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味陷阱》:「平淡無味的東西本質上就是不健康的」,這個答案我越想越有道理

《美味陷阱》:「平淡無味的東西本質上就是不健康的」,這個答案我越想越有道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食記者勇敢揭發黑心食物與美味詐欺的驚人真相!飲食的問題不在於熱量,也不在於身體如何處理熱量,而是我們自己想要吃那些錯誤的食物。如何找回食物真原味,人們能吃得更健康、活得更長壽,是作者衷心的希望。

文:馬克・史蓋茲克(Mark Schatzker)

再好的食物,吃太多就是「毒」

人類營養學家比較習慣經由像是脂肪、碳水化合物、維生素、蛋白質等營養成分,來看「飲食」這件事,對於「毒性」這件事並沒有想太多。但是如果你離開營養學範疇,從生態學的角度來看,想法便會完全不同。

在大自然中,各種動物的食量有限,不是因為牠們肚子已經塞滿,再也吃不下,而是因為牠們遇到了由次級代謝物所築成的高牆。牠們停下不吃不是自己決定的,而是由牠們的食物所決定。

最近,人類營養學家開始研究在消化道中味覺受器的作用後發現,像是那些在葡萄、藍莓和綠花椰菜中含有的苦味化合物,能夠釋放會引起飽足感的荷爾蒙,也就是說,苦味能夠關閉飢餓指示燈。據稱,義大利人偏好在正餐之前會先吃一點苦的菊苣,因為這有助於他們維持身材苗條。(對於不習慣這項優良傳統的人,我建議可以先從艾普羅香甜酒﹝Aperol﹞加上普羅賽克氣泡酒﹝Prosecco﹞、氣泡礦泉水和一片橘子開始。)

說到底,所有的東西都是有毒的,連水和氧氣都能殺人,但是否會致死,一切都取決於劑量的多寡。而這正是多力多滋、曼斐斯炸雞、冷飲和其他多力多滋式食物所碰到的另一個問題:它們並沒有毒到需要限制食量,所以我們會毫無警戒地吃太多,但若持續這樣,到最後所有的脂肪、糖和碳水化合物就會全變成有毒的物質。熱量會在身體中累積,干擾我們的血液循環,阻塞心臟的各個部位,讓關節磨損,並且讓胰臟爆掉。肥胖和許多由肥胖造成的可怕症狀,就是因為熱量所產生的毒性所致。

對於食物本身而言,「扮演食物的角色」這件事,永遠是次要的。動物會長肉並不是因為要讓人類食用,肉是「肌肉」,是為了讓動物能夠活動,而脂肪則是用來儲存能量。對於植物來說也是一樣,蔬菜是植物的結構或是儲存部位,植物之所以結果或萌芽,不是要讓人類能夠拿來烤成派,而是這樣有助於植物的繁殖。

但是當人類開始擅長培育牲畜和植物時,便改變了這些生物的生態目的。人類從「吃大自然設計」的生物,變成吃「自己設計的食物」。人類是那麼擅長做這種事,以至於現在食物已經跟當初完全不同了,其中的差異我們還沒能完全了解,但是我們吃得出來。

合成香料讓味道和營養不再成正比

二○○二年九月,四位丹麥科學家開始研究人們購買雜貨的收據,因為他們想知道喝葡萄酒跟喝啤酒的人,在採買食物時有哪些不同的習慣。

多年來,科學家一直在與葡萄酒的未解健康之謎奮戰。愛喝葡萄酒的人似乎比較不容易罹患心血管疾病和某些種類的癌症,但是沒人知道原因。多年來,科學家付出了大量心力,仔細研究葡萄酒中有哪種植物次級代謝物對人類會產生神奇功效,並且將之轉變成藥物(白藜蘆醇就是其中之一)。而丹麥的研究團隊則採用不同的角度,他們不需要借助氣相層析儀,而是要利用收據,藉此了解健康的葡萄酒迷在超市還會購買哪些物品。

他們總共檢視了來自九十八間不同超市的三百五十萬筆交易紀錄,發現葡萄酒愛好者和啤酒愛好者會購買的東西不同。買葡萄酒的人比較喜歡把橄欖、低脂乳酪、蔬菜水果、低脂肉類和茶類放到推車中;啤酒愛好者則較偏愛洋芋片、番茄醬、人造奶油、糖、即食肉類和可樂汽水等飲料。

與其說葡萄酒的愛好者因為喝酒而讓身體健康,不如說是因為他們對葡萄酒的喜愛而獲得健康。對於這些人來說,美味不一定來自高熱量;他們也比較不像熱量殭屍,而是更接近一九二六年剛在蹣跚學習營養智慧的人。這些結果指出,最好的健康指標並非營養素,而是來自於人們認為美味的食物。你喜歡吃什麼,就會像什麼。

我也有類似的看法,不過這是我由炸雞這種食物所得到的結論。事實上不只是炸雞,還包括草飼牛肉、水果狂熱症、不加糖的咖啡,以及現在才出現的意外祕密新寵——甘藍菜和芽球甘藍,都讓我產生這種推論。

這些都是讓人產生頓悟的食材。我啟程尋找所能找到的最美味食物,享受杜卡斯熱切希望能在餐廳中讓客人享用的食材。我開始不在咖啡中加糖,體重也減輕了,我不再受到飽食後類似宿醉症狀的折磨,最重要的是,食物的味道改變了,變得更讓人滿足,就像是在熱天長跑後的飲用水那般,能讓人消暑解渴。

當初,在味好美的科技創新中心時,我曾與該公司的首席科學家哈米德.法里迪(Hamed Faridi)談話。他告訴我該公司正資助研究香料與健康之間的關聯性。我問他,人們是為了味道而吃香草和香料,但為何這些食材也會有讓人健康的額外好處。法里迪的回答和我的看法相同,他說:「平淡無味的東西本質上就是不健康的。」

這個答案讓我越想越有道理。用來油炸的炸雞平淡無味,還含有大量ω-6脂肪酸,更別提在味道根本比不上傳家雞肉。多力多滋本來也是平淡無味的,以前人們都會沾上豆醬或是莎莎醬這類的真食物一起入口,但現在多力多滋覆滿了化學添加物,好披上食物的外衣。奶昔就像食物成癮的老鼠所吃的飼料,也是毫無味道,因此需要種種的合成香料加以掩飾。那些高產量的番茄、紅蘿蔔和綠色蔬菜,能食用的部位都味如嚼蠟,所以人們不想吃,或是得淋上油膩的沙拉醬或醬汁,但這樣做同時也失去了營養。

食物的問題就在於「味道」這件事。半個世紀以來,我們一直生產人類應該吃的東西:水果、蔬菜、全穀物、未加工的肉類,但是這些產品已逐漸失去美味。同時,我們也一直製造人類不應該吃的東西,像是洋芋片、速食、冷飲、餅乾,而且這些食物也越來越令人上癮。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