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律師》小說選摘:美國的官方政策是不跟綁匪妥協,而非官方政策則他媽的天天上演

《騙子律師》小說選摘:美國的官方政策是不跟綁匪妥協,而非官方政策則他媽的天天上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綁匪收到錢,人質就能平安返回,而綁匪會直接出門再幹一票。付贖金助長了這種犯罪,給了它某種商業模式。美國的官方政策是不跟綁匪妥協,而非官方政策則他媽的天天上演。我就是靠著和這些綁匪交手維生的。

文:史蒂夫・卡瓦納(Steve Cavanagh)

蘇格蘭威士忌陳又香,但嚐起來很苦。

「雷尼,我得告訴你,如果我得到的訊息足以令我認為某人有生命危險,那麼,作為律師,同時也是司法人員,我有責任將訊息上報給執法機構。如果我不這麼做,將會違反我的宣誓,也會變成幫凶。所以,請小心處理你要告訴我的事。還有,你最好明白地告訴我你需要我的原因,否則我就撕了這張委託書,叫輛計程車,把我今晚費用的帳單寄給你。」

「合情合理,我會小心說話。」他說。

我從背後的椅子聽到麥卡利的聲音。「我早就說過了。」

我沒轉身,只是看著霍威爾搖搖頭將貝瑞塔塞回褲子口袋。

「我就不浪費你我的時間了。我知道你的身分,我知道錢伯斯街法院發生了什麼事。有人綁架你女兒,而你把她救了回來。就是因為這樣,你才會在這裡。你扛得住壓力,你是個父親,曾跟我處於同樣情況,因此你備受推崇。我們和抓住我女兒的人聯絡上了,我想付贖金,而這麼做技術上是不合法的。」

「但是……等一下,那些聯邦調查局的難道不會對贖金睜隻眼、閉隻眼?一般不都是這樣的嗎?」

「一般的確是這樣。綁架和贖金的這場遊戲是基於人類生活的經濟法則,全世界都一樣。如果綁匪收到錢,人質就能平安返回,而綁匪會直接出門再幹一票。付贖金助長了這種犯罪,給了它某種商業模式。美國的官方政策是不跟綁匪妥協,而非官方政策則他媽的天天上演。我就是靠著和這些綁匪交手維生的。」

「那這回你為什麼需要律師?」我說。

霍威爾往前傾,雙手放在桌上。

「大多發生在國內的綁架由聯邦調查局來給贖金。他們可以正當進行交付,因為這樣就有機會跟隨綁匪,並進行逮捕,就像在鉤上掛餌——只不過這一次,調查局是在不對的池塘裡釣魚。記者會後,我們收到贖金要求與證明人質還活著的照片,他們要兩百萬。你可能也注意到了特戰小隊的傢伙和調查局已經組織好行動,打算進行交贖金的任務,兩小時內要在羅謝爾火車站執行,凌晨三點整。與此同時,我需要你掩護我。」

我感到頸子一陣灼熱刺痛,說:「你說掩護你是什麼意思?」

「騙局。綁匪把卡洛琳的照片寄給聯邦調查局一小時後,也用安全的電子郵件系統聯絡了我,告訴我火車站是誘餌。他寄給我同一張卡洛琳的照片,要求一千萬贖金。這是她還活著的鐵證,那照片絕對是卡洛琳沒錯——而且是近照。交換行動今晚進行——聯邦調查局在火車站如無頭蒼蠅瞎忙的同一時間,我會把錢放在真正的地點。綁匪不想被逮——他希望調查局和警方那些人離真正的交贖金點遠遠的。這人很聰明。調查局想抓到綁匪,再安然救出卡洛琳——而且是按照這個優先順序。我女兒不是他們的第一優先,這些人想要逮捕罪犯,我則要我女兒回來——其他的我都沒興趣。」

他聽起來似乎慢慢地振作起來,但他說得越多,卻越顯沉重,彷彿正壓抑著不斷高漲的絕望與恐懼浪潮。

「對於抓走她的人,你有任何頭緒嗎?」

「沒有。我跟世界各地的綁匪都交過手,可能是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也可能完全不是。並沒有明顯的犯罪動機。但不管是誰抓走她都無所謂,你要幫我騙過那些調查局和紐約市警察局的傢伙,我才能把女兒活著救回來。這遊戲我玩過太多次了,而且是在世界各地。我知道怎麼救回人質——活著救回來。唯一可行的方式就是一個人、沒有警察、外加一袋裝得滿滿的現金。她是我女兒,這事情我說了算。但重點在於,我沒有一千萬,只有兩百萬。」他說。

「那你要從哪裡弄到贖金?」我問,但立刻知道不該問這個問題。

「我的承保人要送一千萬過來,我私下聯繫了他們,但調查局以為保險公司是要拿兩百萬來。保證人抵達時,我會把他帶來這裡——單獨一人——然後拿槍對著他的臉,挾持他,把他綁起來,關在這裡。我認識那個人,如果沒有必要,我不想傷害他。我會把我的兩百萬給調查局,再揮手跟他們說掰掰。接著我要去救卡洛琳,我一定會把她救回來。我成功之後,會因為綁架與妨礙司法公正遭到逮捕。

聯邦調查局有一條不能說的潛規則,就是不能起訴選擇付贖金的家庭成員。但我做的比那更過,我犯的是嚴重的綁架罪,還與抓走我女兒的人合謀,幫助他們逃避追捕。沒有更委婉的說法了。他們將會因此起訴我——而你要幫我辯護。同時,我也違反了跟保證人的合約。有一項條款說,如果我拒絕跟執法人員合作,那麼贖金將要立刻償還,而且是全額。」

我閉上眼,不禁咬牙切齒,真希望我沒接起那通該死的電話(而且這想法不是今晚第一次出現)。霍威爾的提議遠遠超過常理。於全面出發的聯邦調查局和紐約市警察局而言,他救不救得到女兒根本無所謂。霍威爾打算要幹下的是嚴重的違法行為,最後甚至會導致他遭逮捕,並因那一千萬被告。

時間彷彿過去了好幾分鐘。我細細觀察著霍威爾面容的每一寸。在那片痛苦後方,是堅定的決心。

我有責任走出大門,到會客室對見到的第一名警察說出霍威爾剛剛告訴我的一字一句。這是秘匿特權唯一的例外:如果委託人告訴你他們將要犯罪,而這個行為可能讓某人處於險境,你一定要打破保密協議將之上報。

我成為律師的第一天,在哈利・福特法官面前對法庭與憲法做了宣誓。當我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說出那個誓言,我見到哈利喜悅的微笑。他為我驕傲。我欠他的恩情永遠也還不了。如果我因霍威爾的提議閉口不言,就成了事實面前的幫凶,也違背了我的誓言。我會被撤銷律師資格,進獄中蹲十年苦牢。他要求我做的事基本上等同要我自毀前途,沒有任何金額能說服我點頭接受。

「案子我接了。」我說。

相關書摘 ▶《騙子律師》小說選摘:我在警界服務了十二年,對「血液噴濺分析」漸漸發展出興趣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騙子律師(艾迪・弗林系列3)》,馬可孛羅出版

作者:史蒂夫・卡瓦納(Steve Cavanagh)
譯者:林零

榮獲2018英國犯罪作家協會金匕首獎
法律驚悚小說家史蒂夫・卡瓦納 打破格局燒腦神作
──史上最囂張的騙子律師 艾迪・弗林系列第三彈──

一名失蹤的少女,一位絕望的父親
一起會撕裂他們的血腥案件!

那一刻,法官、檢察官和律師不再是審判的主導者。
變臉證人的瘋狂言論,讓他們……全都成了目擊證人!

雷奧納德・霍威爾最可怕的噩夢已成真:他的女兒卡洛琳遭惡徒綁架。
雖然警方已經介入調查,他卻無法向其尋求協助,因為在綁匪寄出贖金要求給聯邦調查局後,
又另外寄了一封加密信函給霍威爾……
贖金根本不是警方以為的兩百萬美金,新羅謝爾車站的交易地點也只是個幌子。

一籌莫展的霍威爾向艾迪求助,騙過警方眼線好完成綁匪給的任務。
然而,當他按著指示撥出電話給綁匪時,一聲轟然巨響,數公里外的某幢宅邸被炸成一片廢墟。
任務失敗的霍威爾不但沒找回女兒,還讓自己吃上官司。
此刻,艾迪正面對著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挑戰,那名證人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走上證人席,
而這也是一切失控的開端──他到底是誰?
在這場謊言遊戲中,還有人會說真話嗎!?

騙子律師
Photo Credit: 馬可孛羅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