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展,原來如此:〈第一章〉為什麼要策展?

策展,原來如此:〈第一章〉為什麼要策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經濟起飛時代是重視建設基礎;不管是交通、科技、製造業等都是在硬體發展;填鴨式教育沒有培養創意,創意是沒有被開發市場,隨著社群網路掘起;在硬體經濟飽和後掘起軟文化經濟。

文:艾米.基卡特IP職歴

因為從小喜歡動漫;曾在台灣大然出版社、香港玉郞集團、日本角川出版社三個完全不同國情文化型態公司工作,體驗台灣、香港、日本裡不同職場文化; 工作觸角從發行、美編、行銷、策展活動等什麼都做,進而奠下更多市場策展及IP合作經驗,包括早期超商公仔及大型策展及不同通路銷售等經驗;IP當道今日,早己被多種工作洗禮的我;分享IP不同市場等相關經驗;先從策展開始吧!

「策展」這個名詞現在連電商都在用,早期動漫展都是由動漫出版社主導;一年主要活動時間點都在國際書展或暑假動漫節;動漫展展期天數都很短,通常都在三到五天,卻能創造出驚人經濟效益!例如入場人數在活動期間有60萬人以上。動漫展就像電商雙11,一場動漫展營收可以決定漫畫書配銷。

台中國際動漫博覽會登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早期台灣漫畫出版社因版權經營限制及保守;銷售通路有經銷商;零售商品管道也不多,多為文具店或漫畫屋等;投入商品零售都是在動漫活動時才做。隨著紙業出版銷售逐年下滑;新世代速食閱讀習慣改變;偏向動畫遊戲;大量動畫市場讓授權業活絡多元化。

同時全球大型娛樂產業不斷被整合;例如迪士尼旗下擁有漫威到《星際大戰》等系列跨不同動漫族群喜好;再由各自IP喜好發展各自系列;例如公主系列電影等。大量透過電影、電視動畫、網路播映等;讓動畫市場作品變的更競爭;大部份IP授權都先來自動畫而非漫畫原作書;其中一個原因;漫畫本身是黑白,動畫是彩色;在授權商品上需要彩色,再者動畫在電視上播放的受眾能普及化。

為了更多商業獲利;透過授權讓作品變成不同商品。展覽本體也變成授權商品一種,因此動漫展在市場上就變的非常火熱,因為動漫IP識別度最高,幾乎每月都有。不管是知名動漫肖像或者是社群網路貼圖;都掀起一股熱潮;動漫展吸引族群已經不再是動漫宅男宅女族群;變成全家大小歡樂娛樂項目。

展覽工作經驗裡;2011年的史努比博物館開始有社群風潮;到展覽館看展上傳照片社群打卡形成讓人們覺得是件很時尚生活事;滿足網路社群裡獲得認同;對展覽內容是否有了解感興趣;似乎變的不是那麼重要,社群造就展覽不再冷冰成為全民休閒。

台北動漫節首日 粉絲配合防疫入場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什麼要策展;因為內容是王道;串流頻道賣的就是內容.展覽就是在賣內容

早期社會裡都是「市集」做交易;文創商品就是在不同市集裡販售;跟任何商業行為並沒有太多的區隔;販售商品依據商品屬性開創通路販售。策展就是創作者透過不同空間展現創作意境引起市場買家興趣;創作作品透過展覽才能吸引買家;在不同展館舉行展覽更是藝術家能夠提升身價方式,就像在不同的串流平台的影片變成不同受眾指標。

其實台灣展覽門票和國外相比普遍都不高;更因社群網路影響;將創作產業視為工作;就像串流視頻成為創作通路。

台灣深受日本動漫影響;台灣動漫展幾乎都是日本動漫題材。日本每月都有大小動漫展覽開催;成為日本國民美學無形紮根。動漫是日本經濟命脈之一;它讓日本文化無形融入到全球。近年動漫展過於泛濫,展覽手法都大同小異,我個人覺得在動漫展門票最高峰時期在2011到2016年左右。

也許日本東奧在2021時可以加入點《鬼滅之刃》的元素,必定將東奧聲量再提高!動漫展主題非常容易識別內容;週邊商品效益都能容易拉抬;甚至在國外的一年一度聖地亞哥動漫展更勘稱為全球最吸晴動漫展;許多大明星若能因為參與演出動漫電影;出席該動漫展不但能吸引全球動漫粉絲目光,做為最佳票房宣傳;扮演出動漫粉絲心目動漫英雄;成為動漫粉絲死忠支持有助電影事業。

k2mlx9tw9kou1xpe4dgm5rx7gl83q2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經濟起飛時代是重視建設基礎;不管是交通、科技、製造業等都是在硬體發展;填鴨式教育沒有培養創意,創意是沒有被開發市場,隨著社群網路掘起;在硬體經濟飽和後掘起軟文化經濟。

各式小型展演空間或藝廊市場掘起;創作人除透過網路發創作,小型創作展容易找到喜歡客群;辦講座暢談理念;雖然個人創作展不是大眾市場;卻不能小覷;就像微信電商,積小成大的微市場,雖有自營虧費用承擔風險;現今社群平台一站式到位的便利性;成為是現今創作者可以能自行經營市場;但也變成超級競爭。

另外互動型展覽也是這幾年超夯,把更多互動活動添加到展覽裡,現代人小孩生的少;父母親對小朋友教育娛樂肯願意花費,看準親子市場變成力爭一塊大餅。寓教娛樂互動展不再侷限在科教館或博物館等生硬校外展。在台灣旅遊娛樂休閒種類,帶小朋友去看展消磨時光是現代父母選擇娛樂之一。

從IP展覽到互動展的經驗過程中,科技日益進步固然是好,許多場地設備天生條件限制;也許很難做到本來科技該有效果。例如華山園區,它是一個從國有酒倉定為園區型態;它不是一個博物館或美術館等級場地。因此;考慮展品展出會不會受損或效果好不好;是會受限場地條件,展件衡量場地反而是讓展覽能夠往外授權要素。

其實展地會決定展覽的授權身價,也決定展覽客層群,就像在百貨公司設櫃一樣,國際品牌在百貨公司設櫃是會看百貨公司的屬性。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