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頻頻對香港與澳洲出手,拜登團隊不該持續沉默

中國頻頻對香港與澳洲出手,拜登團隊不該持續沉默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論是拜登本人或是其準國務卿布林肯,都反覆強調要和盟友一起應對中共的挑戰並要中共遵守國際規則,然而現在看到中共又違反承諾加碼侵犯人權、霸凌忠實盟邦,如果拜登政府繼續沉默不語,就等於是為中共在權力交接空窗期弄出更多、更大的惡行開了綠燈。

文:趙君朔(有個雲霄飛車式的人生,曾很輕鬆的進了不太好進的美國學校博士班,以為自己會是華文社會科學界的明日之星,又因為一個烏龍,更「輕鬆」的被踢出來,開始闖盪亞洲江湖,到處求人下單,到目前為止的心得是「我32歲以前到底活了什麼?」)

「中國的懲罰手段可能包括利用不實的檢疫或衛生標準來制裁我們的出口商,以捏造的指控逮捕澳洲的工作人員,拒絕給商務人士發放簽證,以及操縱情報機關或網民發動網路攻擊。澳洲有一些產業已經太依賴中國-奶粉、輔助藥品、酒及某些食品。明天,這些東西可能就會被扣在港口。」——《無聲的入侵》,頁195。

以上的引文出自一本2018年在澳洲出版時曾遭遇阻礙的好書。然而很不幸地,作者當年的憂心在之前還有這兩周,卻一件件真的出現在國際媒體上成為熱門新聞。除了澳洲出口到中共境內的龍蝦、木材、小麥和紅酒都被中共以各種理由實施制裁外,九月兩名澳洲媒體駐華記者,也因為另一位澳籍的華裔女主播成蕾被捕事件而遭到公安問話並決定緊急撤離。

另外中共外交部惡名昭彰的發言人趙立堅,刻意挑起澳洲軍人在阿富汗執行任務時屠殺平民的推文,也剛被證實是經由大量假帳號轉發。事實上不只是澳洲忽然被中共當成靶子猛攻引起廣泛的國際關注,在香港四位知名反對運動領袖——黎智英、黃之鋒、周庭和林朗彥,也被以牽強的理由重判入獄或是取消交保,一樣讓國際輿論譁然。

當然這些令人憂心的情勢並非憑空出現,中共之所以會採取這些行動主要目的是雙重的,一是回應它認為美國、澳洲所採取對其國家利益有所損傷的舉措,用以對防火牆內的順民宣揚其國威來掩飾內政不修。二是觀察如果能在明(2021)年1月20日順利入主白宮的話,剛公佈的拜登(Joe Biden)國安團隊成員是否會加以回應。

但是很不幸地,目前看來中共在兩個目的上都成功的得分,這也為明年如果美國真的由新政府掌舵後的台美關係埋下隱憂,本文再來會點出,為何中共針對香港和澳洲的惡行,其實試探索性質都相當濃厚,再來會指出如果拜登團隊不能有效回應這種刻意的試探,那麼在真正實質性的問題上也可能出現後撤,如此一來川普(Donald Trump)團隊精心打造的圍堵中共遺產就會被逐步移除,讓中共可以獲得喘息空間,也對台灣安全形成重大風險。

香港部分,這三位年輕的抗議活動領袖是因為被控煽惑、組織與參與未批准集結等罪名成立,而被重判立即入獄,周庭申請交保以便就刑期覆核上訴也被拒絕。

黎智英則是因為一件和抗議活動完全無關的被控詐欺案件,再度被收押到明年四月。實際上,去(2019)年6月21日香港抗議群眾包圍警察總部事件,是群眾在網路上號召的臨時自發性集會,但曾經以優良「法治」聞名全球的香港法官,卻枉顧事實將三人定位為策劃的主謀,還刻意羅織三人呼喊口號以挑戰警方權威的罪名,以編造出本案比其他非法集結更為嚴重,必須判以嚇阻性刑罰的藉口。

此判決政治性之濃厚自不待言。而對付黎智英則是連形式都不顧,直接以和從事政治性抗議無關的理由二次收押。中共之所以此時要明目張膽地扭曲香港的法治,不惜以隨後馬上發生的金融人才外流為代價,主要原因很可能是要回應美國國務院在選後11月10日,又出人意料的宣佈了第二波制裁香港破壞自治官員的四人名單。

這讓滿心以為川普敗選後可以鬆口氣的中共大出意料,為了要維持其「勇猛戰狼」、不受西方威脅的大國形象,中共便對2019年香港抗議活動的指標性人物下重手,以宣示其決心。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之所以選在11月10日再公佈一批名單,是為了符合今(2020)年7月14日川普簽字通過的《香港自治法》中規定,在法案生效的90天內必須公佈制裁名單。在這之後的60天內,國務院還需要公佈和這些被制裁人士有往來的金融機構名單,之後總統再於機構名單公佈後一年內,選擇法案中規定的10項制裁措施中的至少5項對其加以制裁。

從11月10日往後算60天,則已屆新舊任總統交接期,所以除非川普政府以最快的速度處理後續的制裁步驟,否則對中共真正殺傷力最大的金融制裁的範圍和手段,很大機率會留給拜登政府去決定。所以中共此時下重手,很可能就是想看看屆時拜登政府是否真的敢延續川普政府的強硬路線,還是選擇走回民主黨政府的老路——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香港美國中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澳洲方面的對峙情況更是如此,最近中方祭出的大動作,除了繼續五月開始的貿易制裁,中共駐澳大使館更直接對澳洲媒體公佈了澳洲對華政策的14宗罪,意圖對澳洲政府營造貿易/輿論雙管齊下的壓力,再配上外交部發言人故意為兩國爭端,加上一個無關的澳洲外派部隊殘殺阿富汗平民議題,如此高調而明目張膽施壓的背後目的,其實也很明顯,就是希望澳洲政府能一改目前強硬的對中政策,回到自由黨前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開始轉向之前對中共不設防的親共路線。

澳州的政策大轉向,可以說是從2017年工黨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因為受收華裔富商黃向墨政治獻金,並發表在南海問題上的親共言論被迫辭職開始,2018年成為首個禁用華為5G設備的國家、2019年突然取消屢屢以金錢收買澳洲政客的黃向墨居留權,一直到今年五月,澳洲率先要求對武漢肺炎的起源進行獨立的國際調查,都引起國際側目並讓中共顏面大失。

更讓中共忌憚的長期性措施,是澳洲積極參與美國主導的印太四方安全對話,11月還在印度同意下,重返睽違13年的馬拉巴海上軍演,使該演習成為美、日、印、澳都參加的指標性劍指中共軍事演習。

對中共而言,目前被美國科技封鎖的情況下無法再得罪替代性高科技設備來源的日本。印度則是因為六月的邊境冷兵器衝突,已經讓印度先發制人決定大規模禁用中共的各項當紅手機應用程式,所以中共如果選印度下手,勢必招來更大的報復,也不成為選項。

因此出口對中共依賴甚重的澳洲便成為唯一有希望的破口,才引來中共過去兩周的口誅筆伐和貿易大棒,並讓《無聲的入侵》作者兩年多前憂心忡忡的預言接連成真。

然而中共此番看似出招凶猛,實際上被以各種薄弱理由制裁的出口商品佔澳洲GDP的比例不到1%,雖然對個別產業如紅酒影響很大,但總體來說在可控範圍,而且真正是澳洲對中共的出口大宗鐵礦石,因為中共目前重回靠房地產和基礎建設硬撐經濟的老路,無法承受對澳洲鐵礦石加重稅或是禁止進口的副作用。

也就是說,中共在張牙舞爪的背後還是柿子挑軟的吃,希望大棒稍微揮一下,在經濟上受到一些損失的澳洲便能改弦易轍,回到因為(一)地緣政治,(二)華裔人口眾多,(三)奉行文化多元主義,而被中共當成「西方陣營的軟肋」、長期大肆滲透、收買的聽話對象。

雖然目前澳洲對中共的威脅利誘毫不動搖,西方大國對澳洲的聲援也陸續發出,但和香港問題一樣,自行宣佈勝選並已任命國安團隊的拜登新政府,對這兩件國際矚目、也對美國將來印太戰略有重大影響的外交事件,卻是出奇的沉默。

雖然說其政府尚未就任,但在外交議題上拜登曾猛烈的批評中共在新疆的人權問題,關於香港議題的法案在參眾兩院也是屢屢得到兩黨議員的火速全票通過。

在大方向上,不論是拜登本人或是其準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都反覆強調要和盟友一起應對中共的挑戰並要中共遵守國際規則,然而現在看到中共又違反承諾加碼侵犯人權、霸凌忠實盟邦,如果拜登政府繼續沉默不語,就等於是為中共在權力交接空窗期弄出更多、更大的惡行開了綠燈,拖到上任後再處理,也會讓中共累積更多籌碼來討價還價。

因此若用拜登政府還沒上任來為其噤聲辯護,對於「抗中已成兩黨共識,民主黨上台只是會以別的方法來應對此挑戰」這種觀點來說,實在是莫大的諷刺。

事實上,在〈台灣人盼的到川規拜隨嗎?〉這篇選後第一時間分析的結尾中,已經提出了四個拜登政府對中共政策是否轉向需要仔細關注的重點:分別是是否撤除貿易戰加的關稅?華為禁售令是否會選擇性解禁?是否敢對香港進行金融制裁?和在印太推進類似北約的組織?前兩項完全操之在美國現任政府的手上,因此中共現在的確無法著力,但後兩項牽涉到第三方,所以都被中共拿來當作測試拜登政府決心的試驗品。

如果拜登團隊選擇繼續保持沉默,那中共選擇在美國有新計票爭議冒出時加碼,在南海或台海挑起事端的可能性就不可忽視。

是故蔡政府面對還有六週的權力移轉過渡期千萬別掉以輕心,甚至應該思考是否要對兩岸或美台關係做出重大宣示,才能達到類似以色列突然暗殺伊朗首席核武科學家,以求嚴重阻礙拜登試圖重返伊朗核協議的效果。

這樣做不該被視為冒進,而是為台灣在未來幾年內東亞戰略格局可能出現重大改變最好準備,也證明台灣有能力主動決定自己的命運,而不只是強權擺弄的棋子。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