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軍用「緬懷英雄」淡化軍機失事,卻不檢討「缺員」的真正問題

國軍用「緬懷英雄」淡化軍機失事,卻不檢討「缺員」的真正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空軍戰機、軍機駕駛員缺員的現象,一直不被國軍重視,如果國軍還是一味想用「為國奉獻」來操縱輿論,而不思檢討整體軍備中的人員素質、人力規劃以及訓練體制等老舊通病,在人員短缺情況持續惡化下,國軍可能還會有更多的無謂犧牲。

文:陳宗逸

蔡英文於11月17日才帶領文武百官赴台東志航基地,為駕駛F-5E失事的中校飛行官主持規模近乎國葬的葬禮,為F-5E失事的政治效應止血。不料當天傍晚,傳出又一架花蓮基地第5戰術戰鬥機聯隊的F-16戰機再傳失事,起飛2分鐘就失去訊號,極可能是飛機直接衝入太平洋。飛官為45歲的上校聯隊作戰隊隊長蔣正志。消息傳出,再度震驚台灣。

國軍今年被媒體稱為「軍運不佳」,一年摔了4架軍機,海上、陸地的非戰爭折損人數,總共高達15人,這已不是一句「軍運不佳」可以籠統帶過。對照2017年11月7日,空軍幻象2000-5戰機於台灣北端彭佳嶼海域失事的前例,至今連戰機殘骸與人員遺體都無法尋獲,此次F-16戰機是直接衝入太平洋海域,跟彭佳嶼的大陸棚海域水深難以比擬,故此也可推斷,F-16的救援行動,希望相對渺茫。

此次墜毀的F-16A Blk20戰機(編號6672),係屬於並未進行構改工程至F-16V的老批次戰機,擔負的是面對來自太平洋的軍事威脅,進行海空作戰的重要單位,具備有全球唯一使用F-16戰機進行空射型魚叉飛彈進行攻擊的重要戰術單位。為何才起飛短短2分鐘就從雷達幕消失?起飛過程中是否受到任何無可挽回的破壞?如果機件沒有問題,人為因素為何?

疲兵效應,逐漸浮現

由於F-16A的發動機壽限還不到一半,機體檢修程式完備,故機體和機件失靈的可能性很低,根據國防部初步公佈的調查報告,戰機在夜航起飛之後短短2分鐘,就以時速高達500英里的高速衝入海中,突然發生「空間迷航」或其他因素,都很不合理。

從報告上看,人為操作疏失的可能性越來越高,已有檢討朝向台灣空軍作業能量,是否在近期解放軍機艦頻繁繞台、穿越中線以及挑戰台灣西南空域等戰術動作下,嚴重加大飛行員的值勤極限,不僅導致裝備嚴重耗損,對於人員的精神壓力與值勤分量,也正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增加,才導致此次失事?

因為少子化危機,由來已久的空軍飛行員缺員的問題日益嚴重,且已經成為國防機密。目前戰機飛行員與實際值勤戰機的比例為多少?能否維持北約標準?軍方一律噤口不言。

日本航空自衛隊也面臨相同的困境。2017年至今,日方緊急升空攔截解放軍戰機的次數,急速攀升,根據日本防衛省的預算書顯示,日本為了維持其主力戰機F-15J/的緊急升空能量,其2018年至2019年的整補維修預算,增幅竟然高達198%,相當驚人。

tcy3svnhjowqtuog3fqvdf0gbnw0h5
F-16V戰機去年5月「漢光35號」演習資料照片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菁英流失,國防危機

對於F-16的失事,是否與近年來解放軍機艦繞台、穿越台海中線、挑戰西南空域,造成空軍任務繁重所致?國防部已於第一時間否認上述推斷。且17日晚間的夜航訓練,都是表定的正常課程,當夜晚間天氣晴朗,可見度達7000英尺,可排除天候因素,而機件並未因解放軍軍機的戰術動作的壓力而有疲乏現象,一切都在正常範圍內。

而2020年一整年摔掉4架軍機,除了折損一名現役參謀總長外,F-16A失事如果沒有意外,也折損一名上校聯隊作戰隊長,屬於國軍空軍極菁英人員,培養一位飛官至上校作戰隊長,國家耗費資源不可記數,且其值勤接戰經驗豐富,又是頂尖的F-16戰機資深飛官,飛行時數超過2230小時,是菁英中的菁英,折損一人,對台灣戰力的打擊便不容小覷。

至於國軍是否要針對今年一年摔4架軍機,進行任何檢討?如今回顧看起來,從年初的UH-60M黑鷹直升機撞山事件開始,及至後來的OH-58D戰搜直升機墜毀,加上F-5E戰機墜毀,前案的事故調查報告皆未直接公佈給輿論,年初的UH-60M撞山事件,國軍方為了事故原因,甚至還與國家運輸安全調查委員會對罵,甚至準備興訟。事因運安會的初步調查報告,破壞了國軍在事故時炮製的一連串造神故事,直接指名是駕駛員訓練不夠、遇到非預期地形反應不及而撞山,此事破壞了軍方形象,故不惜興訟維護面子。

而後續OH-58D的失事鑒定報告,至今未出爐,僅剩下國軍方大規模地辦理「緬懷國軍英雄」葬儀事項。此次說法如出一轍,駕駛員為了躲避民房,故犧牲自我墜毀在機場內。此故事至今依舊流傳台灣輿論。而對於OH-58D的機件老舊、是否有MLU中期性能提升的穩妥規劃等,國軍一律沒有回應。

而才剛剛發生的F-5E墜機事件,神話故事也如出一轍,中校駕駛員為了迴避民房,改在海面迫降造成死亡。也因為這個神話故事不可破滅,國軍方將駕駛員破格升任中校,且葬在國軍「烈士墓園」。總統蔡英文、國防部長嚴德發高規格地辦理國葬,抬高全民集體情緒,在此「勒索效應」下,對於該機事後倉促退伍計劃、以及後續勇鷹機種的性能質疑,統統都被埋沒到非理性的「全民致意」氣氛中,幾乎聽不見檢討的聲音。

國軍今年是否真的「軍運不佳」,見仁見智可受公評。但從年初的黑鷹直升機撞山便可知,空軍的人員訓練出了問題。國軍以往標榜「空軍人員素質全亞洲數一數二,即使解放軍戰機數量數倍於台灣,但是台灣擁有人員素質絕對優勢足以抗衡」的說法,是否要修正了?

戰搜直升機墜地2死 駕駛為避民宅急左迫降失敗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抵銷戰略」,空耗國軍

台灣正面臨迅速少子化的社會危機,直到2040年,此危機將會以倍數速度呈現,社會高齡化將領先全球。面對人力、人員素質的不足,國軍無法招足符合軍事戰略體制規格的兵員,故不僅在軍事投資上,在人力投入方面,台灣也陷入北京「抵銷戰略」(Offset Strategy)的陷阱。

台灣死守「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戰略指導,這種戰略就是拚人海戰術,故國軍要維持20萬左右的作戰人員,但是多半人員被綁死在地面戰場。至於海上與空中戰場,人員更加吃緊。這個危機的徵兆,從近期的頻繁戰機失事便可看出端倪。

反觀空軍戰機、軍機駕駛員缺員的現象,一直不被國軍重視,人員短少,新戰機卻越買越多,人員素質危機,恐怕正在快速發酵。

如果國軍還是一味地想用編織出的神話故事,只強調死傷官兵如何為國奉獻來操縱輿論,而不思檢討整體軍備中的人員素質、人力規劃以及訓練體制等老舊通病,那麼,在人員短缺情況持續惡化下,為了維護龐大的老舊體制,國軍是否會有更多的犧牲與失事?答案不卜可知。

本文獲《多維TW》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多維TW》月刊061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