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性傾向遭解僱,印尼警察再上訴:「為基本人權努力」

因性傾向遭解僱,印尼警察再上訴:「為基本人權努力」
印尼警隊示意圖。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Teguh是中爪哇省首府三寶瓏 (Semarang)的一名警官,2017年2月14日,Teguh 在中爪哇的Kudus和伴侶約會被其他警察逮捕,2018年12月,中爪哇警署交給他一封官方解僱通知信件。

印尼第一起警察因性傾向被解僱的案件,於本週再次開庭審理,而該名警察的目標是能夠復職,也說這次再上訴的原因是「為了基本人權而努力,直到不再有針對少數族群的父權的壓迫行為。」

路透社》報導,今年31歲的Tri Teguh Pujianto曾經擔任警官(police brigadier)長達10年,在2018年被解僱,原因是他在情人節時,在伴侶的工作場所與對方道別時,被其他警察發現。

雅加達郵報》報導,Teguh是中爪哇省首府三寶瓏 (Semarang)的一名警官,2017年2月14日,Teguh 在中爪哇的Kudus和伴侶約會被其他警察逮捕,2018年12月,中爪哇警署交給他一封官方解僱通知信件,裡面寫著Teguh 「不名譽地被指控」,指控因為他侵害國家警察訂下的專業倫理規範。

根據這封信,Teguh觸犯規範第7條和第11條,這兩條是規定國家的警官必須保護「警察的形象和名聲也要遵守道德、宗教、法律、禮儀、當地智慧的價值。」去年(2019年)3月,他狀告三寶瓏警方和三寶瓏最高行政法院 (PTUN Semarang),挑戰他收到的「非經程序的解僱」。

法律扶助機構(LBHM)律師Aisyah Humaida說,「事實是,Teguh沒有犯做出任何違反倫理或破壞正義的事。」

路透社》報導,在印尼這個世界最大的穆斯林為主的國家,這個案子相當具有標誌性,去年(2019年)第一次引起公眾關注,是一名法官告訴Teguh,他必須先等警察內部的調查程序完成。8月,Teguh再次提起上訴。

「這是我的戰鬥,我拼死相搏的努力。」Teguh告訴路透社,「為什麼他們不評判我這些年為國效力?為什麼誇大我的錯誤?我從不認為哪裡有錯?」

除了受伊斯蘭律法規範的亞齊省(Aceh )同性關係 (same-sex relations)被禁止,同性戀在印尼並非不合法的,但也逐漸被視為禁忌事項。印尼對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 雙性戀(Bisexual)、跨性別(Transgender)所構成的LGBT社群越來越不友善,有些政治人物慢慢掌權的過程,讓伊斯蘭文化扮演要角。

紐約時報》報導,2017年5月,兩名被指控發生性關係的男子被分別判處公開鞭打85下,是亞齊省依照嚴格的伊斯蘭教法處罰同性戀行為的第一起案例。

他是勇敢的

路透社》報導,美國皮尤研究中心 (Pew Research Center)2020年的一項調查顯示,80%印尼人相信同性戀「不應該被社會接受」。

近年針對LGBT社群的歧視和暴力攻擊逐漸增長,警察也常用反色情或相關法律,調查這個社群的成員。四個跨黨派的議員今年曾經嘗試通過一項法案(即健全家庭法草案),強制LGBT社群的人們在勒戒中心接受治療,不過至今是失敗的。

法院的文件顯示,中爪哇警署指控Teguh違反「國家警察的倫理規......透過異常的同性來往行為。」Teguh的法律團隊表示,他們面臨的挑戰是「彈性」的警察規範,在實際的警察守則上並沒有提到性傾向。

中爪哇警署、國家警察和國家警察委員會,都未回應路透社評論此事的邀請。

經營倡議團體GAYa NUSANTARA的同志學者Dede Oetomo說,無論案子是否勝訴,Teguh都已經締造歷史。「他打破框架因為他是勇敢的。」Dede Oetomo說,「我希望更多社會運動者可以像他一樣站出來。」

Teguh現在經營一家理髮店,是他從2013年起開始的副業。他說,自己總是擁有家庭和朋友的支持,支持他重新追求他自高中時夢想的職業。被問及為何他如此堅持,Teguh說他不是只為了自己而努力,「我要為了基本人權而努力,直到不再有針對少數族群的父權的壓迫行為。」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徐卉馨
核稿編輯:杜晉軒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