的官員為了擺脫憤怒的民眾,快速平息恐慌,往往快速結案,屈打成招,將燙手山芋送往省級單位。

但能當上按察使,負責一省所有刑事案件的人,往往都是讀過書、受過教育的高級知識,更不用說能當上一省巡撫的,很多都是頗有聲名的高級知識份子,更不信這些邪術妖人之說。稍微加以審訊檢視,就會發現供詞漏洞百出,很可能是假案。

再加上送交省級官員複審時,地方上的恐慌也隨時間而消退,讓省級官員有空間能仔細調查,並不動聲色從輕處理這些案件。但問題在於剪人髮辮的妖術,還牽扯到清王朝敏感的政治神經。

滿清入主中原以後,最重要的一項變革,就是強制所有漢人要削髮蓄辮,甚至有所謂的「留髮不留頭」之說,那些不肯削髮蓄辮的人,被視為有反叛之心,直接以謀反罪論處。這也是為什麼,被妖人剪去髮辮,會引起百姓恐慌,因為沒有髮辮是可以判死刑的重罪。即使是不信妖術的人,也擔心萬一沒了髮辮,被判處重刑。

當民間對於妖術的恐慌,慢慢傳到皇帝的耳朵裡時,乾隆也不信這種妖術,但是卻擔心這種剪人髮辮的妖術只是幌子,背後有更大的陰謀,想要藉剪辮來謀反。乾隆的擔心並不是杞人憂天,畢竟在此之前,的確曾有很多不服滿清統治的人,故意不留辮。甚至以驅逐滿人為口號的地方民變,也是以剪辮做為同謀起兵的象徵。

乾隆帝檢閱八旗將士
乾隆帝檢閱八旗將士|Photo Credit: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在這種情況下,乾隆開始嚴令地方官員詳查相關案件,並緝拿可疑妖人,形成了地方官員與中央政府之間,某種程度的對抗。面對皇帝三令五申要求交出辦案成果,認為此事荒誕不羈的官員們,以消極的態度來面對,而有些則配合政策,大舉搜補,卻找不到能交差的案件,只好用盡各種方法搪塞中央。

對比今日的台灣社會,很多政策往往只是民生議題,卻也經常無限上綱到政治對決的高度,這除了台灣有統獨問題的敏感神經外,族群的矛盾也一直存在,未曾真的遠去。台灣的任何政策爭議,只要開始牽扯到藍綠矛盾,或中國的因素,就會失去理性討論的空間,再加上新聞媒體的推波助瀾,網路的快速傳播,而讓台灣不時出現各種恐慌。

流感疫苗的恐慌、口罩的恐慌、瘦肉精的恐慌,甚至更早之前的衛生紙搶購、蒜頭搶購、米酒搶購等,台灣社會一次又一次地在恐慌中動員。而與中央政府不同政黨、立場回異的部份民選地方首長,則不斷利用新聞媒體,與中央對抗。中央政府為了保衛政權,也利用同樣的手段,透露媒體與網路來展開回擊。這種現象與乾隆時期的妖術大恐慌,實在非常類似。

而更特別的是,原本應該擔任公正第四權的媒體,現在卻是參與最深的一方,很多曾引發社會恐慌的事件,若再進一步深究,媒體都擺脫不了責任。或許在這個時代,妖人就是新聞媒體。乾隆時代怎麼查,怎麼找,都沒有辦法緝拿歸案的妖人們,今日就端坐在電視畫面或網路直播,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地施展著妖術。

看來民眾的恐慌,並不會隨著資訊發達與教育普及而消失,因為妖人們也進化了。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