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羅斯假「防疫」關閉邊界以防人才流失,烏克蘭虛擬IT城市「迪亞市」入籍簡單吸引力大

白羅斯假「防疫」關閉邊界以防人才流失,烏克蘭虛擬IT城市「迪亞市」入籍簡單吸引力大
白羅斯10月底時封鎖街頭阻礙抗爭。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白羅斯自人民抗爭總統盧卡申科大選舞弊後,人口外移嚴重,政府昨以防疫為藉口公布新規,將禁止國內人士透過陸地邊界出境至立陶宛、烏克蘭等歐盟或親歐的國家。烏克蘭今年正式創建虛擬IT中心「迪亞市」,相當歡迎白羅斯科技人才,可能加速白羅斯科技業凋零。

白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今年8月贏得總統大選,號稱達成5連任,但人民拒絕再忍受其舞弊手段,選後持續抗爭至今。

動盪局勢使人口外移嚴重、人才流失,盧卡申科政府昨(10)日以防疫為藉口,下令關閉邊界;但這「防疫」卻不是禁止外國人入境,而是禁止在國內的人士出境,特別針對立陶宛、波蘭、烏克蘭等地。其中烏克蘭的虛擬資訊科技城市「迪亞市」今年正式起步,旨在成為全球軟體開發和數據互聯中心,對科技人才充滿吸引力。

白羅斯國家法律資訊佈達網站昨貼出公告,本周一內閣會議中,政府決定在今年推出的《傳染病防治措施法》中新增規定,將對國內實施陸地邊境封鎖令,「暫時停止白羅斯公民、及獲准在白羅斯境內永久或暫時拘留的外國人出境」,不得穿越公路檢查哨、火車站或內河港口,本月21日起生效。公告文中未說明何時會解禁。

這項法規排除了俄羅斯,且只有陸地邊境封鎖,民眾仍可以搭飛機離開。而持有外國工作證、居留證或外國學術機關邀請文件等,亦可獲得豁免,但是半年內僅能出境1次。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白羅斯的COVID-19(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疾病,簡稱武漢肺炎)目前累計逾14萬例確診,其中約1200例死亡。「防疫」似乎是個名正言順的藉口,但盧卡申科向來不將武漢肺炎放在眼裡,總說喝伏特加或打冰上曲棍球就能提升免疫力,很難想像他會為了疫情而關閉邊界。

白羅斯是內陸國家,與5個國家接壤,考慮到那些附加的但書,陸地邊境封鎖主要是打擊民眾前往拉脫維亞、立陶宛、波蘭和烏克蘭的機會。流亡於立陶宛的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Sviatlana Tsikhanouskaya)在推特表示,這無非就是要使白羅斯反對派公民無法逃亡至外國尋求庇護,指責政府將國家變成「現代古拉格」(Gulag,蘇聯時期的勞改營。)

RTX899SO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流亡立陶宛的白羅斯反對派領袖契哈諾烏斯卡雅(左)11月赴拉脫維亞呼籲協助,與拉脫維亞總統列特維斯(Egils Levits,右)會面。

《路透》指出,白羅斯此刻還面臨人才嚴重流失,烏克蘭、波羅的海3國為支持白羅斯人民,國內多有聲浪呼籲政府能簡化移民程序、推動快速通關和稅務減免,吸引白羅斯人才和企業轉移。白羅斯總理戈洛夫琴科(Roman Golovchenko)本月曾表示,政府將竭力阻止人才流失,特別是年輕人。陸地邊境封鎖令出現的時機,似乎格外敏感。

資訊科技即力量,白羅斯、烏克蘭相繼投入IT產業

白羅斯雖在1991年脫離蘇聯,但共產主義幽靈仍在,白羅斯轉型速度緩慢,人民仰賴國有企業給予工作機會,不少地區仍依賴農業和礦業。白羅斯前駐美大使切普卡拉(Valery Tsepkalo)在2005年終於說服盧卡申科,開始在首都明斯克郊區打造高科技園區,培育國內新創機會、吸引國外資金或企業進駐。

明斯克科技園區專攻資訊科技(IT),常為外國公司代工軟體設計,讓白羅斯年輕人看見經濟成長與對外交流的機會。2018年,該園區輸出的軟體創造15億美元價值,去年成長為20億美元。

然而白羅斯為鎮壓民眾,自大選後不時發生全國性斷網,讓科技業蒙受巨大損失;科技業人員原本很少對政治表態,此後開始支持反對派的運動,或者乾脆設法離開白羅斯。即使離開白羅斯也不能心安,《歐洲新聞台》採訪一名已逃往烏克蘭的36歲白羅斯IT人員利柏(Pavel Liber),利柏說他有個同事逃到烏克蘭後,在網路貼文批評白羅斯政府,結果收到威脅說要對他的家人不利。利柏說:

「問題在於,我們都不安全。即使你遠離政治、收入優渥,你可以預見自己可能在一夕之間就一無所有,因為沒有法律會保護你。」

利柏表示,如果白羅斯繼續有國民安全受威脅的氣氛,IT高手不會繼續留在那裡,因為這個族群若想要移居國外找工作,相對容易許多。

AP_20325754779616
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白羅斯民眾11月20日上街悼念在鎮壓中喪生的30歲公民邦達連科(Roman Bondarenko),並持續對政府抗議。

報導指出,自8月至10月,白羅斯約有1000名科技人員已遷至烏克蘭。烏克蘭正在發展一個虛擬IT中心,稱為「迪亞市」(編按:官方英語版稱Diia City、烏克蘭版稱Дія City。Дія意為「行動」,迪亞市即有「行動城市」之意)。

迪亞市由烏克蘭數位轉型部營運,設置有別於烏克蘭一般實體企業的稅務和智財權法;迪亞市「居民」(即公司或專業人員)在此承包各類軟體開發和技術支援,可獲得稅務優惠和智財權保障。為了吸引國外資本,烏克蘭給予迪亞市居民特殊身份,確保民資產不受政府國安部門干預。

迪亞市的目標是在2025年底前共創造45萬個IT業職缺,此後每年平均創造120億美元商機。烏克蘭IT協會主席瓦速克(Constantine Vasuk)表示,對於想逃亡的白羅斯人才,烏克蘭是個好所在,「首先,我們有相似的文化,您可以帶著孩子一起搬來」,較不會有適應問題;其次,白羅斯人和烏克蘭人都可以用俄語溝通;再來,登記成為「迪亞市」居民很簡單,只要交5%所得稅,不需要註冊實際的辦公室地址。

「最後一點,」瓦速克不忘強調,「我們網路很順喔」。

白羅斯抗爭已4個月,何時是盡頭?

如同過去香港反送中、智利爭取修憲,白羅斯大選後的抗爭至今依舊持續。這些爭取公民權的行動屢遭鎮壓,但人們展現堅韌意志、尚未言棄。由白羅斯反對派組成的調解委員會仍然存在,不過主要領袖大多已經入獄或流亡,且盧卡申科也拒絕與委員會溝通。

委員會主委、白羅斯反對派3名女性領袖之一的卡列斯尼可娃(Maria Kalesnikava)9月被捕後,被控企圖奪取國家政權,目前仍在獄中。據其家屬表示,連探監時要帶給她的讀物都會遭審查或禁止。

即使歐盟對盧卡申科及白羅斯政府官員祭出制裁,國際奧運委員會也拒絕向白羅斯奧委會補助資金、正在研議是否取消明年白羅斯對冰上曲棍球世界錦標賽的主辦權,這些手段都很難讓獨裁政權垮台,就好比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即使抱怨再也無法獲得外國銀行服務、錢只能放在家中,仍持續打壓香港人權。

《華盛頓郵報》在今年9月下旬曾有一篇文章,報導白羅斯人的和平抗爭模式,例如遊行時還會遵守交通號誌、停下來等紅燈,要站到公共長椅前竟然還先脫鞋、避免弄髒椅子,活動結束後也主動清潔道路。有人質疑,這種禮貌抗爭太溫和,可能永遠無法成功。

不過,隨著之後政府的武力鎮壓越來越多,人們開始採取較保守的反擊,像是將執法人員的面罩拉掉、對方不願曝光因而撤退,亦有駭客將警方個資交給網路媒體發布。現今抗爭方式比過去資訊不發達的時代更多,如何抗爭、何時能成功或何時要放棄,是各國人民自己的選擇;但是要支持民主或獨裁,全世界的人都應該做出選擇,畢竟在科技發展之下,全球無國界,獨裁國家有能力滲透進任何人的生活之中。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