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之路》:1987年的那一天,「嘉信」全部的人都感受到濃濃不祥的預兆

《投資之路》:1987年的那一天,「嘉信」全部的人都感受到濃濃不祥的預兆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87年10月17日舊金山的黎明,我記得風很寒冷,光線明亮,完美的秋日。夏日的霧氣消散後,秋天是舊金山最棒的季節。但那天早上,我們聚集在辦公室裡,全部的人都感受到濃濃不祥的預兆。

文:查爾斯.施瓦布

時至今日,我在職涯中經歷多次市場修正或長時間的熊市,我都能夠安穩度過,但不論波動是大是小,都會讓我特別注意。結果顯示,在1987年的這一場,是破紀錄的一場海嘯。沒有人真的預測到大崩盤,大家都是後來才漸漸意識到的,更別說什麼事前警告。

市場本來就具風險,每天都發出新的警告,但事後回想,才發現這些警告的數量多得非常明顯。我沒有水晶球能預知大崩盤,但市場不祥的聲音層出不窮,雖然我感到焦躁,但確實沒想到會這麼快,還以這樣的力道發生。

10月12日那週很難熬,首先是道瓊斯指數在14號星期三下跌3.8%,在第二天又下跌了2.4%,因為傳出一篇商務部的負面報導,內容提到貿易赤字,以及有謠言宣稱國會委員會已提交立法,取消與融資併購相關的稅收優惠。

在10月12日星期五,紐約證券交易所的3億4300萬股道瓊指數大跌108點,跌幅近5%,是正常交易量的兩倍,並且是史上第一次一天內下跌約100點。看來是市場無法處理正在進行中的大量程式交易。

嘉信的交易量本來就高,每天都在上漲,到了週五市場休市的時候,我們又破了紀錄。那個禮拜我們每天平均有一萬9000筆交易,跟前一年相比高了60%。就許多方面來說這是好消息,交易量代表著更多的收入,而且事業正常運作。

但我的心情感覺複雜,有很多人經過分行,查看股票代號,當他們了解到發生什麼事,便想賣掉。這對我來說,就表示客戶正感到不安。人們面對大型的市場波動,沒辦法處之泰然。

辦公室裡的情緒也很緊張,因為那週大家工時特別久,每天下班的文書作業也特別多。現在我們能夠即時知道投資人帳戶裡的狀況,但30年前,電腦科技才剛發展,是完全不同的風景:在週五休市後過了好久,我們還在從世界各地的分行收集資料,計算結果。

全美每一間券商都在做一樣的事,對他們而言,許多人使用所謂的本金交易,也就是用自己的投資帳戶進行買賣,或透過他們投資銀行業務中的股票經銷商買賣,使計算手續變得更複雜。紐約證券交易所的專家和櫃檯買賣的造市商感受的衝擊最深,因為他們的功能是維持股市市場的秩序(配對買家與賣家),也就是說,在投資者緊急出售而找不到買家的情況下,他們必須用自有資金購買公司股票。

不僅僅是他們的客戶看到股票大跌而痛苦,那些業界人士也得從恐慌的賣家手中搶購股票,還眼睜睜的看他們手裡握有的那些股票價格下跌。

到了週一,有件事情我很清楚:交易量很可能會十分龐大,我們唯一關心的,就是要跟得上交易量。我們撐過前一週,但如果交易量一直增加呢?我們能夠處理嗎?

我們面臨兩件工作:維持客戶服務,以及撐過那干擾市場、出了亂子的系統。我們會盡全力做好第一點,但第二點不在我們掌控之中,我們只能坐穩這台雲霄飛車,我們得確保有夠多人力來面對分行的問題,還有接電話的人員。我們取消休假、聘請臨時員工。當時我們大概有2500名員工,有許多人取得證券交易員的認證,但不管他們目前的職責為何,若有需要,全部的人在週一都必須要協助處理訂單。


1987年10月17日舊金山的黎明,我記得風很寒冷,光線明亮,完美的秋日。夏日的霧氣消散後,秋天是舊金山最棒的季節。但那天早上,我們聚集在辦公室裡,全部的人都感受到濃濃不祥的預兆。

我在離我辦公室只有兩道門距離的會議室和高階主管開會。通訊、公關、廣告、電腦系統、員工士氣、超時工作、餐食、營運──有太多議題要討論。大衛.帕特魯克週末才剛結婚,但取消了他的蜜月。

大家箭在弦上,我已經到了一樓的旗艦總部繞了一圈,主要是想讓我的員工知道,我並沒有驚慌失措。回到樓上,我儘量用最簡單的方式告訴團隊:「想辦法度過這一關。」

在紐約證交所開市前的15分鐘,報告就進來了,已經有5億美元的賣出訂單等著發送,電話線被打爆了。

東部時間早上9點半市場開市,全球各地的拋售潮全都湧向紐約。紐約證交所開盤便下跌10%,許多大公司停止交易好幾個小時,因為他們的專員試圖在海量的訂單中理出頭緒,找看看是否有買家願意買。

數位化的現在,只要按下按鍵,交易就發生了,很難想像過去是如何交易股票,但在1987年,想買賣股票的投資人必須打給證券經紀人,經紀人會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在證交所的代表,那名代表拿著訂單衝向場內交易員,場內交易員會再走到那支股票的特定交易處,把買家與賣家配對;如果他無法幫公司快速的找到買家或賣家,可能就會自己進行交易。交易完成的消息就會沿原路傳回去,再通知顧客。

在平常的日子裡,這樣的過程只需要幾分鐘,但那天早上,這個系統的進行速度相當遲緩,好像不知道要如何解決所有需求。緊張的投資人不斷打進來,增加電話線路的負擔,一直問:「我成交了嗎?」

Black_Monday_Dow_Jones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紐約道瓊工業平均指數(1987年7月19日-1988年1月19日)

櫃檯買賣市場──也就是販賣未上市股票的市場──也一樣問題重重。造市者是買家與賣家之間的中間人,習慣在兩者之間賺取每股數10美分的價差,但他們看到市場如此劇烈動盪,甚至想以4倍價差──也就是5美元的價差進行買賣。這真是前所未有的舉動,可想而知當時市場裡人心惶惶,迫切想要出場,就算一股要損失5元也沒關係。

雖然報酬豐厚,但造市者拿著從賣家手上買入的股票,風險還是非常高,有些人乾脆放棄,不造市了。市場流通性越來越低,選擇權交易所無法處理某些像王德輝那種想解除的複雜交易。在某些時候,證券交易所甚至停止選擇權的交易。

蒙哥馬利街101號的情形更是超乎所有人的想像,我們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我們的電腦網路是設計給在此之前我們所認知的高交易量,在交易開始之後的15分鐘,因為電話大量湧入,客戶擠滿分行想進行交易,線路快承受不住。

突然,我們好像回到沒有電腦的時代,以紙筆寫下訂單,徒手計算保證金曝險程度。交易量因人工的方式激增,因為有些客戶會為同一筆交易下好幾次訂單,希望至少其中一筆會通過。從那天金融服務業的經驗來看,以後將會出現一些改革,防止未來發生類似這樣的大崩盤。不過在當下,我們必須做的,就是盡力安撫客人。

每一位嘉信的員工都收到工作命令,如果你不是在解決一個急迫的問題,就是在接電話服務客戶。不管你的頭銜、資歷、你平常整天上班做的內容是什麼,客戶優先。我們稱之為瑞士部隊──每個人都必須出來做事。

雨果.奎肯布希當時是我們的企業通訊長,時時來回分行與客服部門,還有向他在其他公司的朋友確認,看情況怎麼樣了。他回報:「真像瘋人院。」席捲市場的恐慌正在全美蔓延。我們的慘痛經歷發生在各行各業中,交易量大增,賣方比買方多太多,再加上程式交易,市場被一片賣出的訂單所淹沒。

買賣雙方之間的任何合理匹配消失了,市場的自然平衡也隨之消失了,某些證券(尤其是複雜的證券)市場停止交易,在那天結束後,紐約證交所的52家造市者公司,持有15億美元賣不出去的股票,是正常交易量的10倍。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投資之路:改變華爾街遊戲規則的巨人查爾斯.施瓦布》,遠流出版

作者:查爾斯.施瓦布
譯者:陳冠吟

嘉信理財集團創辦人查爾斯.施瓦布(Charles Schwab),從閱讀障礙到金融投資革命家的傳奇,他打破證券業佣金制度,扭轉獨立投資者的財務自由。

「讓民眾自行交易?他們懂什麼?」「更低的佣金?簡直不道德!」「線上交易?就像把上膛的槍交到小孩手中!」曾經,沒有財經新聞網、沒有彭博,也沒有投資網站,報社也尚未以和運動新聞相當的篇幅報導財經新聞。當時資訊缺乏,美國經濟中個人投資的比重並不高,一般人想投資就需仰賴證券經紀人,並得支付高額佣金。

在這份深刻的個人回憶錄中,嘉信創辦人查爾斯.施瓦布講述他投身股票投資事業的跌宕起伏。施瓦布描述他在1970年代創辦這家公司剛起步時所面臨的挑戰,背著六位數的債務和一小筆個人貸款,服務占整個市場不到1/10的獨立投資人,但他熱衷於讓大街小巷的民眾不僅身為勞力供給者,還做為投資者和企業股東參與經濟的蓬勃發展。事實證明,施瓦布的選擇是正確的,甚至改變了整個華爾街的投資遊戲規則。

9789573289159-00
Photo Credit: 遠流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王祖鵬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