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之鋒選擇留下,是想讓世界看到香港的自由是如何死去的

黃之鋒選擇留下,是想讓世界看到香港的自由是如何死去的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香港司法當局對黃之鋒的判刑可能比很多人設想的要輕。德國之聲客座評論員Alexander Görlach警告說,這一判刑不能掩蓋習近平的真實意圖。

文:Alexander Görlach(卡內基倫理與國際事務委員會資深成員、劍橋大學宗教和國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2014-2017年,這位有博士學位的語言學家和神學家受聘哈佛大學講學並任訪問學者;2017-18年,他分別在台灣國立大學及香港城市大學任訪問學者)

在香港,也有人對事情的這一發展感到高興:所有那些因香港的安寧,不再受示威和對民主的呼聲干擾而可以賺錢的人;所有那些在內城擁有奢侈品商店的人們。

最多時曾有100多萬人參加的示威浪潮已然成為過去。上週,民主活動人士黃之鋒被判13.5個月監禁,原因是,他號召舉行了一次反警方暴力的「非法」示威。自今(2020)年7月所謂的《香港國安法》生效以來,有500名港人被判刑,其中一些人的刑期遠高於黃之鋒。另外2000人還將受到審判。

民主運動慢慢死亡

如所預期的那樣,北京意在震懾。香港民主運動正慢慢死亡。不過,她的光芒還能遠達泰國,數月來,那裡的人們也走上大街,要求民主;香港、台灣和泰國的民主運動#MilkTeaAlliance依靠了青年的力量和為擁有更好的未來而獻身的志願。

反對北京的「反修例」示威運動高漲之際,大學生們曾一度佔領香港立法會大樓,以引起世人關注其所處的絕望境地。

根據港人俗稱為「送中法」的這一法律,港府有權將任何人引渡至內地受司法審判。所有那些摘下口罩以有意讓人認出的示威者完全清楚,最終,自己完全有可能像黃之鋒一樣入獄。黃之鋒本人已因2014年參與「雨傘運動」而被囚禁過一次。

北京伸出橄欖枝?

一些評論員甚至曾預期,黃之鋒和他的另兩名志同道合者林朗彥、周庭會被判多年刑期。與此相較,判刑13.5個月幾如北京對香港和港民伸出橄欖枝。中共領導層相信,對法律和秩序的一貫承諾不會僅僅有助於逐步拉攏商店和飯館的擁有人。

然而,香港人不應抱持過大希望。正如所有在習近平治下被視為倨傲不遜的人群那樣,若對北京作出讓步,他們最終只會遭到更多鞭笞,而非自由。遭迫害和囚禁的維吾爾人、內蒙人、藏人,當然還包括其獨立的島國民主制度對中國大陸人民追求更多民主起了激勵作用的台灣人,都已有相關經歷。

民主活動人士必須得到拯救

明(2021)年,中共將迎來百歲生日。習近平有意利用這一機會向自己和國家送上一份禮物:國泰民安。對他來說,這意味著,所有省份都要按他在北京定下的原則步調一致。

對香港而言,這意味著,將不得不繼續承受習的鐵腕統治之苦。專權的人民中國已經威脅,將扣押港人護照, 使其無法申請自由世界的庇護。北京關心的根本不是秩序和安寧,而是奴役人,並作為強勢訊號,經由不名譽的審判程序將當事人投入監獄。

黃之鋒自願留在香港,意在讓世界看到,香港的自由和獨立是如何死去的。他做出的犧牲和所有與他一道捍衛港人的自由和尊嚴的眾多人們做出的犧牲,不應由於我們的無所作為而付諸東流。對德國聯邦政府的呼聲必須更加響亮:從那裡得到拯救並送到我們這裡來的人,越多越好。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0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