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有多少「殭屍企業」?銀行該如何救,或是不救他們?

台灣有多少「殭屍企業」?銀行該如何救,或是不救他們?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雖然和國際殭屍相比,台股企業殭屍化的比率不算高,不過仍然要注意中小企業的殭屍化問題,因為相對規模較大的上市櫃公司,前者的影響可能會更大。而造成這種狀況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如果殭屍企業不死,銀行就不必打銷呆帳。

文:楊森

關於經濟的街談巷議,少不了各種趣味十足的說法,譬如裙襬理論——女人裙子在景氣好時比較短,景氣不好時比較長;關於男人的——男性內衣銷售不佳,通常景氣不好,銷售上升則景氣轉佳,據說這是美國聯準會前主席葛林斯潘關注的數字;當然也有葛林斯潘的——葛林斯潘的公事包,在數位史前時代美國財經台會跟拍葛林斯潘開會時攜帶的公事包,如果塞得鼓鼓的,表示貨幣政策可能有大變動。

還有和好萊塢有關的——在危機時殭屍片會大流行。殭屍反映社會的恐懼,擔心就業不保、經濟前景不明,好萊塢透過殭屍片紓解社會焦慮,順便賺衰退財。殭屍是曾經活著的人,被咬了之後變成活死人,「死者不死」,後來被轉借用來指沒利潤、不會成長也不會倒閉的企業。

國際清算銀行(BIS)9月的報告《企業殭屍:解剖與生命週期》指出,截至2017年、14個先進國家的上市公司(不含金融)中,有15%是殭屍企業,數字高得嚇人。相對1980年代初期僅4%,殭屍企業大幅增長。

銀行想方設法續命,六成殭屍企業可復活

一般稱殭屍企業是指公司連續三年賺的錢不夠付利息,財務術語是利息覆蓋率(ICR)小於一,只是很多新創公司剛開始不賺錢,ICR甚至是負數,特拉斯就是1例。為了排除此問題,BIS報告把市場對企業前景的評價納入考量,除了連續兩年ICR小於1,股東權益和負債的市場價值占總資產的百分比(托賓Q比率)也必須低於所屬產業的中位數。而Q比率愈低,從市場買公司會比重新建置更划算。

RTR22006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BIS的報告針對殭屍企業進行解剖學研究,結論很有參考性。簡單說,和其他上市公司相比,殭屍企業的規模較小、生產力較低、資產和就業成長較小、資本支出也較少,這些項目在企業變殭屍前就開始下滑;此時企業會增加借款、發股籌資,或處分資產來維持生存,等到變殭屍後負債比往往很高。

不過研究也發現,殭屍企業的債息支出並不會比一般企業高,因此銀行將透過降息、新增貸款或展延負債等方式,讓殭屍企業「死者不死」。

研究殭屍企業的「生命週期」發現,企業變殭屍後四年,因破產或併購退出市場的機率比其他公司高10%。而從1980年代中期以來的殭屍企業有1/4最終會退出市場,但是也有六成設法恢復正常營運。只不過恢復後的體質相對不佳,而且有17%機率復發成為殭屍。

台灣百餘掛牌公司列榜,疫情慘業衝擊大

令人好奇的是,台股有多少殭屍企業?根據連續兩年ICR小於1、Q比率低於產業中位數的標準,截至今年上半年、不含金融股的1600多家上市櫃公司中,總共有153家殭屍企業,占上市櫃公司的比重9.26%,相當於每10家公司中就有一家殭屍企業。

以交易所不含金融的30個產業別做比較,排除10檔以下的產業,占比最高的前五名依序是觀光、文創、紡纖、鋼鐵和貿易百貨,在新冠疫情衝擊下,這個結果不讓人意外。

台股開低走低 收跌45.75點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回溯20年前網通泡沫破滅、10年前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約一年的情況,2001年台股有75家殭屍企業,約占有完整數據的上市櫃公司7.08%,占比最高的前5名產業是紡纖、鋼鐵、塑膠、建材營造和觀光。當時市場看空傳產行業,給電子較高的市場評價,因此殭屍企業多集中在傳產股。

至於全球金融危機後的2009年底,台股有86家殭屍企業,占比6.78%,無論家數或占比變化不大,倒是產業排名有所改變,依序是文創、電機機械、觀光、電腦及周邊和紡纖。相較之下,今年殭屍企業的家數和占比都明顯比前兩個時期高,而且有較多產業的殭屍比率超過10%。

雖然和國際殭屍相比,台股企業殭屍化的比率不算高,更何況BIS的數字還只算到兩年前。不過BIS提醒要注意中小企業的殭屍化問題,相對規模較大的上市櫃公司,前者的影響可能會更大,這是台灣必須關注的部分。

造成殭屍企業橫行的原因和脆弱的金融體系有關;如果殭屍企業不死,銀行就不必打銷呆帳。此外,為了避免經濟危機惡化採取的低利率政策,甚至利息補貼,讓殭屍企業更容易殘喘求生,但也可能犧牲破壞創新的成長機會。這是決策者的兩難,是否拉長時間等待殭屍企業「死而復生」?畢竟過去有6成的成功率;但眼看殭屍企業愈來愈多,卻又可能損害整體經濟動能。

但不管怎麼說,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好萊塢的殭屍電影大概還會繼續大流行。

本文經財訊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更多《財訊》文章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